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形體的穿梭與違和《幻戲》
9月
08
2015
幻戲(國光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82次瀏覽
紀慧玲(2015年度駐站評論人)

《幻戲》是擅長光影與偶的飛人集社、國光劇團京劇演員,以及新生代戲曲編劇洪菁原已寫就的戲曲劇本《傀儡幻戲圖》,三個各有所擅與風格、在《幻戲》裡必須尋求謀合一套共同語言的創新作品。就劇本而言,《傀儡幻戲圖》寓物為念,將人對失去親人的依戀轉化為偶,又從偶物幻生虛實莫辨情感,以此借寓多重時空與情感關係,包括生死、真假、虛實等。【1】就表演而言,場上真人與懸絲偶共冶於一台戲,如就戲曲原來型式,人、偶分立,或人做非人(比如《牡丹亭》杜麗娘由墳塜復生,神態與真人無異,但觀眾仍是相信她是還陽的,並毋須陰森鬼臉或殭屍作態),人扮傀儡不求肖真,就戲曲表演是慣性合理的。但到了導演石佩玉手裡,或許她想的另一回事,可以做如此猜想:她並不想讓這台戲是以真人/京劇演出的一台戲,她想的,是以偶的主體去創造一個新的表演形式,以偶的概念駕馭整台戲,於是,戲的最後,原本是讓冬兒死後復生(為偶)的操偶師張聰,居然也成為一個偶(改寫了原劇本),好似死亡的不僅是冬兒而已,張聰也是死的,於是,這場「幻戲」完全成了爺爺的想像或創造,場上除了爺爺,都是傀儡/鬼。《幻戲》的實驗性或許即在,如何以光影與偶的表演語言,讓人(京劇表演者)融入其中,成為一齣真正的偶人戲。

導演一直試圖創造傀儡(偶)的表演語言,可從三個層面分析。一是空間,在空台上,導演於舞台後方置放了一面木板,並延伸至舞台地板同樣有一塊如倒影般的木質拼貼方塊,這面板與地板於整齣戲的功用似隱若現,當它作為投影、影射心緒或小影窗時,功用與光影戲一般,但不能不提及張聰與小豆子初返家,兩人演著演著就沒入木板後,旋又出現,一直在這花花木牆與地板裡外「打轉」。就戲曲的原有空間,行路、圓場本就在場上兜圈,若出入場位置則應在左右翼幕,行路、登坡也毋須沒入木板後。兩位演員卻在木板前後打轉,與其說是戲曲空台,毋寧更接近傀儡戲用布廉遮蔽的出將入相空間感,演員繞來繞去的行動正與懸絲傀儡被操作的繞圈圈動態雷同。這初始的一幕動作讓人摸不著頭緒,但最後當發現張聰與小豆子原來也是爺爺手裡的偶,這舞台布置與走位就有點合理化了。這也可以解釋,為何爺爺出入場總是從相對「遙遠」的左側出現,從不曾出現於右側,因為場上只有他是人,其餘都是偶。而這方木板拼出的空間,當然也就是爺爺擺布的傀儡戲台了。

二是懸絲偶件的布置與使用。一開場,場上是兩位黑衣人在右舞台側邊,從木匣裡拿起一個偶,稍做操弄,旋即暗場,轉入張聰、小豆子登場。舉偶、操偶動作都無特別指涉,黑衣人為何開箱拿偶?這幕動作一開始也是無法讓人明瞭的,只以為表明接下來的戲跟偶有關,卻沒想到,這開箱動作也有可能即代表著(後來才明瞭)爺爺正是搬演這台戲的主操偶師,他讓張聰、小豆子現身,於是開始了這一台戲。偶物當然還有張聰與小豆子翻開箱子,拿起白骨狀的骨頭,一一為其裝上關節、接合,這幕造偶動作另以影像投影於後方木板上,影像造型宛若剪影,上下左右拼拼合合,煞是美麗;但對比場上正演著的白骨雕偶的可怖情節,張聰與小豆子的動作與白骨偶件都忒小了,小到無法讓人驚駭於人骨終將成為偶/人,於是,停駐於投影的目光瞬間轉至復活的冬兒從紅帳後出現,也就美則美矣,沒有怖慄的情愫了。

