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由側台漫延至前台的活戲張力《斬,楊家將》
十月
12
2021
斬,楊家將(劉祐誠攝影、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45次瀏覽
劉祐誠(專案評論人 )

筆者曾於9月22日對陳美雲歌劇團《販馬記》進行評論後,得到陳美雲歌劇團的回應;而劇團於臉書粉絲頁提前公告,他們將在四天後該團的下次演出地點「做大」——擴大演出規模,並把該日的劇目及演出人員先向觀眾告知。【1】對於經常欣賞外台戲的觀眾來說,這樣的方式並不常見。外台戲的演出團隊,通常都是於當日扮仙戲結束後才會公布當日的劇目,部分劇團甚至還會分兩個時間公佈日夜場演出劇目。這樣的做法其中一個比較常見的原因是,劇團負責人會在當日依照準備演出的演員(偶爾劇團編制內的演員有事無法演出,會調派他團演員前來支援),才能安排適合劇目及各角色人選。陳美雲歌劇團提前公告演出資訊的宣傳手法,不僅代表該日的演出人員已大致擬定,同時為了讓觀眾感受到該團的擴大演出心意,《斬,楊家將》應該也不是該團近期眾多固定演出的劇目之一。

對比於《販馬記》,《斬,楊家將》的敘事情節相對簡單。其從文臣馬世榮被人告知戍守邊疆的叔父戰死沙場的消息開始,得到消息的馬士榮趕緊進殿向皇帝稟告,皇帝於是派請楊文廣前來商議並委由他作為部隊元帥。正當眾人討論部隊先鋒官一職,馬世榮自薦請求皇帝讓他擔任此職位,此時恰逢戰事告捷的佘開山回朝,當他聽聞文臣馬世容準備擔任武職,不服這項命令的佘開山要求馬氏與他在校場比試,最終由佘開山獲勝。有意敗於佘開山的馬世榮,在戰場上連連得勝,甚至還救下佘開山引得佘開山格外的豔羨。於是佘開山設計將馬世榮推落山崖,再與敵方將領協商,請他提筆寫下馬世榮的降書,待部隊取得勝利後,佘開山與眾人回朝慶功。得到勝利的佘開山,與他的表哥楊文廣一同來至楊府向佘太君稟告好消息,心懷不滿的馬世榮來至宴席,直接向佘開山索命。另一方面,鬼魂馬世榮先向自己妻兒說明自己已被人殺害,請他儘速逃命,並尋求報仇時機。馬氏妻在逃亡路上巧遇包拯底下的五鼠捕快,五位武林好手聽聞楊家這件事氣憤難耐,眾人隨即殺入楊家,與楊家人等一拼高下。諸多打鬧聲響驚動佘太君,於是在她的調停下才知到是佘開山的專斷,最後在佘太君的擔保下,馬氏妻在楊府得到餘生的生活保障,此日日戲的演出在此結束。

外台戲的演出,能在相當短的時間內推出新的劇目,是由於每個演出作品能拆解多段演出段落。許多相異的劇目,卻可能有相似的演出段落,演員嘗試新劇目時,便能借鑒昔時曾上演過的表演段落稍加修改。以做活戲方式呈現劇作,演出內容品質端賴每個劇團的演員們,是否想要在既定的表演段落,發想新的表演特點。《斬,楊家將》的表演內容,由於包含佘開山與馬世榮在校場的比試、宋朝與邊境國家對戰,或是楊家眾人與五鼠捕快的打鬥,數段的大段落武打套式動作相當精彩,另外還能在演出過程中不斷地見到演職人員的緊張情緒,增加另種觀賞趣味。

《斬,楊家將》並非陳美雲歌劇團近期經常演出的劇目,劇團的眾人自然對演出內容相對不熟悉,加上當日有許多個武打段落,許多演員在舞台上套招時都會互相出聲相互提醒,接下來要呈現那套武打段落。另一方面,該日狹小的舞台,為了要讓武打段落能順利進行,劇團人員也經常要在舞台右側(下台口)確認道具的擺設位置,並依照劇情的推移,提醒即將上場的演員。經筆者向劇團詢問,該日飾演佘開山的李月卿同時是此戲的講戲人。每當李月卿不用上台時,她也都會在側台注意演出是否順利,甚至在劇末較為複雜的走位,他還會趕緊走到舞台上,教導演員場上的走位,再趁勢快速走下舞台。

