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班歌的愛如烈酒,夜空下的共舞對唱《月光.海音樂會:星夜浪花》
7月
12
2023
月光.海音樂會:星夜浪花(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46次瀏覽

文 施靜沂(專案評論人)     

「月光.海」音樂會次日的開幕,卡司均為活躍歌壇數十載的資深音樂人,他們的作品在全台各地演唱會、KTV、音樂會、部落卡拉OK傳唱不朽,誰都能哼上幾句。即使今日回顧那個本土語言文化被邊緣、整個社會專心拚經濟的年代,不免感受到世代的距離,但在「月光.海」如此聚首,卻也是另類的歷久彌新。 

此日活動由在台東馬蘭復振、傳承阿美語複音音樂多年的杵音文化藝術團拉開序幕。同於首日開場的Amis旮亙樂團,杵音也是兼顧傳統與創新的資深在地樂團。雖然筆者因在市集區交談,大多是遠遠聆聽杵音的阿美語歌謠演唱及接續之歌壇老將沈文程的西洋金曲,以珍惜的心情感受「月光.海」,同時因為錯過側身聆聽、學習歌謠的機會感到可惜。後來則在黃昏時來到舞台附近坐定,並於「月光.海」自由而不受限的觀演歷程中,各類異國、原民美食與小米酒、名為misbusuk【1】等調酒的香味與品嚐裡,領會東海岸大地藝術節層次井然的魅力。

魔幻時刻,以濃如烈酒的林班歌,傾訴愛中的寂寞與思念

筆者是在排灣族朋友引薦下聆聽林廣財及老樂手。這位屏東縣瑪家鄉佳義村的頭目.歌手開場於黃昏之際,以一曲〈白米酒〉帶我們重回半世紀前原住民前輩族人上山工作時共同沉醉於林班歌的時空。在晚霞與海洋背景下聆聽〈白米酒〉,微微跳脫濃厚的寂寞憂傷,頭目沉厚悠揚的歌聲也飄盪出陳年酒香一般的韻味。


白米酒 我愛你 

沒有人能夠阻止我 

我為了你癡迷 為了你瘋狂 

你真教人如此著迷 

一杯一杯我不介意 

沒有人能夠阻止我~ 

我醉了醉了 沒有人理我 

千杯萬杯再來一杯


演場屏東縣獅子鄉的情歌〈奈何〉時,歌者以排灣語講述坎坷戀情因現實因素沒能開花結果的故事。在這憂鬱而衝擊的曲子中,拉長而紆緩的吟唱裡,悲涼、寂寞也傾瀉而出;經旁白補充得知,這首歌攸關過去族人談戀愛論及婚嫁,因為貧窮只得把心上人讓給外省人的心痛無奈。如此悲傷的小調也讓人一窺過去許多族人前輩於此鬱鬱寡歡的氛圍中,走過人生的青春歲月。 

由魯凱族吉他手杜振輝接棒演唱的〈最近好嗎?〉雖仍在與戀人分離的憂鬱中,但慢爵士的曲調卻沖淡分離之苦,並將愛的困難轉化為思念;「si ki ka u ri va, ngu ba re ng era ne, mu su a ne mwa dri nga dri ngay su」(在夢裡敘敘舊,解除我對妳的思念/你最近過得好嗎?)【2】的傾訴,也如純潔的百合花,達到淨化與提升之效,是把對親愛之人的回憶,用最美的方式留作紀念。 

當夜色漸深,林廣財(Ngerenger Kazangiljan)帶來曾引起著作權之爭,人們耳熟能詳的〈涼山情歌〉。相較於〈白米酒〉裸露的「愛的告白」,〈涼山情歌〉也從比山高,比海深的愛說起,然後在微微的哭腔中,情深義重邁向痛苦的告別: 


青青的高山茫茫的大海 愛你像大海的那樣深 

當你要離別的那一天 少了你在我的身邊 

遙遠的故鄉高高的月亮 

請你抬起頭來看看那個星月光 

走了一步眼淚掉下來 

再會吧我的心上人【3】


然而,分離的心情似乎不只向青春年華與戀曲告別,也有跟林班歌告別的悵然在;但很快,林廣財又透過介紹創作〈涼山情歌〉的羅萬斗和胡德夫一樣有花白漂亮的頭髮搏君一笑、轉化憂鬱,讓胡德夫驚喜現身,從觀眾席走上台彈唱〈太平洋的風〉;如此插曲,也讓濃濃的惆悵在豪邁蒼勁的歌聲中訴諸大海與太平洋的風。 

