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謠之夜,於豐富情感意境中思索《月光.海音樂會:月島漂浪》
8月
21
2023
你太白了,去曬黑(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810次瀏覽

文 施靜沂(專案評論人) 

時序來到仲夏八月,東海岸的《月光.海音樂會》也隨著多元族群、背景的樂團蒞臨,進入不同的氛圍與時空。繼六月「乘風破浪」、「星夜浪花」的出發,七月多變的美麗與精彩,八月的「月島漂浪」、「月海逐浪」,前者包含阿美語、河洛語等母語歌謠的演出,將歷史、民謠、孤魂融入音樂,也進一步詮釋古今人們豐富的內在情感世界。 

泛用多元豐富的原住民語言、聲音與樂器,詮釋五味雜陳的人生故事 

午後開場的「微醺開根RadiwRaliw」是「你的月光海舞台」入選團隊,團名的radiw在阿美語是歌的意思,raliw取自laliw「行走」的諧音,意為邊走邊唱、唱歌走音【1】。這個多元族群的樂團,作品洋溢著口語對話的趣味。此次演出的〈傷心情人袋〉在小行板(Andantino)、輕快浪漫的旋律裡,大提琴、吉他、非洲鼓與人聲激盪下,將沉重心事化為真實鼓勵,把被拒絕、戀曲短暫等悲傷昇華成對土地與觀眾的大愛;圍繞alufu(情人袋)寫成的歌,在磁性男聲與清亮女高音演繹下,段落間加入「矮莎」【2】,凸顯失戀卻獲得友誼陪伴的轉折。 

〈保持微醺〉則在強勁如海浪的旋律中演繹樂團核心精神。歌中,拔尖的女高音迎風浪而行,與舒緩低沉的男聲、吉他刷扣美妙呼應;除了將豐沛情感融於一爐,也進一步詮繹「保持微醺」或近似於保持開闊、放鬆與對人生的想像力吧!  

若說「微醺開根RadiwRaliw」透過豐富活潑的聲音,呈現微醺與青春浪漫之感,來自恆春,去年獲得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河洛語組首獎的「你太白了,去曬黑」則善於詮釋曲折濃稠的人生意境。此團團名來自一對恆春父女的對話,攸關恆春人讚許古銅色的膚色【3】。他們開場的〈賭博〉攸關「番椒無食不知辣,海水無啉不知鹹」的做人道理;在縈繞哀嘆的開頭後,傳神勾勒出幾名中老年男性的失意落魄;究竟敢賭敢衝的「博徼」人生,為何沒有前程似錦?循著男人彼此挖苦、談著少時酒一杯杯喝、「說有多勇,就有多勇」的過程我們感受到,人生成敗不是「生意成功」就好,待人處事更重要。歌曲中「破」(phuà)和「碗」(uánn)的諧音與互喻讓人倍感驚豔。 

緊接於「世間做人愛固謙,行踏無人嫌」的副歌,透過破掉的碗比喻賭博失算,家庭、生意失和,透過再拿新的碗比喻再婚或展開第二人生。「碗破了再拿新的」也顯示出,現實中「博徼」的人並不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歐伊央那,說到博徼啊 
誰知影你博的 是一個人生 
歐伊央那,作伙來博徼啊 
阮爭取努力的 是一個人生 
拿一個碗 碗 碗 碗 破 破 破 破 
破了再拿一個 碗 碗 碗 碗 破 破 破 破 
十八啦 叮叮啦隆叮噹
【4】 

雖然整首歌並無提到「婚姻、女性」,但「碗破了」的聲音似乎傳達著家庭破碎的事實;或說,明明可以更好地掌握,賭徒在「賭性」驅使下,寧可摔壞原本的幸福美滿。到了改編自恆春古謠〈牛母伴〉的〈主意〉,述說過去恆春女性出嫁宛如命運的賭局。只能任由長輩為其出主意的女子,其卑微、恐懼與憂傷,展現在開頭象徵婚禮的鞭炮聲後,哀嘆縈繞的哼唱裡。如此編曲還攸關女子出嫁前一晚和家人唱歌的恆春慣習;這次祝福與餞別可能是此生最後的相會。 

據傳〈牛母伴〉的曲調最早可能來自排灣族,華語歌手李英宏也曾以饒舌、電音改編成衝勁十足的版本;但「你太白了,去曬黑」從同理的角度呈現女性心聲與歷史,並運用鼓、鈴、弦樂合奏與漂泊的哼唱徒增哀戚;讓人感受到這樣的歌其實是性別平權教育很好的通識教材!接著,樂團帶來多首縈繞恆春常民生活情調的歌,其中的〈數數〉為樂團採集自在地魚販,攸關過去交易魚貨會透過數數的答唱完成買魚、賣魚的計數核對。在「買賣生意」中加入民間音樂美學,也彰顯恆春獨特的生活美感與步調 

繼溫暖懷舊的歌曲〈原來這就是相思啊〉後,恆春在地月琴藝師──吳登榮、黃淑瑛老師接著帶來幾首月琴彈奏與對唱,展現恆春人如何將月琴、音樂的美感融入日常。在黃昏的風裡感受月琴、歌聲與東海岸的共鳴,雖然不一定深瞭箇中意境,卻是從最簡單的聲音、歌聲中領會藝師所欲詮釋的生活況味! 