這樣以戲養戲方式呈現一部作品,縱使演員的臨場反應各個都相當好,總還是會出現失誤的情形。例如,當皇帝向楊文廣(孫詩詠飾)詢問該由誰當先鋒官?與楊文廣同坐在金鑾殿上的馬世榮(馮鈺瑛飾),以為楊文廣已說畢,於是他立刻站起準備向皇帝回話。此時的孫詩詠還有一段話未向皇帝說明,但是她看見馮鈺瑛站起,隨即他趕緊加快說明的速度。同時,馮鈺瑛也選擇繼續站立在台上,以免觀眾發覺異樣。儘管演員在場上的互動會出現些失誤,透過演員各自的發想角色人物形象展示,則是活戲其中一項讓觀眾喜愛的原因。以下筆者以該戲應該最熟悉劇情的講戲人李月卿為例,李月卿(飾佘開山)為了要表現武將佘開山的囂張氣度,不同於生行馬世榮的規矩,她選擇讓自己在走路時都向後微挺自己的身軀,並且每次出場前都會以「唉呀呀呀」為口頭禪,同時每次講完話還會再拍腹、比大拇指等動作,讓觀眾加深佘開山的跋扈形象。該日由於松江市場舉行普度,歌仔戲演員聲音與普度科儀的道士念誦聲會相互干擾,但是藉由演員一些細膩的動作,縱使無法完整天聽見口白及演員的唱詞,筆者仍夠清楚理解劇情走向及對角色產生共鳴。

觀眾喜愛做活戲的原因有很多種原因,包括演員展現風格多變的唱功,或是驚艷觀眾視覺感官的奇巧機關,甚至是演員能夠即時的與台下觀眾進行有趣的互動,這些都可能是一部活戲演出得到觀眾喜愛的成因。此部《斬,楊家將》展現做活戲的活力,是相對於劇場內的演出作品,除了能讓觀眾欣賞演出內容時,也能同步見到工作人員的緊張準備過程。另一方面,透過演職人員間緊張情緒搭配劇情的緊湊節奏,再加上演員們不願意在舞台上呈現隨便態度,最後造就一齣精采的演出。

註釋

1、可參考陳美雲歌劇團臉書粉絲專頁於9月23日與24日的貼文,網址:https://reurl.cc/kLal9b、https://reurl.cc/Yj08mx

《斬,楊家將》

演出|陳美雲歌劇團
時間|2021/09/26 15:20
地點|松錦一號公園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
十一月
16
2022
結合了當代美學,形成多層次的藝術創作。其中,可從視覺、聽覺、及表現手法三個要素中洞察其動人之處。
十一月
11
2022
然而除了「再現」經典外,「再造」經典才能與時俱進,此戲無論是戲劇結構的梳理,或人物的揣摩皆有再造的空間。
十月
24
2022
改編經手三至四位編劇,使劇本的可表演性很高,且口白順暢、唱詞不倒字,甚至歌詞的韻腳使用都使人驚喜,想來是經歷了原創編劇、劇場編導、歌仔戲劇團的三方合力,讓問題意識落實成舞台語彙,轉化為歌仔戲表演,整體而言改編相當具完整性。
十月
18
2022
短短三小時內,笑鬧交織的皇宮內苑、悲歌痛飲的烏江岸、熱鬧非凡的戲車、大夢初醒的床榻、密謀造反的魏州,和血流成河的凌霄台一併呈現於眼前。
十月
11
2022
現代劇場軟化了戲曲的表演性,藉著現代劇場擅長的節奏調控與場面調度,歌仔戲被化整為零,讓大眾直接跨過戲曲閱聽門檻,即使完全不懂四功五法或行當差別都能輕鬆觀看。(蔡佩伶)
九月
22
2022
或許可以更進一步期待,透過對於主角人物形象的設計,是否能讓情感表現更為飽滿,觀眾更能情感共鳴?讓看家戲不只是經典,還能夠長出各時代的風情與新貌。(許美惠)
九月
19
2022
歌仔戲的俚俗趣味與現代性可能產生更多交集嗎?一齣簡單流暢的戲需要嘗試回應當代價值嗎?這兩個問題像群山裡的回音,在看戲過程中不斷交叉浮現。(蔡佩伶)
九月
16
2022
從唐美雲選擇的自我揭露片段看出她所重視的家庭關係,陳武康的提問則透露出她的迴避與不安,卸下角色赤裸地呈現自我,可能也是演出自傳性作品困難之處。(林慧真)
九月
16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