林廣財接著分享的〈愛到妳了 Honey Idanii〉與〈烤肉恰恰 BBQ〉出自新專輯《浮生錄:廣財與老樂手》(2023),前者從自哀自憐的語氣出發,並在對戀人的歌頌與思念的囈語中,展現排灣族男子的鐵漢柔情,排灣族戀愛歌曲的語言之美【4】;後者則以跳動的音符、繽紛的彈唱讓觀眾跟著輕輕搖擺,並感受到林廣財、杜俊輝、李兆雄、張威龍、鄭捷任等老樂手走出(上一段的)沉重憂傷,跳脫出濃如烈酒的愛,也在舉重若輕的歌詠裡走出多彩別緻的人生。

嶄新的世界,「全方位」的暖心.同樂與療癒

林廣財的「安可」是排灣族呼喚、懷念祖先的古謠〈來甦〉,悠長濃烈的清唱:「iyaiyu, nivuluvulan yi valung, liyaisuliyaisu ina, ina ne lja au inalje.」【5】呈現出祖先、土地與族人彼此深深的聯繫與思念,如此溫暖與對親族的眷戀也延續到接著登場的「蕭煌奇x全方位樂團」演唱的歌曲。 

蕭煌奇為得過四次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的視障歌手,也是柔道國手。出道至今發行華語、台語各7張專輯。他首次在「月光.海」登板,全然擺脫「金曲歌王」包袱。以華語流行搖滾快歌〈新世界〉開唱時,用全新的心情認識這裡:


拿起麥克風 就跟著節奏起飛 

放開了喉嚨 昨天的不完美  現在起再也無所謂 

唱著一首搖滾的音樂 喜怒哀樂全部都發洩 

瞬間讓自己 擺脫一切 陷入狂野【6】


這一曲熱唱,很快為觀眾打開嶄新的世界。在下一首情歌〈好好先生〉中,他將一句歌詞改成「能在台東都歷唱歌最好」,可說在東海岸走出暖心療癒的親切路線。同時不吝以詼諧多話的風格和觀眾互動:先是在和桑布伊的搭唱中,聲稱桑布伊叫他開車開慢點,開120就好!又說好久沒看到台東的夕陽,還說自己主要工作是聊天,唱歌是副業,觀眾寫點歌單給他,他看得到就唱……。 

雖然頻頻開(自己的)玩笑,但歌者公開回覆歌迷點歌時卻蘊含哲理。在觀眾點了台語歌〈心內有針〉時,他回:你心內那麼痛苦啊?為什麼聽這首歌?因為沒有答覆就沒唱。後來有人喊出〈你是我的眼〉,他回:通常唱這首歌表示要結束了。後來觀眾喊出〈阿嬤的話〉、〈阿爸的虱目魚〉、〈末班車〉……,音樂會才從頗富寓意的台語歌〈阿爸的虱目魚〉重啟,歌者與樂團也以堅強的演奏、彈唱實力逐一答覆歌迷、兌現承諾。 

對照歌詞可見,〈阿爸的虱目魚〉有透過寓言,承繼方才演唱之〈新世界〉詞中看破世事的一面。【7】在吟遊詩人般的曲調中,小氣苛刻的父親為了虱目魚的事業,將兒子趕出家門的故事也呼之欲出。


彼一年 彼場風颱雨 淹過彼條路 彼下晡 伊向天公伯嘆一口氣 

不聽別人的阻止 鐵馬騎出去 欲去巡魚池 

伊講 伊的虱目魚 真用心來飼 當值錢 偏偏遇到這款天氣 

如今水攏加淹去 滿街路四界攏是【8】


然而某次颱風淹水,肥美虱目魚溢出魚池,讓斤斤計較的「努力」化為泡影;最後歌曲結束在「新聞足諷刺 畫面足趣味/有人惦馬路塊撈魚/伊彼個 城市的後生 警察來通知彼當時 飲茫茫惦路邊甲人相爭……」的荒謬,反諷出無論多努力打拼,怨嘆飼料昂貴,漁會政策失靈,用心餵魚沒好報等;但家庭失和的狀態卻彰顯出人生對財富、慾望的追求,常導致得不償失,失去錢也買不到的情感。 