以河洛語的抒情、搖滾梳理創傷歷史,演繹與傳唱給島嶼的情歌 

接著登場的「裝咖人X黃博裕X王駝」,之中的「裝咖人」為善於將音樂連結土地創傷歷史、受難孤魂的河洛語青年樂團,首張專輯《夜官巡場》入圍第33屆金曲獎年度新人獎。他們將嗩吶、鈴聲等營造的廟會氛圍融入搖滾,透過音樂與土地溝通、也對話各種可見與不可見的存在,讓人想起近日台東美術館《海浪的聲音那麼大》特展中,吳奇錚攸關鄉野傳說、形貌多元、表情傳神的土偶作品。 

從「你太白了,去曬黑」的華語抒情歌〈屬於我們的默契〉進到「裝咖人」的〈夜婆〉(蝙蝠)、〈夜官〉,除了氛圍丕變,也會發現「裝咖人」善於梳理冤屈、鬼魅的主題。即使是曲調浪漫、編曲偏流行的〈花巷〉,在男高音輕柔的吟唱中,驚悚、幽怨感卻呼之欲出: 

我聽講較早門前有一條 花燈的街尾 
清清光光 行去廟口 雙手捀花叢 
看著伊徛佇門口恬恬插胳(tshah-koh)手面紅紅  
一雙捀花的手 微微仔動 

彼工伊講伊欲離開 送伊去月台 
本底逐月日批(phe)紙閣攏會寄來 
漸漸無再等待 我心內按奈(àn-nāi) 
敢講會永遠袂轉來
【5】 

若說恆春古謠〈牛母伴〉攸關新嫁娘無法掌握命運,這首歌中等待的身影,卻給人看不見臉、聽不見腳步的神秘與憂傷。循著歌詞,聽眾跟著走過從等待到心死之路。在怨氣、悵然、溫柔歌聲的反差中,「我想我也是會等待/等伊倒轉來」的吟唱也讓人猜測:故事主人翁無法實現的愛或攸關人鬼殊途? 

到了下一曲〈林秀媚〉,有苦難言、有冤難伸感更濃烈。這首歌說的是嘉義二二八受難者盧鈵欽及其妻子林秀媚的故事【6】,起於秀媚的丈夫遭難前那天,「天 已經清光光/你 前跤踏出門 講今日當好時 招阮出門散散心」,誰知好好一個人卻再也沒了氣息:「你轉來彼一工 倒佇四人扛的床/神明廳黑嘛嘛 厝內一陣一陣」【7】。抒情搖滾的曲調將政治受難、生死隔絕的悲劇具體呈現,並穿插廟口戲台語調的口白,逐一「拜請」觀音菩薩、地藏菩薩、文殊菩薩、陳澄波、蔡鐵城等神明與受難者,等於是在美好放鬆的月光海舞台,用音樂提醒觀眾,民主社會的美好得來不易,我們應該持續守護與保持! 

繼「裝咖人」傾訴愛慕的〈寫予你一條溫柔的歌〉等歌曲後,接著登台的「陳明章X福爾摩沙淡水走唱團」仍以河洛語為主,但帶著大家從歷史創傷回到人間。開場的〈海尪〉以月琴、二胡、簫管、吉他等鋪陳海流般的旋律。當觀眾漸漸沉浸於行板(Andante)的音樂,主唱才緩緩道出對鯨魚的感情: 

是嘸是你已經未記得咱的誓言 
花東海岸的石頭仔講著對你的思戀 
獵鳶佇咧樹尾頂唱著想你的歌 
蘭嶼的飛魚逐工跳起來等你 
想你 想你 按太麻里到蘇澳的猴山仔 攏佇咧等你
【8】 

如此寄情鯨魚之歌,訴說對自然的情感,鯨魚意象也連接人與動物深厚的關係,比如阿美族的鯨魚神話攸關海祭的由來,台南「台江內海」曾名為「海翁窟」,顯現先民很早就與鯨魚相遇。下一曲〈蘭嶼情歌〉則是以河洛語改編蘭嶼古謠的新作。這首歌在月琴、簫管等鋪陳出空靈奇幻的旋律後,演繹鬱鬱的思念,不同於達悟女聲希滿棒明亮且表情豐富的唱法【9】;讓人撞見不同族群情感表達的迥異;〈蘭嶼情歌〉原先的填詞縈繞相見不如懷念的心境【10】,陳明章的「思慕」則是思念導致失眠,讓情感隨著音樂流淌而出。 

