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幣的兩面 ——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雙舞作《偽善者/重生進化》
11月
22
2023
偽善者(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攝影Todd MacDonald)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56次瀏覽

文 孫玉軒(自由工作者)

後疫情時代世界正努力恢復運轉,侯非胥.謝克特繼《政治媽媽》、《SUN》、《無盡的終章》再度帶來他個人獨有的原始狂野肢體語彙,在調性截然不同的兩個作品《偽善者/重生進化》裡展現同樣迷人的舞台魅力,重擊人性底層。

人類透過言說與行為來構築人類世界的存在,並於其中與他人產生交流往來,建立關係網。《偽善者》從言說開始,舞者拿起麥克風宣告重新回到真實世界的興奮,和觀眾建立規則,進行互動。觀眾被舞者驅動腳步,走進侯非胥設定好的世界,參與以舞蹈形式發起的行動。

歡快激昂的康康舞曲在爆破中嘎然而止,爾後,燈漸亮,光從舞者身體的間隙透出來,舞者站成一列,以極慢的速度回頭、轉身,直接從體感上創造反差,連結精神上歡愉過後的空虛,人會試圖尋求更高強度的刺激,當慾望膨脹到超過人類能夠承受的維度時,理智已經失控,無法制約人類的道德,肉身變成屍首,白骨披上鮮血的外衣。

侯非胥以一貫狂野與鬆放兼具的暴力美學凝視人性,以美麗凸顯暴力。如芭蕾舞劇的手勢,與延伸外展的舞姿圍成半圓,像古典芭蕾中常見的群舞隊形,高貴、有禮,充滿社交展示的意味,同時也有對虛偽假面的諷刺。中間原是強調男女主角展示雙人托舉的重要位置,卻變成駭人的犯罪現場,一手心向上托著、另一手心向下抓握,即使沒有實體的物件,我們也都知道手上的東西槍,是一把長槍,是文明的產物,還有繩索與銳器,人心的慾望緊緊攀附在上面。外圈的人們帶著疏離的笑容彷若無視眼前緩緩倒下的受害著,人性裡的良善近乎泯滅。透過作品,我們可以在有距離的、安全的狀態下感受真實世界裡正在發生的事,藉由想像,讓人類能夠同理遠方的苦難。

《重生進化》如實呈現了人類從混亂失序的疫情中修復自我的過程。恐懼、不安,呆坐許久,喉嚨發出的聲音不足以表達內心的破碎。在充滿雜訊的此刻,聽見心跳,聽見呼吸,皮膚傳來他人的體溫,漫漫無盡的黑夜裡,當極惡走向凋亡,人性進行了一場新陳代謝,溫暖與柔軟的部分悄悄生長,如冬日破雪而出的新綠。舞者拿著木棍假借吉他,從人聲轉入人造的聲音,其餘舞者或蹲或坐或半躺,真摯的情感呈著音符滑進耳朵,我們可以感受到做為同一物種的共振。

末段,舞者走入觀眾席,隨機擁抱觀眾,筆者恰好坐在走道邊,和迎面而來的舞者對上眼,舞者張開他長長的雙臂,我順勢起身,原只是禮貌性地輕輕環住對方,當背後傳來舞者真切力量的時候,再多的詞彙都無法精準描述這一個擁抱的真實和熾熱。隨著舞者在走道上移動,像是拉開了一張無形的網,溫柔地撫慰了後疫情時代仍然隱約存在的揣揣不安。人將行動做為手段互相殘殺,也能藉由行動互相治癒。

身體是靈魂的影子,言說與行動揭示了對真理的沉思。善惡看似硬幣的兩面,相互背馳,但人類所生活的世界,更像是硬幣拋起時旋轉產生的殘影,善行裡會有算計,敵意也可能源自於善意,憎愛交錯,新生混著腐朽,言說做為開端,行動收尾,言與行的人造產物,被觀看、被傾聽、被記憶,慾望和信念轉譯成人為符號之間的邏輯關係,形成人類可辨識的精神活動,傷與甜,身體都會記得,只是人類總是善忘。

《偽善者/重生進化》

演出|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 (Hofesh Shechter Company)
時間|2023/10/28 19: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筆者認為《重》的編創動機,基本上就是要為《偽》對於觀眾的底線試探,進行收尾與收拾殘局的。
10月
31
2023
雖然,在觀看的過程,偶爾會不時閃現暗黑舞蹈(舞踏)的影子。同樣從黑暗醜陋而生,同樣在思考生命與死亡,孤獨與自我。然而兩者不同的是,舞踏以反叛西方美學傳統出發,抵抗當時日本社會情境,使「用異質性的活力顚覆一個宿命的日常規律」【1】為核心,從而透過身體轉化出對生與死,對肉體解放的思考。因此舞踏手近乎全裸,身抹白粉,以蟹足、匍匐、扭曲動作為主是為突破傳統美學。
2月
19
2024
用四年的時間琢磨一股創作念想,以「身體處方」命名舞團方向的莊博翔,將其《㒩怪》為名的創作提案,一路延展成如今四十分鐘的中長篇作品《㒩》。那是非人而夢魘般的身體視覺,牽引著觀者閱讀如《弗蘭肯斯坦》般的哥德式幻象,不僅在神聖性與暗黑中將肉身獻祭,同時藉由「鼠王」此一特殊現象來貫穿現代社會中的親密孤獨與人際間的病態依賴。
2月
01
2024
《㒩》動作風格與主要精神內涵,可說盡體現於「㒩」一字的拆解。人、豕、虫,依序可分別對應在:舞作詮釋不同的孤獨,區別其相似卻複雜之心理情狀;在三人共同體結構各自四肢開展時的代表性動作外形;裸身舞者戴上去五官去毛髮面具的去人化,執行一系列既緩而黏的動作質地,進而製造之蟲形意象。
1月
26
2024
奔放的情緒也帶領作品達到最高潮之片段,在積累著所有人的祝福與賦予觀者無限希望之下落幕,《治癒》的旅途是遙遙無期的,期許燦爛的金黃色泡泡能永遠相伴於悲傷左右。
1月
08
2024
當越來越多人能打破自身對於性別的既定想像/期待,不再被自己對特定性別的投射所綁架,當每個生命可以自在地生長成她/他們喜歡的樣子時,那才真的是理想來臨的那一天。
12月
29
2023
這裡的「對」,它有沒有可能是對答、是對合、是對入、或是對準?於是,在發動這一連串的追問之下,或能為那些被切分的脈絡找到再度整合的對話機會,以此回應我在感受「斷裂」時內心波動的疑問
12月
28
2023
然而,對身處其中的七腳川部落族人與青年來說,於此部落認同重新凝聚的階段,如何將歷史餘燼真正轉化成部落與族人的力量,跨越歷史,找到現當代社會中個人的位置與集體的部落遠景,或為此作嘗試帶出之最深的省思。
12月
28
2023
受到外來文化和資本主義的衝擊,阿美族部落的歲時祭儀出現了巨大的變遷、矛盾與衝突等各種現象。猶如舞台前沿一隻眼睛的影像,以及台上攝影紀錄的展演,彷彿是在控訴和批判這些來自於外部,甚至是內部獵奇的目光和行動
12月
25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