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傳統古典新論《西遊演義》
7月
18
2016
西遊演義(仁信合作社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18次瀏覽
曾達元(自由業)

《西遊記》為四大中國古代章回小說之一,結合中華地區代代相傳之神話傳說、民間信仰及鄉野故事而成,自成書以來在華人世界甚為流傳,改編成戲曲、舞台劇及電視電影不盡其數,因此即使觀眾未曾讀完全書,對於劇情及人物架構亦不會感到陌生。本次作品選擇自唐三藏一行人完成取經任務後開展,在承接既有的背景設定下重新塑造角色性格,衝擊傳統價值觀並給予觀眾新的故事意涵。文宣中節目單拉頁的設計,讓讀者像真實拿著經書般翻閱,在復古風格畫法下,人物有著趣味的姿態,跳出逗趣活潑的意象,別具巧思的平面設計緊扣著本戲顛覆傳統的主題。

本戲主要人物的形象更動是一大焦點,多處翻轉角色設定是為呼應現有的社會現象或人民心態,但理念過於龐大而如蜻蜓點水,角色思考過於直線,無法讓觀眾於本戲產生完全認同。孫悟空(林曉函飾)的神通廣大在劇中全然否定,選擇讓角色由心去認識自己,並肯定自己的能力,唯演員若能再多保有猴性的靈活肢體,會更凸顯古靈精怪之感。豬八戒(王宏元飾)一反顢頇樣態,特別著墨於對翠蘭(苗廣雅飾)的感情,而成為深情動人的男子。沙悟淨(張家禎飾)在原著中不具明顯過人之處,此次改編不但戲份比例加重,凸顯角色運籌帷幄的精明,武打場面之肢體動作力道充足且動作流暢,可為本戲一大亮點。

在傳統的《西遊記》中,神佛與人類間的關係有如天地般遙遠的距離,而本戲重新編寫下的觀世音(張棉綿飾),加入許多「人」的性格,像是古希臘眾神般帶有明顯喜怒愛恨,顛覆以往莊嚴姿態,更顯活潑有趣,如此改編下的唐三藏(蔡嘉茵飾),亦從莊重的出家人性格,調整而成調皮且歡快的個性。眾綠葉角色讓本戲增添許多新意,尤其老龜(楊棟清飾)之角色新穎而值得發展,人物氣質特殊帶有喜感,唯諾、偶像崇拜及相信小故事的形象鮮明,像是從市井小民的視角看待其他人物,然於整齣劇中無法充分發揮顯得寓意不足,實為可惜。

上舞臺簡約的設計三角形層層堆疊如山,帶出高低之感,下舞台上置有九塊木墊,隨著場景變換調動,讓一景之中呈現多樣的組合空間。影像設計於本戲格外令人矚目,毛筆書寫下的開場概述及章回目次,營造出閱讀古書的氛圍,以即時攝影的方式讓影像與舞台同時並行演出,使西遊的奇幻感躍然於舞台之間,其他如背景動畫,隨著經書的念誦轉為扭曲並產生幻覺般視覺感,與電音舞曲般的結合,效果十足。唯許多影像動畫與真人動作並無連接緊密而有些許時差,頗為可惜。其中眾人合體對抗觀世音之橋段,投影之即時畫面中可見氣場波動之動畫,趣味十足,然而卻無兼顧舞台上的畫面處理,使得台上演員略顯尷尬與詭異,畢竟舞台劇並非影像演出,觀眾一眼即視仍是實體景致,若是能再多注意舞台上的流動與調整動作設計,此一效果會更加引人入勝。

本戲大量翻轉神話,說理概念頗多,然而深度稍嫌不足,直述的台詞近乎說教。然而,不少橋段提供觀眾不同的思考方向,讓觀眾能以新的角度看待舊有的思想,例如,經書讓世人看見幻象,使人認為相信經書就能達到美好的未來,然目標過程的苦痛與悲哀卻是隻字不提,雖然提供某種「指引」,卻像是盲目的崇拜,經書不斷告訴民眾何謂「做自己」,但合乎標準下的自己卻根本不像自己。尾聲三藏法師由心出發完成經書後,拍攝畫面中的觀眾席卻是空盪一片,由此呼應著佛法中「透徹真理」而「萬物皆空」,頗具哲理的結尾,令人玩味。