接著的〈下午的一齣戲〉則在抒情曲調、絮語般的吟唱中,透過大雨導致「看戲的人攏無」呈現表演工作者的無奈辛酸,或也為出道許久的歌者有過的心聲。然而,到了呈現端午龍舟習俗的〈慶端陽〉,卻透過二胡、鼓聲、琴、簫管等呈現龍舟賽中猛力向前、努力搶紅旗的緊湊熱鬧,異於前幾首歌的感性與憂鬱;值得一提的是,陳明章及其樂團除了富韻味與情感的演唱,樂手在多項樂器的合奏中來去切換自如,盡顯傳統樂器的古樸與優雅之美。 


桑布伊(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提供)

穿透力十足的「獵人」歌聲,重申「捍衛土地 & 原住民日」的意義 

以主題與曲調而言,壓軸登場、連續八年參加「月光.海」的桑布伊與前一團不乏類似處,但桑布伊以宏亮、穿透力十足的吟唱開啟〈椏幹Yaangad〉、〈獵人Na 'emaalrup〉組曲,卻把音樂會帶到與祖靈、土地對話的頻道;這是原住民音樂常見的主題,華語歌曲則很少直接梳理。在強勢的旋律與歌聲中,乍見歌者及其族人捍衛土地的堅定。聆聽〈椏幹Yaangad〉,會感受到獵人銳利的目光、對自然的敬畏,搖滾編制熱鬧呈現的〈獵人Na 'emaalrup〉則如獵人行走與巡獵的步伐,豪邁、威嚴又自帶內斂的華麗;歌曲行進間,鍵盤、吉他、鼓組在沒有喧賓奪主的演奏中,也常有畫龍點睛之筆。 

繼之有著沉厚感,為不要汙染空氣、水源而寫的〈別這樣 amanan na kemazu〉後,〈一天的生活 wavaawan na sawariyan〉回應卡大地布部落前幾年面臨之「知本溼地光電開發案」的問題。雖然過程中族人持不同意見,但部落最後決定把土地還給自然,因為大自然的動植物、魚蝦、石頭等都先於人類。當如此決議從歌者口中說出,與歌曲呼應,加上歌者提到東管處在守護東海岸無多餘建物方面的成績,也讓人備感桑布伊所謂「人的存在是為了守護土地」是其來有自,顯然,忠於土地之人會得到力量與土地的祝福。 

此次,桑布伊化繁為簡、詮釋族人跟隨土地、祖靈的信念之歌〈跟著走iturusanay〉,也在鋼琴、吉他酣暢鋪陳──有如人與土地心跳共振的旋律中,帶來簡單深刻的感動,也讓人想起其串場時說的「獵人的精神不只是打獵,也是感恩、回饋、分享、成為真正的人」,「愛護土地的都是原住民⋯⋯是沒分階級的一家人」及收穫祭等人對土地表達心意的方式;如此複習與凝聚,或也是原住民族日的《月光.海音樂會》獨特的意義,更是島嶼居民應謹記於心的道理! 


註解 

1、摘自「東海岸大地藝術節」粉專。 
2、用於自嘲、化解尷尬及轉化氣氛的排灣族常用語。較接近的中文是唉唷喂呀。參考《阿嘟主義:這些常用的口頭禪該怎麼用?教你五大超好用原青流行語!》
3、樂團介紹摘自「東海岸大地藝術節」粉專。 
4、〈賭博〉加入恆春古謠〈思想起〉重新混音製作,歌詞摘自樂團演出影片。  
5、〈花巷〉由張嘉祥作詞,嚴振峰、朱雨民作曲,收於《夜官巡場》音樂專輯。 
6、參考〈關於二二八的音樂《林秀媚》〉。 
7、中譯參照
8、〈海尪〉由郝志亮作詞,陳明章作曲,收於《海尪.油桐花新娘》音樂專輯。 
9、參考「蘭嶼蘭恩傳媒網」粉專貼文及影片連結。  
10、原文:「amanapao galangan nyaryan, adana ni ziyak no kataotao, orirana o pa na kanjya」(我們只能彼此祝福/沒有人流言/就此為止),摘自同上。 

《月光.海音樂會:月島漂浪》

演出|微醺開根RadiwRaliw、你太白了,去曬黑、裝咖人X黃博裕X王駝、陳明章X福爾摩沙淡水走唱團、桑布伊
時間|2023/08/01 17:30~21:30
地點|東管處.都歷遊客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
古典音樂的結構雖然嚴謹,但演奏時卻充滿了靈活性。室內樂除了展現個人特質與炫技感的同時,又可與夥伴享受直達內心深處的親密感,在舞台上發揮一加一遠超過二的力量。與慕特演奏完三首安可曲,面對聽眾飢渴的呼喊,歐爾吉斯便邁開雙腿──伸手將琴蓋給關了。
3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