以聲音貼近人心《同情的罪》
6月
14
2018
同情的罪(台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122次瀏覽
黃馨儀(專案評論人)

2015年,柏林列寧廣場劇院(Schaubühne am Lehniner Platz Berlin)邀請英國合拍劇團(Complicité)導演賽門‧麥克伯尼(Simon McBurney),共同創作《同情的罪》(Beware of Pity),改編知名奧地利小說家史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小說《焦灼之心》(Ungeduld des Herzens)。

從「焦灼之心」到「同情的罪」,茨威格的小說中有這麼一段話道出梗概:

同情恰好有兩種。一種同情怯懦感傷,實際上只是心靈的焦灼。看到別人的不幸,急於盡快地脫身出來,以免受到感動,陷入難堪的境地。這種同情根本不是對別人的痛苦抱有同感,而只是本能地予以抗拒,免得它觸及自己的心靈。另一種同情才算得上真正的同情。它毫無感傷的色彩,但富有積極的精神。這種同情對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十分清楚。它下定決心耐心地和別人一起經歷一切磨難,直到力量耗盡,甚至力竭也不歇息。 【1】

而引發本戲悲劇的,即是那怯弱與感傷的同情:年輕士兵Hofmiller受邀前往Kekesfalva男爵的城堡宴會,在歡樂陶醉之際誤邀男爵雙腿癱瘓的女兒Edith跳舞。之後Hofmiller因為賠罪的機緣,成為男爵一家的固定訪客,並知曉男爵原為猶太商人的身世背景。Hofmiller因著對Edith境遇的同情,與「被需要」的虛榮,固定前往城堡、享受著眾人歡迎與特殊待遇,未查少女Edith對他萌生的愛意,並以他做為復健與痊癒的動力。在Edith的告白與激烈示愛、眾人的拜託懇求下,煎熬的Hofmiller向Edith求婚,以讓她安心前往瑞士療養復健,卻又不堪同僚詢問嘲諷,欲求自殺以解脫,幸得長官拯救、送往他處服勤。在離開的火車上,Hofmiller擔心Edith狀況,寫下道歉與告解、共許終身的電報,未料因為奧匈帝國王儲遭射殺,電報未送出,而Edith也因為絕望與憤怒而跳下他們時常相聚的陽台自盡,也讓痛失愛女的男爵不久於世。之後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打,戰場中死傷無數,儘管雙手浴血,卻仍掩蓋不掉他害死Edith的悔恨:「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一個人只要良心還在,就不會遺忘他以前的罪過。」

《同情的罪》僅就故事而言並不複雜,而茨威格的書寫特色著重於刻劃人的內心。其受到佛洛伊德心理學影響,極其深入地描繪與梳理角色心理,並以人內心的各種對話與慾念,對應到所處的外界現實。由此觀之,導演麥克伯尼準確地選擇以「聲音」作為主要的表現手法,創造聲音景觀(Soundspace),藉由成熟的主述聲線、敘述者的聲音轉換、現場配音等,撐出Hofmiller的內心世界。與其說是「觀賞」柏林列寧廣場劇院製作的《同情的罪》,「聆聽」或許更是適合的詞語。或許也是因為要呈現主角們內心的幽暗與隱晦,主要的演出區都在舞台中心,四方圍繞著的是其他演員聲音演出的桌子、麥克風與譜架,在「雜亂」中,只有受照射的內心回憶能為我們所見。回憶是相片、是文字與書信,而各角色也不全然是寫實的表演,多以轉化象徵來呈現,如推載Edith的桌子與白裙、站上陽台就是站上椅子、投影表演者手部細節以呈現內心。而最後白裙跟不上推桌的速度而墜落、繼而一件件衣物被吊起展現死亡,同時降下的天棚如同時代與戰爭的輾壓。