《西遊演義》

演出|仁信合作社劇團
時間|2016/07/03 14: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西遊演義》與《巨人的腳印》雖出自截然不同的創作體系,卻同時凸顯古典文本在其深度背後,或許作為創作的寶庫,也間接暴露出現代創作者如何進行觀看,以及不同層面的盲點、匱乏,成為試煉場。(吳岳霖)
8月
01
2016
由於沒有衝破這層不對稱性的意志,一種作為「帝國好學生」的、被殖民者以壓抑自己為榮的奇怪感傷,瀰漫在四個晚上。最終凝結成洪廣冀導讀鹿野忠雄的結語:只有帝國的基礎設施,才能讓科學家產生大尺度的見解。或許這話另有深意,但聽起來實在很接近「帝國除了殖民侵略之外,還是留下了一些學術貢獻」。這種鄉愿的態度,在前身為台北帝大的台大校園裡,尤其是在前身為南進基地、對於帝國主義有很強的依賴性、對於「次帝國」有強烈慾望的台灣,是很糟糕的。
4月
15
2024
戲中也大量使用身體的元素來表達情感和意境。比起一般的戲劇用台詞來推進劇情,導演嘗試加入了不同的手法來幻化具體的事實。像是當兄弟中的哥哥為了自己所處的陣營游擊隊著想,開槍射殺敵對勢力政府軍的軍官時,呈現死亡的方式是幽魂將紅色的顏料塗抹在軍官臉上
4月
15
2024
《Let Me Fly》的音樂風格,則帶觀眾回到追月時期美國歌舞劇、歌舞電影的歡快情境,不時穿插抒情旋律作為內在抒發,調性契合此劇深刻真摯、但不過度沉重的劇本設定。
4月
12
2024
因此,當代的身體自然也難以期待透過招魂式的吟唱、紅布與黑色塑膠袋套頭的儀式運動,設法以某種傳承的感召,將身體讓渡給20年代的新劇運動,以作為當代障礙的啟蒙解答。因此,黑色青年們始終保持著的這種難以回應歷史的身體狀態,既非作為歷史的乩身以傾聽神諭,亦非將僵直的歷史截斷重新做人。
4月
11
2024
劇作前後,笙演奏家宮田真弓,始於自然聲中出現橫過三途川,終於渡過三途川後與謝幕無縫接軌。無聲無色,不知不覺,走進去,走出來。生命與死亡的界線,可能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分明。
4月
09
2024
兩個劇目分在上下半場演出,演出意義自然不單純是揭示狂言的作品,而是透過上半場年輕演員演出傳統劇目《附子》,表示傳承傳統的意味,下半場由野村萬齋演出新編劇目《鮎》,不只是現代小說進入傳統藝能,在形式上也有著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意義。
4月
08
2024
對此,若是回歸本次演出的跨團製作計畫的起點之一,確實達到了節目單上所說的「展現臺灣皮影戲魅力」。因為,除了現代劇場的場面調度、意象經營、表演建構,我們也能在作品中看見了「序場」的傳統皮影戲熱鬧開場,也有融入敘事文本角色關係演變的新編皮影戲,兼顧了傳統與創新的美感意趣。
4月
02
2024
坂本龍一為《TIME》寫作的主旋律(絃樂),其和聲結構呈現一種無前無後的靜態,亦呼應了「夢幻能」的時間結構:鬼魂的時間只有當下,沒有過去與未來。或許,這亦是坂本龍一在面臨人生將盡之際,領略到的在生與死之間的時間的樣貌。而物件聲響、環境噪音與電子聲響的疊加亦給予音樂含納宇宙無數異質聲響的時間感。
3月
2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