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放下,三思而行——《兩生花劫》
6月
14
2024
兩生花劫(薪傳歌仔戲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94次瀏覽

文 許美惠(2024年度駐站評論人)

《兩生花劫》是2024年臺灣戲曲藝術節的旗艦製作,由薪傳歌仔戲團(以下稱薪傳)製作演出。

設計細膩表演精彩

以整體戲劇表現來看,《兩生花劫》無異是相當精彩的跨界歌仔戲作品。劇本脫胎自西方悲劇《艾米莉亞.嘉樂蒂》,保留女主角被王孫劫親、意圖侵犯的雛形,卻改變結局,讓女主角逃出生天,於下半場另行展開自己的人生,從「悲劇」轉而探討「如何面對悲劇」,讓女性的命運能夠在新時代中顯現出積極與自我掌握面向,是很巧妙的切入點。雖然在改編的過程中,為了保留歌仔戲男主角「小生」的正面性,把「壞人」讓給了身旁的胡千,(也為此延伸了許多男女主角若有似無的曖昧篇幅),但整體而言,人物的刻劃仍較薪傳以往傳統劇本人物形象立體豐富,在角色上展現的是「複雜人性」而非僅是「單線善惡」,可以說是本次劇團嘗試跨界合作的一種突破。

整體表演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自然是全團充滿實力的唱腔表現,即使唱腔高亢,演員們卻幾無失分,足見多年的藝生計畫成功承襲了廖瓊枝老師的高音特質,訓練出一批優秀的歌仔戲唱將。音樂設計聽得出十分用心,上半場使用蘇州評彈的風格、下半場則加入原住民音樂風格,讓人無法忽視、也以音樂為戲定調。但似乎走配樂形式而不是以伴奏為主,加上許多熟悉的新調隨字音而改音,音樂與唱的旋律偶有不是非常貼合的狀態,聽起來會有是不是走音的錯覺。

演員的整體表現可謂相當優秀,大小角色均能稱職演出。張孟逸穩健的表演與聲情,做為全場的表演支撐自不待言;休息一陣甫復出的江亭瑩,對於角色的細節拿捏更顯準確,已將戲曲程式內化,上半場的風流(但還沒泯滅人性的)王爺,舉手投足既符合程式規範又能自然呈現細節;眼睛遭刺瞎的橋段、以及下半場滿身風霜的絕望走唱,情緒能量都相當飽滿,稱職地引領觀眾進入善惡的思辨。廖玉琪的秦樓月,從風塵女子仗義救人,及至下半場轉為貿易女王,成功形塑自主女性的形象。在接近劇末的三人對唱,將觀眾情緒推至高潮,半生飄零恍如隔世的重逢,不勝唏噓,使人一掬同情之淚。


兩生花劫(薪傳歌仔戲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重大議題合宜度有待商榷

如果僅停留在說一個面對悲劇的故事,女主角雪娘(張孟逸飾)面對過往的愛恨難分,且在崇親王已受懲罰(被自己父親刺瞎雙眼)、顛沛流離(毀了一生),而自己「早就已經展開新人生」等種種的情境下,她是否選擇原諒、是否選擇放下,都是可以表述的動人情懷。

但《兩生花劫》想指涉的不僅止於故事本身。在三人重逢後的安排是,雪娘在面對仇人、想報仇卻下不了手時,安排了秦樓月(廖玉琪飾)出來強力勸導她放下,同時加入了一位原住民米那庫(王台玲飾),告訴她「像我們原住民也是經歷這許多侵占與屠戮,我們還是選擇放下」,試圖揭示「放下才能和解」、「和解才有新人生」的道理。戲至此時,已非主角個人際遇,而是寓意深遠,呼應著節目單所言的「Me Too」及「轉型正義」。

然而,這樣的投射合宜嗎?

並不是所有的MeToo加害者都如劇中崇親王一樣受到懲罰且懺悔,因此如何能呼告受害者們應該「放下」?而原住民在臺灣這塊土地上接連受到各種屠戮、殖民、同化,何以能幫他們代言「我已放下」?

和解不應該建立在受害者的放下之上。劇中雪娘雖生於戰亂半生顛沛,但這種苦難,與原住民(代表被殖民者、被國家機器傷害且沉冤未雪者)所承受的,能否相提並論?不要說17世紀了,至今原住民(還有被殖民者以及政治受難者)還在承受著這些苦果,從過往反抗侵略則招致喪生或滅族,及至不受同化則無法生存,而後因生存資源的剝奪,導致今日自身文化的消逝等等,劇中用原住民代言「放下」,對於這樣重大議題的處理,是否太過輕率?


兩生花劫(薪傳歌仔戲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轉型正義應該是要揭露事件的不義事實,達成歷史共識,讓受害者有機會獲得平反,並需花很長的時間來修復心理上、文化上的創傷,換回真正的尊重。「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為此我沉痛難言。

旗艦製作的反思

事實上,本製作如若僅停留在戲劇本身,會是很精彩的作品。何以下半場的場景需要轉至臺灣、需要談及MeToo與轉型正義?是主辦方的要求,或是創作者們被喚起的關懷?近年來,政府致力推動本土文化,通過了國家語言法,也試圖讓更多的「臺灣文化」有機會躍上舞台,我當然認同這立意良善,同時見到本戲場景出現在臺灣時,第一時間也是欣喜的。但是,我們必須面對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對於臺灣歷史太不熟悉的事實。委託製作節目,經常是一年、至多兩年的期程,加上劇作家、劇團的專長是戲劇而非歷史田調,如此急就章的製作方式,急切的要將過去失落的文化成分迅速補上,難道不會適得其反?期盼政府單位在推動相關政策時,能有把關的機制、協助的方法,讓這些得來不易的資源,能夠真正有效的落實運用。

《兩生花劫》

演出|薪傳歌仔戲劇團
時間|2024/06/08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兩生花劫》是一部集傳統與創新於一身的優秀作品,在各個方面都展現實力,劇中呈現的文化融合和思想深度,將觀眾帶入一個令人驚艷的歌仔戲世界,並在傳統調中帶來變化,是個具有挑戰性但也充滿潛力的嘗試。
6月
25
2024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