三是動作的設計。最明顯的當然是冬兒復活後,她一開始關節僵硬,以仿梨園戲科步動作,晃動、搖擺著,並唱著「悠悠忽忽夢初醒,迷迷離離身沈沈…」,這幕直可與杜麗娘相比,只是杜麗娘為了醒轉唱了一整齣〈魂遊〉,還話說從頭,這裡冬兒卻只小唱一曲,身世未表,一句「我是冬兒」,爺爺、張聰也認了「你是冬兒?」就開始起鑼鼓、歡心雀躍一家和樂融融起來,把可以做的「戲」做小了。再有,緊接著張聰表現流浪在外十八般武藝,尤其是雜耍身段,先不論梨園戲有蹴球、打秋千等動作,泉州懸絲戲最著名也有弄球、翻筋斗等身段,就說一般的江湖賣藝,也該有更多可表現招式,但或受限於戲幅,該有的類傀儡動作少了。對比之下,〈弄戲〉一場冬兒搬演白骨精,張聰換演孫大聖,兩人開打,白骨精步步向孫悟空索情,翻轉了〈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劇情,變成傀儡附身的冬兒對張聰強烈欲望,這一幕扎扎實實用了京劇武生武旦身段,篇幅忒長,卻又偏離了兩人形體究竟是傀儡或人的前置想像,一時間,傀儡戲與人戲的劇種扞格不免又油然而生。

因此,這齣《幻戲》,糾纏於人的表演型式與偶的表演型式,雖說導演亟力在空間、偶件、動作設計上,追求讓偶戲的框架包裹真人演出,但在兩兩接合之際,總是欠少過渡餘味。或者,就飛人集社過往作品,仰賴語言較少,營造空間虛實想像性創造更為嫻熟,尤其光影的運用,但《幻戲》用的極少,空間真實感仍強,觀眾循此墜於生生死死曲折故事線索迷霧裡,再無法自行產生多重時空魔幻感,除了故事之外,剩下的是一半傀儡一半真人的表演,《幻戲》之幻感,也就僅存於故事脈絡裡,而非由表演型式及空間所創造。這是這場合作的未竟之處,實驗未完成,人、偶、光影、劇本,都有待繼續探索,比如音樂的運用,文場使用錄音,場上僅見武場,傳統配樂雖吻合戲曲味道,但加入情境音樂或許更添渲染;冬兒(許立縈飾)能踩蹻,但蹻功幾無表現,可惜了蹻功或可表現傀儡支架感的可能;張聰(劉祐昌飾)一身俊扮,氣宇軒昂,但與白骨精對打之際,除了展現武生套路,在情感表面現上如能兼顧劇情中與冬兒相互拉扯的矛盾掙扎,當更能動人心弦;爺爺(劉化蒂飾)大嗓穩直,音情甚佳,但他既是操作者,是整齣戲的幕後影武者,該在什麼時候表現抽離又投入的模糊神態?改編後的劇本理應為其多做設計;至於小豆子(高禎男飾),臉妝似人若鬼,著實令人好奇,若一開始設定他是最接近鬼的無語、無魂魄者,不知是否會更增全劇的魔幻鬼魅感?

註釋

1、原劇本《傀儡幻戲圖》獲第十八屆台大文學獎劇本二獎,作者洪菁自述從古畫《骷髏幻戲圖》取得靈感改編。

《幻戲》

演出|國光劇團
時間|2015/08/30 14:30
地點|國光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導演石佩玉在非戲曲專業的背景下,在戲曲與偶戲的表演語彙裡找到平衡。特別是結局的安排,以及〈弄戲〉的詮釋,模糊了「人實為偶」或是「偶化為人」的詭譎辯證。她以更曖昧、且具寫意性的畫面試圖蜿蜒出這個故事的隱喻性,補足了劇本無法用文字傳達的意念。(吳岳霖)
9月
03
2015
劇作原型《徐庶下山》出自外台民戲劇碼。搬進室內劇場後,選擇將演義故事轉換為武俠類型。武俠風格釋出較為寬闊的抒懷空間,民弱官強的亂世無奈、剷奸除惡的情義雙股糾纏,武俠本身混合感官刺激及抒情浪漫,淡化了演義戲碼的歷史色彩,趨近大眾娛樂形式。
7月
24
2024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