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情散,弦音繞樑《光華之君》
11月
20
2020
光華之君(唐美雲歌仔戲團提供/攝影蔡馥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862次瀏覽
徐國揚(臺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碩士班研究生)

見所未見的場景、聞所未聞的音樂、想未及想的華舞,一場開幕戲,《光華之君》就已讓觀眾在且驚且喜的心情中,意識到這會是精心雕琢的好戲;果然,從擁花醉香的光華君到幽窗著書的藤夫人,幕幕好戲接連開展,讓看戲的人簡直忘了身之所處,深受吸引,大呼過癮。

當飾演柏木的小咪上場,清越昂揚間又雄渾盛氣的唱腔,令人大感驚喜。這齣戲,音樂是不得不先說的亮點,既新鮮、又很動聽,有繞樑三日之感。許多新創的樂曲,很能兼顧歌仔戲原有的風味及特色,又做了大膽的嘗試,單字入樂、隨心轉折,發揮地淋漓盡致。單從這點來講,就很有歌仔戲傳統「做活戲」的味道,為之眼界一開。

演員的投入,當然是一部戲成功的主要因素。最讓人難忘的首推柏木,他活力十足、盛氣瀟灑的翻身上場,一首豪氣干雲的定場詩,引人叫好。而當他與三公主戀情漸萌之際,滿心淫慾、滿口承諾,為鑄下悲劇,做了完美鋪陳,情緒的轉折起伏,分寸拿捏到位,表現十分優異。另,飾演玉梅的王金櫻,也是收放自如,恰如其分的詮釋一個看盡悲歡的老僕,為被邱夫人的冤魂附身,說出家運的未來。其竭盡努力的身形,讓紫雲在紅梅落盡死去的剎那,顯得很有力道,真是可圈可點。當然像飾演「藤夫人」的黃宇琳,冷熱兩樣情的處境和手腕,兼具活潑與深度,表現亦屬難得。

這部戲因為改編自日本平安時代的《源氏物語》,和《紅樓夢》一樣,都是貴族皇親癡情愛戀的故事。人物、情節已有其架構,故在語言的表現上,可以說是放手發揮,毫無拘滯,從演出效果來說,也確實處處讓人驚艷,結合諸多新創樂曲,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盤,配合諸多歌舞歡會的場面,確實帶給觀眾韶華盛極的感懷。

然而,愛情戲格局有限。無論如何高唐雲雨、心歡意洽,到底是男歡女愛,難有堂廡。當花落情散,除了徒留惆悵,劇情也走不下去。本劇亦未在主要人物都有崇高地位上發想,讓人物有更多的濟世報國情懷,倥傯遠望,以反襯其愛情之偉大,是其缺憾。因此當「紫雲」死去,全劇便只能在哀傷、禪空之間打轉,無法拉起結局的高度,可說是美中不足。

幸好,舞台設計很成功,變化多端又意境深遠,加上將原作者紫式部化身為藤夫人被寫進劇中,投影書法在景片上,交代這是其筆下的愛情故事,作為串場,可見效果。後段,源將軍難忍這些悲歡離合,要藤夫人停筆,和她爭論,有如一場脫口秀,略可彌補了劇情走平的遺憾。總體說來,整部戲既富有聲色之娛,也盡情表現愛情的虛幻、人性的脆弱,可說是難得好戲。甚至,若觀眾在看戲之餘,把光華君想成在全球呼風喚雨的美國,把臺灣想成是癡情的紫雲──至此,戲已不是戲,更遠寄家國之感,可笑亦可哭矣!

《光華之君》

演出|唐美雲歌仔戲團
時間|2020/11/07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將日本文學經典搬上台灣傳統戲曲舞台,可以想見當中的困難。儘管《光華之君》所營造出的生命情調已與《源氏物語》有所區別,光華君的面容也不再是那籠罩在一團光中、朦朧的光源氏,這是一種台灣讀者對日本文學的解讀、也是日本文學透過台灣傳統戲曲進行在地化的新詮釋,使《源氏物語》的詮釋空間得以更多元,是件令人可喜且讚嘆的作品。(蘇恆毅)
10月
21
2021
《光華之君》不該只是一齣度脫劇。也許,可以讓觀眾在經典的改編中領悟出自身在當代社會的迷惘;而不是在觀賞完絢爛的表演後,留下無解的空虛。(陳佩瑜)
12月
08
2020
如果歌仔戲的傳統新編企圖在經典文學中尋找路徑,或許也能期待看到歌仔戲如何通過自身的表演形式,在自我提煉中找到參與當代問題的方法。既有的道德意見已十分堅實,非既有的經驗如何從中出現,劇場可以是這樣的空間。(洪姿宇)
11月
20
2020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