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何負我《西施歸越》
4月
14
2017
西施歸越(國光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853次瀏覽
李則琳(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等了很久,國光劇團終於在高雄演出了經典的當代京劇《西施歸越》。在看完整齣戲後,我的腦海中浮出了作家蝴蝶在《燕侯君》當中所寫到的四個字:「國何負我?」

在一開篇,句踐與范蠡苦苦相逼,滿口深明大義以及國仇家恨,逼迫西施前往夫差宮中迷惑夫差。對於一個女兒家而言,她能拒絕嗎?王令在前而情郎在後,就是心有不甘,也只能深埋心中而起身前往。在起身前,西施曾問:「難道越國男兒盡戰死,唯有西施一女娃?」而范蠡卻回答:「捨情取義非我願,君命既出難抗爭」這時候的范蠡大概忘記了,他還沒有戰死在沙場之上,卻要將保家衛國的重責大任硬是扣到了西施的肩膀之上。身為一個女性,既已至此也只能心如死灰的踏上征途,只求能夠盡快殺了夫差,再以一死解脫。然而句踐卻要她不能死,要以美色禍害夫差的朝廷,會遠比殺了夫差還要更容易滅了吳國,句踐似乎也忘了,正是因為他的無能才會需要西施的犧牲,而他自己卻還只想著復國大計。

在戰後,句踐復國,而西施也成功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句踐在自己的宮中大擺宴席,這時劇情巧妙的利用了酒來比喻西施的處境,如果從越國來的酒到了吳國,而吳國戰敗這酒又回到了越國,那這酒仍然是好酒,但是如果是美人呢?這段比喻將西施的處境以及心中的無奈呈現的淋漓盡致。在宴席之上,句踐感嘆「西施一朝稱首功,臥薪嘗膽竟成空」而吳優此時更提起了民間的謠傳,說是句踐頭上戴的不是王帽,而是綠帽,更是加深了句踐對於西施「功高震主」的猜忌心。此時范蠡與西施正在朝堂之上,安然歸國的西施難免心中喜悅,醉後失態也在所難免,范蠡卻是心中開始有所芥蒂。爾後,西施正式說出了懷有身孕歸國的事實,范蠡的震驚與失望,更甚至說出了「不能與那夫差同歡共一人」,這些話著實地也在西施的心裡狠狠的刺進了一刀。

最後的結局,西施獨自到山裡生下了孩子,范蠡得知趕到,關心的不是母子是否平安?而是要將孩子殺掉,以免連累到他自己。但西施不肯,他卻扔下母子揚長而去,當初他自己所說的情深義重,又在哪裡?而句踐趕到後,逼問西施,西施無奈將孩子藏在懷中,卻不小心將孩子悶死,而句踐離開後,西施也決定跳崖自殺。看到這裡,很多人都心有所感,為了復國逼迫良家婦女苟活於他人之下,這是明君所為?又為了禮教私仇,掉頭就走,這又是什麼愛情?或許這樣的故事發生在現代,可以有著不一樣的結局,然而發生在禮教吃人的舊社會裡,西施只能注定走向這樣的悲劇。「國何負我」這樣的註解是為西施的死寫下最好的墓誌銘,當美色不再能成為被利用的武器時,身為「女性」,這樣的宿命就會糾纏著中華民族的萬千女性,她們並非不能獨立自主,而是因為他們生為「女性」。

最後,我們不妨用現代的角度來看看西施,如果西施的故事發生在現代呢?也許范蠡會選擇留下,與西施一起教導孩子?而又將教導孩子什麼價值觀?又或是范蠡仍然選擇離開,西施無力獨自撫養孩子,選擇將孩子送養,而她自己離開到其他國家,是否可以重新開始她的人生?

國光劇團確實不愧為台灣京劇界的翹楚,所演出的《西施歸越》無論是在唱腔以及劇情方面都引得人絲絲入扣,欲罷不能。而在如此悲劇的結局之下,我們除了感嘆,也得時時警戒自己,別再犯下「國何負我」的錯誤。

《西施歸越》

演出|國光劇團
時間|2017/04/07 19:30
地點|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作為女性身體,《西施歸越》勾描了身體自主性,刺穿了西施作為「功臣、奸細」兩造定位之外還有以身體換取或犧牲的「娼奴、女寵」角色,映照出傳統父家長制下,對女人身體的從屬要求與道德批判──而這點,劇中的西施同樣掉入了自我批判,作為女人身體,仍只有回到母親(子宮容器)角色才是正道。 (紀慧玲)
8月
10
2016
《西施歸越》之所以具備「當代性」,除是劇本內容主題,更在於呈現形式的翻轉與顛覆。特別是二十三年前,郭小莊所改編的《歸越情》,不只替傳統身段賦予新意涵,更在舞台設計、燈光、道具等尚未被當時戲曲展演所重視的環節裡進行開發。(吳岳霖)
8月
09
2016
戰爭底下,人民的傷殘敗亡,誰曾看見?為了「家」、為了「國」所產生的仇恨,不也是摧殘「家」、摧殘「國」的重要原因?《西施歸越》中的孩子,同時也是著名的中國經典《趙氏孤兒》中的每一個被殺掉的孩子。因為仇恨,因為權力,紅紅赤赤,最為單純的嬰孩被烙上「遺禍」的印記。 (林立雄)
8月
09
2016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
從實驗劇角度審視,《青姬》外在形式創新突出,舞台設計以「斷橋」為主體,並突破鏡框舞台,「雙面台」設計讓觀眾面面欣賞演出角度,考驗演員表演能量。而現今多媒體動畫發達,全戲僅用燈光流轉時空,定調角色心境,無過多炫目,保有戲曲虛擬與抒情性,以簡御繁,重新觀照戲曲本質。
6月
05
2024
相較於明華園戲劇總團其他八仙故事多以「角色經歷何種苦難、如何得道成仙」為主軸,此版本《何仙姑》並未交代何仙姑成仙緣由,故事主線為「如何從男神何仙人化為女神何仙姑」辯證其中男女性別轉換的問題,並以道家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去思考非二元對立的性別關係。
6月
0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