視覺隱晦紛雜,對比之下各式聲音滿盈空間。在演出過程中,我常以為自己正在德國,藉由桌旁小小的收音機聽著“Hörspiel”!“Hörspiel”在德國聊備一格,若直接中譯為「廣播劇」對於台灣觀眾可能有理解上的誤差。對我來說,台灣的廣播劇發展並未太成熟,美學也尚嫌刻意粗糙;“Hörspiel”若是直接拆解德文字面,譯為「聲音演出」或可更見主體。德國劇場本即極注重演員的語言表達,若是就讀專業演員學校,定會有語言教師一對一矯正發音、調整說話聲情。而自1924年第一齣廣播劇在英國BBC開始後,“Hörspiel”的熱潮也延燒到德國,並以之作為一種新的表演形式、多方嘗試,並有多種展現的論述。像是布萊希特亦對廣播有所批評,尤其是如何藉由家戶皆有的收音機,讓廣播能成為溝通工具?【2】而Richard Kolb則突出聲音演出的「內在性」:「…… 所說出的文字將作為聯繫人與人的橋樑。除了心理治療師,沒有其他事物可以比聲音演出更貼近人心。」【3】並提出聲音演出能展現人類內在的活動,而非只是人類的行為;也能由此展現內在良知的聲音、靈魂的旋律與振動。【4】

因此,憑藉著聲音,我們浸於Hofmiller的內心,跟著他一起焦灼,隨之內疚、渴望、憐憫與懦弱。而聲音演出,亦彰顯了「聆聽」的重要。或許Hofmiller之罪,即在以同情神話、托高自己,如他和Edith求婚後感覺到自己成為了上帝,將能促成奇蹟!他蒙於表面,聽不見Edith內心的聲音,也看不清自己,最後促成終生的憾恨。「同情」有著施捨與位階高低,然「同理」才能造就平等與進步。

《同情的罪》從博物館一件一戰後染血的軍服開始,在1939年猶太清算的二戰前夕,茨威格寫下這篇小說,作為他一戰後對歐洲的觀察、對法西斯主義的焦慮。焦灼的不只是主角Hofmiller,也是一次大戰爆發之前的社會與人心。當時的歐洲在國族與英雄甜蜜的口號下糊里糊塗地走向戰爭,貴族階層把戰爭當作一種英雄主義的浪漫冒險,然在貌似英勇的騎兵隊的背後,隱藏的卻是虛偽和膽怯,進而導致無法收拾的災難。【5】演出最後,Hofmlller回到了櫥窗中,其鮮血卻溢出漫延到舞台上。在二戰過後七十三年,這故事對我們將會是一段歷史,還是將會成為鮮血?

注釋:

1、轉引自史蒂芬‧茨威格《愛與同情》,張玉書譯;志文出版社,2001年。

2、筆者自譯與整理於Bertolt Bercht: “Radiotheorie 1927 bis 1932”. In “Gesammelte Werke 18”, Frankfurt/Main, 1967. S.117-134.

3、筆者譯於Richard Kolb: “Das Horoskop des Hörspiels”. In “Runkfunkschriften für Rufer und Hörer. Band II”, Hg. Von Th. Hüpgens. Berlin 1932. S.78.

4、同註3,整理自頁38-64。

5、參考宋國誠〈我的天國已經崩落──史蒂芬‧茨威格的悲劇人生〉。全文網址:http://www3.nccu.edu.tw/~gcsong/word/Stefan%20Zweig.html

《同情的罪》

演出|柏林列寧廣場劇院、合拍劇團
時間|2018/06/09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整體來看,《同情的罪》最成功之處,乃在於其非常精煉地將敘事手法還給了敘事,將詮釋移回至想像,這表面上的形式感絕非只是在「玩形式」,重點仍是在穩扎穩打的故事建構。(吳政翰)
6月
19
2018
劇場從對事件的歸返,達到了對歷史的歸返;過去的個人與現在的個人、過去的歷史與現在的個人,被重新連結起來,時間之間,於是有了繼承。(張敦智)
6月
14
2018
每位演員於演出過程裡累積能量,最後爆發,再加上聲響、投影、物件、肢體的交織與運用,生產出極為高密度、高速度、無空檔的演出結構與模式。光看畫面就已極為忙碌,於是,中文字幕究竟得多友善,才不會造成另一場眼球的惡戰呢?(吳岳霖)
6月
13
2018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