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生者的消失儀典《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
6月
26
2024
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臺中國家歌劇院/攝影李建霖)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78次瀏覽

文 劉妍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碩士生)

如果說喪禮是辦給生者的療癒儀式,對死亡的談論同樣在生者的想像裡徜徉;當親人的逝世成為作品的前文本脈絡,面對死亡這樣的大題,余彥芳和陳武康都選擇以「消失」來代稱,有別於死亡的不可逆性,消失更像一縷青煙,飄散在空中仍有可見可觸的機會;兩人用輕鬆的語調面對死亡、讓想像的身體找回逝去的親人,於是「消失」讓記憶的重置出現可能。

相隔一週走進臺中國家歌劇院小劇場,余彥芳《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陳武康《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不約而同以消失作為死亡的幻象,對此議題大相徑庭的處理方式更凸顯兩者對「消失」相異的寓言手法。一場完整儀式治癒了生者,重拾機會梳理被迫中斷感情,面對親人的逝去,余彥芳和陳武康將消失的想像拉出不同維度。

兩個「消失」皆以自編自跳的獨舞為核心,同時消除舞台界線讓觀眾成為作品的一部份,並在作品中加入大量口白使用,這幾項元素使他們所談的消失不停切換於第一和第三視角之間,時而置身死亡的想像裡,時而與觀眾共在死亡的觀看,這種未被連續的結構與情緒並非造成斷裂,尤其在《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中,余彥芳已然成為父親的載體,在他想像父親的同時儼然就是記憶本身。


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攝影陳建豪)

《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消失的是余彥芳父親——余雙慶,作品欲抹除觀演界線打造輕鬆步調,入場時余彥芳便親切歡迎觀眾入座。首先可見舞台上一落棉被、安全帽、皮帶等日常用品,營造親密且私人的空間感。當余彥芳穿上一件件T-Shirt,在身型回到余爸爸的當下,對父親的情感連結以非線性的時空表現,透過模仿父親牽摩托車、投籃、起床等日常身影,余彥芳平鋪直敘的回憶堆疊,讓溫柔追憶的脈絡有跡可循,卻也使整體結構稍顯扁平。日常姿態的描繪上,尤其以父親主業:刻印章的身影最為動人,即使前段的種種鋪排已讓余彥芳和余雙慶宛如一體,在燈光凝縮集聚所有氣息的當下,余彥芳以外衣包裝而成的父親模樣,仍被他本人流出的真摯情感所鬆動,此時肉體或精神對生命的映照不必再加以印證,猶如打開入場時放在座位上的信封:「你記得他怎麼提重物?怎麼跳起來?」在劇場時空凝結的當下,余彥芳不只是展現個人記憶裡的余雙慶,而是讓觀眾都能走進余雙慶的世界,重置一場消失的想像。而同樣會在開演前收到信封的另一場「消失」,是陳武康《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

信紙洋洋灑灑寫下這場消失儀式將上演的十一個段落,編舞者同樣在開場前熱絡招待觀眾,而開口的問句是:你從哪裡來?劇場空間已被陳武康劃分為臺灣的地理位置,觀眾依此選擇座位時,關於「異地」的主題已被搬演而出;作品前段以陳武康胸前扣上攝影鏡頭的動態肢體為主軸,其身體核心受制於攝影鏡頭,而以四肢緩而流動的高低水平移轉為主,相對布幕投影的即時影像隨些微動態而有大幅的視角變換,陳武康作為動態的主體置身在觀眾的觀看之中,流動於舞台與觀眾席間的身影又轉換為客體引導第三者的旁觀凝視。作品後段隨著暗樁觀眾講述父親異地死亡的故事,陳武康褪去外衣徒留連身膚胎,布幕投影出移工、槍殺、攻擊等話語字幕,在未知那是電影《九槍》的情節時,便已被突如其來的移工異地死亡議題震撼,此震撼並非事件的衝擊,而是牽涉層面廣泛的巨大議題未經鋪墊就重重砸了下來。


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臺中國家歌劇院/攝影李建霖)

