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移在十六條弦上的豐富性格《首席‧璀璨》
6月
05
2019
首席‧璀璨(誠品松菸店、誠品表演廳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47次瀏覽
武文堯(專案評論人)

已邁入第四屆的誠品室內樂節,每年都邀請台灣與各國優秀的四重奏團隊共襄盛舉。近年來,此室內樂節均由Infinite首席四重奏打頭陣,慢慢成為傳統。Infinite首席四重奏由NSO國家交響樂團首席李宜錦、副首席鄧皓敦、中提琴演奏員陳猶白與台師大音樂系教授歐陽伶宜組成,他們之間深厚的情誼與默契,是台灣樂壇中難得一見的優秀四重奏團隊。有趣的是,Infinite四重奏第一、第二小提琴上下半場會交換,也就是說上半場演奏的貝多芬《f小調第十一號弦樂四重奏》〈嚴肅〉(L. v.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No. 11 in f minor, Op. 95, Serioso)與巴爾托克《第一號弦樂四重奏》(B. Bartok : String Quartet No. 1, Sz. 40)是由鄧皓敦帶領(第一小提琴),下半場的德弗札克《降A大調第十四號弦樂四重奏》(A. Dvorak: String Quartet No. 14 in A flat major, Op. 105)則是由李宜錦任第一小提琴,他們兩位相當不同的音色、性格,讓Infinite首席四重奏彈性高、富有變化。

巴爾托克的六首弦樂四重奏不只是作曲家最為代表性的曲目之一,同時也考驗著演奏的團體默契與程度。以這次演奏的《第一號弦樂四重奏》來說,三個樂章、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演奏時間中,除了要有細膩的音色外,還有著許多艱澀的技巧必須克服,不間斷的三個樂章,樂念連貫,一氣呵成。Infinite首席四重奏顯然做足了功課,整首樂曲演奏下來,對於合奏上的困難處一一迎刃而解,像是第一樂章開頭、兩部小提琴綿長、悠遠的弦律線條,音色統一、亦步亦趨,其他兩聲部的加入慢慢將音樂填充、發展,音樂緩慢流動,卻有很深層的情緒在醞釀、推展;第三樂章節奏的變化豐富,Infinite首席四重奏自始至終維持著很好的默契,各種速度的轉換、銜接相當流暢,每位團員本身精湛優異的技術不說,合奏起來,細節被相當的強調,一些譜上很小的細節都被整理得相當統一,跳弓、連弓等articulation的設計,讓音樂生動、活潑。據聞Infinite首席四重奏將有計劃的完整演出巴爾托克的六首弦樂四重奏,讓筆者相當期待,藉由攀登這弦樂四重奏的一高峰,定能讓樂團有所成長。

開場演奏的貝多芬《f小調第十一號弦樂四重奏》〈嚴肅〉同樣可以聽到Infinite首席四重奏細膩、漂亮的音色,卻略顯拘束,少了些自由、興奮的火花。第一樂章第一主題的情緒是否能延續下去,並與之後短小的第二主題做出區別,或許可以再更加明顯。不過,慢板樂章則能夠發揮出此四重奏的特質,善於經營迷人、精緻的氛圍,音色細膩、層次多變。鄧皓敦的演奏較為冷靜、節制,也因此讓整首第十一號弦樂四重奏結構清晰、較為客觀冷靜,從第三樂章開頭的附點主題就可看出,與多數激烈、較誇張的詮釋相比,Infinite首席四重奏相對溫和許多。不過在下半場演奏的德弗札克《降A大調第十四號弦樂四重奏》,則明顯有著不同的演奏方向。

李宜錦熱情、明亮的音色,讓Infinite首席四重奏整體的詮釋瞬間激動了起來,德弗札克相當迷人、討好聽眾的旋律,從第一樂章開始便可清楚聽到。簡短的導奏後,第一小提琴率先演奏出有些「頭重腳輕」的第一主題,輕巧的樂句結尾,特別引人注目;在過渡(Transition)段落中,新旋律的出現與轉調,讓音樂燦爛多變。從第二主題的三連音的音型到小結尾(Codetta)的激動躍進,Infinite首席四重奏呈現極高的專注,低音聲部持續的共鳴,為音樂做了良好的支撐,也讓音樂順利推向結尾的高潮。第二樂章著名的詼諧曲段落,跳躍式的動機與抒情的旋律對比充分,尤其中段寬廣、甜美的主題,讓筆者聽得相當舒服。第三樂章抒情的特質本來就是Infinite首席四重奏得心應手的特點,倒是第四樂章舞蹈般的特質被渲染的具有相當的感染力,非常精彩。縱使在這樂章中出現了音準上的小瑕疵,卻絲毫不減整個樂章的熱情,整體來說不失為一次令人興奮的演繹。

筆者認為Infinite首席四重奏本身是一個相當專業、程度非常好的四重奏團隊,他們持續的挑戰自己、自我精進,其精神是相當令人敬佩的,經過多次演出的磨合,一個屬於他們的音色與風格應會慢慢定型。游移在熱情與內斂、外放與節制兩種不同的性格中,綜合這兩種有著明顯差異的性格,在不同的曲目中有所發揮,自然令觀眾期待他們接下來的演出與成長,明年的誠品室內樂節,自然成為了關注的焦點。

《首席‧璀璨》

演出|Infinite首席四重奏
時間|2019/04/28 14:30
地點|誠品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
古典音樂的結構雖然嚴謹,但演奏時卻充滿了靈活性。室內樂除了展現個人特質與炫技感的同時,又可與夥伴享受直達內心深處的親密感,在舞台上發揮一加一遠超過二的力量。與慕特演奏完三首安可曲,面對聽眾飢渴的呼喊,歐爾吉斯便邁開雙腿──伸手將琴蓋給關了。
3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