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界的叛逆:從觀眾中再次解放《火鳥・春之祭》
5月
15
2024
火鳥・春之祭(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攝影陳建豪)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53次瀏覽

文 劉霆杰(東海大學表演藝術與創作碩士學位學程學生)

1910年首演的《火鳥》與1913年首演的《春之祭》,同為俄羅斯作曲家伊果・費奧多羅維奇·・史特拉汶斯基(Igor Fyodorovich Stravinsky)所創作的芭蕾舞劇,其中《春之祭》的最初版本由瓦斯拉夫・尼金斯基(Vatslav Nijinsky)所編舞。他們兩人共同合作所創造出的音樂與舞蹈,對於當時的觀眾引來極大的刺激,一心渴望觀賞一齣優雅美妙的芭蕾舞劇,怎料到帶來的是節奏迴異的不和諧旋律,以及帶有傳統色彩的獻祭舞蹈。期望的落差使得觀眾在台下騷動起來,然而後世卻認為此作是影響深遠的創新之作。

今次由伊凡・沛瑞茲(Iván PÉREZ)編舞與執導的《火鳥・春之祭》把兩個作品串連起來,藉著原先作品的文本作為靈感,重新創作出一個展現「群體」與「異者」關係的作品。在伊凡的創作下,作品的舞蹈編排與感覺,已與原先的《火鳥》及《春之祭》相差甚遠,可說是看不出任何影子,要說兩者有甚麼連繫,可能便是作品呈現的精神所在,這或許正正繼承了史特拉汶斯基的叛逆態度。

從敘事走到意象

芭蕾舞劇其中一個引人入勝的原因,在於其敘事的元素使一般觀眾都能輕易理解,遠離了舞蹈的抽象性,更加靠近戲劇的寫實性。一提到《火鳥》與《春之祭》,不其然便引來大大小小的想像:火鳥一角的華美亮麗服裝、循序漸進的奇幻故事線、狂亂的獻祭舞等等。不過,在《火鳥・春之祭》通通都看不到,換來的看似是現代常見的抽象舞蹈,那在種種意象的編排底下會否有與兩作文本的深層連繫?

《火鳥・春之祭》將《火鳥》作為序曲,一個身穿黑色精緻衣服的女舞者駱宜蔚,於舞台中央獨舞,不禁讓人聯想起《火鳥》一開頭的火鳥獨舞。然而不再身穿紅衣的火鳥猶如黑化版本,不再是當時代表「善」的火鳥。有別於以往美麗昂首的芭蕾身姿,黑鳥舞動著大量的地板動作,沒有如飛翔的跳躍或移動動作,相反是許多在地板的旋轉、翻滾、靜止,仿佛在空間中來回打轉,無處可去。

然後迎來的是整個作品唯一有台詞的部分,舞台中出現了另一位男舞者,與原先在台上的女舞者玩起「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獨舞後出現一男一女的景象,立馬連結到《火鳥》中火鳥被王子抓住的情景。然而這次黑鳥在木頭人遊戲中卻沒有被抓,可是他們卻依然互換了「抓人」與「被抓」的角色,在台上喊起了「一二三木頭人」,或許這正正是兩個對立的角色相互了解的瞬間,「自我」與「他者」之間又能否跨越那對立之牆?


火鳥・春之祭(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攝影陳建豪)

獵巫就在我們身邊

《火鳥・春之祭》中段,身穿現代日常衣裝的舞者們分開組成了幾組人員:有的圍起圈來在舞台一角默默做著相同的動作——模仿即能保有性命,但也失去了自我;有的跟隨一人的揮舞動作回應著相對應的身體動態——獨特的自我為他者能帶來影響力;有的團結起來做著激烈外放的肢體動作——集體就是力量,無論好壞。這有如社會百態,每個個體為求生存和彰顯力量,在社會中盡力找到自己的角色,因而慢慢組成不同的小組,產生不同的面向。然而當中,有人選擇隱藏自己於群眾,避免過於異常而遭攻擊;亦有人選擇當起領導之人,發起一場異化旅程。不過首個站出來的人必定是最觸目的存在,不是有人跟隨,便是被排除於外。

那位做著揮舞指令動作的男舞者蘇冠穎,起初有數名跟隨者,但到了作品最後,男舞者從領導變成異端,跟隨者則成為背叛者。男舞者從一名領導之人成為「獻祭者」,呼應著《春之祭》的獻祭之舞,男舞者站在舞台中央,被其他所有舞者圍住,把佈滿在舞台上的大量衣服堆疊在男舞者身上。衣服是祭品的衣裝,也是名正言順的壓力,被加諸為獻祭者之名的人,具有「深厚意義」地被排除在外,改寫社會既有模樣的人就是異端,排除異端才能保持「和平的日常」。然而堅韌的他,最後掙脫「衣服」的枷鎖,發起一場盛大的叛逆革命,一眾舞者們最後亦選擇一同跟隨他,改寫了《春之祭》獻祭而死的結局。

楚河漢界般相隔的「自我」與「他者」,為了擁護並保有自己的力量,組隊增強己力正是有效方法之一,所謂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群體」與「異者」此時頓時出現,這並不只在戰爭中適用,現代社會的機構、公司、學校、朋友圈,小圈子於任何場所都會出現,而帶著異於社會信念的領導者往往就是被犧牲的一人,要麼放棄,要麼堅持到最後一刻。


火鳥・春之祭(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攝影陳建豪)

失去自我的身體

一拐一拐的受傷身姿、掩埋遮閉的面容、僵直的手臂線條、扭曲的身體動線、旋轉而停滯不前的動作,除了最後獻祭者帶來的解放之外,《火鳥・春之祭》的舞蹈總在失去自我的邊緣,爆發的力量踏在失去控制的線上,像是要解放力量,下一秒又收束回來。外放的力量充斥整個舞台,每一個獨立的舞者,帶著自身的固有枷鎖,徘徊在展現自我與約束之間的發狂狀態。這種暴力感源自於每人內在的身心不健全,若是連自我都不能好好面對,又談何擁有健全的群體?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火鳥.春之祭》

演出|海德堡舞蹈劇場、舞蹈空間舞團、長榮交響樂團
時間|2024/05/05 14:3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
可是當舞者們在沒有音樂的時刻持續跳大會舞,彷彿永無止盡,究竟是什麼使這一切沒有止息?從批判日本殖民到國民政府,已為原民劇場建構的典型敘事,但若平行於非原民的劇場與文藝相關書寫,「冷戰」之有無便隔出了兩者的間距。實質上,包括歌舞改良、文化村,乃至林班歌等,皆存在冷戰的魅影。
4月
30
2024
另外,文化的慣習會在身體裡顯現,而身體內銘刻的姿態記憶亦是一種文化的呈顯。因而,透過詳實地田調與踏查的部落祭儀資料,經由現代舞訓練下的專業舞者的身體實踐,反而流露出某種曖昧、模糊的狀態。
4月
29
2024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
《毛月亮》的肢體雖狂放,仍有神靈或乩身的遺緒,但已不是林懷民的《水月》之域,至於《定光》與《波》,前者是大自然的符碼,後者是AI或數據演算法的符碼。我們可看出,在鄭宗龍的舞作裏,宮廟、大自然與AI這三種符碼是隨境湧現,至於它們彼此會如何勾連,又如何對應有個會伺機而起的大他者(Other)?那會是一個待考的問題……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