暗樁觀眾父親的故事,以及陳武康化身異地死亡的移工,似乎都在為外公的異地死亡鋪陳:遍佈劇場的護照、手錶、相片、背包等用品,都是外公在印尼死亡的遺物。然而異地死亡是否能與「移工的」異地死亡劃上等號?筆者做為未看過《九槍》的觀眾,光就字幕上傳來移工受壓迫及其隱含的社會議題,便未能在作品中得到相關脈絡的梳理。當含有明確指涉符碼的素材進入作品時,僅將焦點放在賦予亡者的想像中,便忽略了在作品中重新塑造日常符碼的意義。

現實的時空不停在流逝,對比余彥芳緩慢柔軟的鋪敘回憶,陳武康更像帶觀眾走進一場實驗室,在明確的十一個段落中實驗人們可以如何直面死亡、好好的死。也許直面死亡就像余彥芳將回憶凝結在劇場的當下,在一場關於思念的想像過後,如同舞作中寫在水寫布上的家族史,痕跡終將消失,卻也能數次重複提筆。

《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

演出|驫舞劇場
時間|2024/06/08 19: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小劇場

《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

演出|余彥芳
時間|2024/05/26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小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死亡」在不同的記憶片段中彷彿如影隨形,但展現上卻不刻意直面陳述死亡,也沒有過度濃烈的情感呈現。作品傳達的意念反而更多地直指仍活著的人,關於生活、關於遺憾、關於希望、以及想像歸來等,都是身體感官記憶運作下的片段。
7月
12
2024
對於三個迥異的死亡,武康選擇一視同仁,不被政治符碼所束縛,盡力關照每一個逝去的生命與其相會的當下,揣度他者曾經擁有的感受。不管可見與不可見,不管多麼無奈,生與死跨越重重的邊界。
6月
26
2024
說到底,余雙慶這個主體仍舊不在現場,所有關於「他」的形容,都是「她」在我們面前所描繪的虛擬劇場;喬車位、推櫥窗、拉鐵門以及起床的身姿,余雙慶就如同一位站立在夕陽餘暉下的英雄一樣,藉由匪夷所思且神乎其技的身體重心,他喬出了我們對於日常物件所無法到達的位置與空間(起床的部分甚至可以跟瑪莎葛蘭姆技巧有所連結),而余彥芳的背影宛如一名當代的京劇伶人,唱念做打無所不通,無所不曉,將遺落的故事納入自身載體轉化,轉化出一見如故的「父」與「女」,互為表裡。
6月
20
2024
白布裹身,面對種種情緒撲身襲來的窒息感。余彥芳將肉身拋入巨大的白布中,她與蔣韜的現場演奏這一段是設定好的即興,只是呼吸無法設定,仰賴當下的選擇。追趕、暫離、聆聽、主導,我預判你的預判,但我又不回應你的預判,偶爾我也需要你的陪伴。做為個人如何回應他人、回應外界,客套與熟絡,試探與旁觀,若即若離的拉扯,對於關係的回應隱藏在身體與鋼琴之間,兩者的時間差展現了有趣的關係狀態。
6月
20
2024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面對余彥芳的末段獨舞,觀眾將不再任由舞姿的展露於眼前流逝,而是在其中辨識出余父的印記,以及經由藝術而生的父女交集。一段傾身的迴旋與擺動,如何萌生於父親移位或打球的慣性;一次加速的翻騰,如何重塑當時因刺激引發的躍起;一支內省式的獨舞,伴隨著現場琴音的感性與張力,如何詮釋出親情的難以割離。(謝淳清)
5月
27
2021
整場演出中包含了許多即興發揮的成分,為了打破一般觀看演出的模式、與觀眾之間拉近距離固然是好事,但與觀眾之間沒有設防的交流,⋯⋯作品本身的焦點因此被分散,整體結構變得不夠縝密⋯⋯(吳孟珊)
5月
27
2021
(承上)於是,在《Ⅲ》宣傳片的字卡上如此描述:「在我的身體裡,有多少成分的你,正和我一起呼吸」,這個「我」、「你」,就不僅是余彥芳與她的父親的代寫,而是作為「我」的舞蹈身體,與作為「你」的身體溯源以及觀者帶來的社會背景,所共同參與的一次「呼吸」,也就是,你我共聚在此一處空間,所形成 (短暫存在)的舞台與作品。(紀慧玲)
12月
03
2019
如果記憶或他人的存在,可以更有意識地存在於身體中,人與人之間的理解,或許會更接近身體的體會,而非單純的智性。身體是一個了不起的場所,同時儲存了創傷以及療癒的能量。(劉純良)
11月
28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