在對唱.共舞的夜空下圓夢 

在蕭煌奇以〈沒那麼簡單〉酣暢告別,並以「紅酒配電影」的歌詞讓人深感餘韻繞樑之際,「部落女神」葉璦菱以粉色系、鴨舌帽裝扮亮麗登場。她以經典低音嗓演唱舞曲風的〈我想〉,「我想我想如果你在身邊 會更有情調我想」,「我想啊我想 給你一個遙遠的擁抱……」的歌聲,也帶我們回到渴望愛情與自由的年代。接下來1986年化妝品廣告歌曲〈漂亮一下〉,也藉由舞曲呈現女子對偌大世界與自由的嚮往,和黃昏時「愛得濃烈」的林班歌形成微妙對照。 


月光.海音樂會:星夜浪花(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自〈殘缺的溫柔〉起,葉璦菱邀請觀眾對唱,讓舞台上下搖身一變成為飯後原鄉部落卡拉ok時光,人們盡情釋放的舞台。受邀上台的歌迷也毫不怯場地歡唱「既然你 心裡有別人/就請讓我自由/你的抱歉 已經太多/再說也沒有用」等歌詞,讓音樂會越夜越美麗;接著,有備而來的武陵部落族人.東管處遊憩課課長更以〈愛你一萬年〉與葉姐對唱圓夢,並獲贈絕版CD。 

在葉璦菱以經典耐聽的〈夜空〉,「夜空之下只有我在回想著往事如雲煙/忘了吧 還是把希望託夜空」等,詮釋在夜空下尋覓空性與祝福的微妙心境後,接著的〈來一段黏巴達〉,邀請多名觀眾上台共舞,一起「複習」了盡情扭動、隱喻愛情的「黏巴達」舞;很快,〈我心已打烊〉的時刻到來,沒排練過卻默契十足的舞群,更在快板旋律,葉璦菱與觀眾高昂的歌聲、共舞圓夢的汗水裡,把這場音樂會駛向「打烊」與釋放後的寧靜;確實這深夜裡的歡樂、浪花般的餘韻也是端午假期的音樂會,帶給人們返回日常工作最好的能量與風景。 


註解 

1、布農語中意為喝醉,攤商以此為調酒名。 
2、〈最近好嗎?Mwa Dri Nga Dri Ngay Su〉,杜松正作詞,杜俊輝(Ragiliane Pulridhane)作曲,收於《旅》音樂專輯。
3、〈涼山情歌〉,羅萬斗作詞.曲,收於《百年排灣 風華再現:排灣族頭目林廣財音樂專輯》。 
4、「pazazekat ni kina, tu i veljeng tjainumun~aidanii / pinuraru ljasarasaras, i va vucunganemen~ aidanii」(母親的交代,要跟妳比鄰而居;萬綠叢中,我是最不起眼的那一個!),摘自林廣財的〈愛到妳了 Honey Idanii〉。 
5、歌詞意為:「是什麼纏繞在心頭」,參照這首歌後面的歌詞中譯「大武山上的老藤,緊緊纏繞在千年老樹上。」可知,這首排灣語古謠,將深深思念比喻為老藤的纏繞。摘自〈來甦〉,《百年排灣 風華再現:排灣族頭目林廣財音樂專輯》。 
6、摘自〈新世界〉,崔惟凱作詞,蕭煌奇作曲。 
7、「追求的欲望 代價都太過昂貴/難辨的是非 又來自誰的嘴/功利的社會 計較是誰吃了虧」,來源同上。 
8、〈阿爸的虱目魚〉,武雄作詞,蕭煌奇作曲,收於《思念會驚》音樂專輯。 

《月光.海音樂會:星夜浪花》

演出|杵音文化藝術團、沈文程、林廣財與老樂手、蕭煌奇x全方位樂團、葉璦菱
時間|2023/06/22 17:30~21:30
地點|東管處.都歷遊客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演奏者精心設計了樂曲的開頭,結尾自然也不會遜色;飛快的思緒在〈快速舞蹈〉( “Sebes” )層層堆砌,達到終點時,所有人的急促呼吸終於得到了舒緩,果斷而清晰的結尾彷彿軟木塞自香檳瓶噴飛的瞬間,清新、輕盈的氣息隨之呼出,像是三人同時舉杯相碰:「成功了!」
4月
18
2024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