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花果山後,待續《東方神奇―美猴王》
1月
17
2022
東方神奇-美猴王(趨勢教育基金會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19次瀏覽

林慧真(專案評論人)


「猴戲」難演,對演員的技巧以及體力都相當要求。在民初那個流派紛呈的時代,無論是「北派猴」或「南派猴」都非得在形神上下足功夫,是猴肖人或人肖猴,是機靈或是氣勢取勝,各門各派都在這七十二變的孫悟空身上各展猴王姿態。

而「臺灣美猴王」――朱陸豪,自 2004 年封箱停演至今已十八個年頭,美猴王何以重返舞台?【1】

如果說故事工廠的《七十三變》是朱陸豪從「臺灣美猴王」的美名走回自己,卸去演員的身份回顧生命歷程,那麼《東方神奇―美猴王》則是自「見山不是山」的境界走到了「見山又是山」,若非為徒子徒孫,大概也不必走這一遭吧。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的「京劇武生朱陸豪藝術傳承計畫」,其傳承劇目之一便是《美猴王》,此次演出的《東方神奇―美猴王》是傳承計畫的成果驗收。


〈鬧龍宮〉、〈鬧地府〉、〈鬧天宮〉之增刪

劇目的安排取自《大鬧天宮》並有所增刪,其中包含經典的「三鬧」:〈鬧龍宮〉、〈鬧地府〉與〈鬧天宮〉(節目冊為〈十萬神兵〉),以及〈花果山〉、〈弼馬溫〉與〈偷桃盜丹〉,講述孫悟空不甘被馴服,與眾天地神將打鬥的場面。舞台佈景除基本的桌椅外,背景設有半圓弧狀投影以變換各個場景,能迅速切換龍宮、天庭等場面,整體風格有創新而不過度浮濫。

開場〈鬧龍宮〉由最為年輕的第三代猴――秦朗揭開序幕。秦朗年紀雖輕,但不膽怯,舉手投足間靈活而輕巧,輕鬆一躍便坐上龍王的椅背,表情頗為靈活生動。與龍宮眾將領的對打、刀槍等把子功俐落有勁,雖偶有失誤,整體而言能得其要領,塑造活潑機靈的猴王。下一場〈鬧地府〉由徐挺芳接續演出,然此場較似過場性質,並未有太多發揮空間。這場以營造地府氛圍為主,開頭以鬼偶現身,風格較為突兀【2】。說是「鬧地府」孫悟空卻未有多「鬧」,眾鬼卒陸續出現皆為插科打諢作用,最後孫便駕著筋斗雲懸吊設施離開。


東方神奇-美猴王(趨勢教育基金會提供)

第三場《鬧天宮》,傳統劇目為孫悟空受李長庚哄騙上天庭任弼馬溫一職,孫識破後返回花果山自立為齊天大聖,而後李再上山誘孫參與蟠桃宴準備伏兵擒抓之。然本劇並未演出「自立齊天大聖」一場,而以〈花果山〉演出哄騙任弼馬溫的段落,孫知其受騙後與馬王對打,而後緊接〈偷桃盜丹〉,中間再刪減一場誘騙之計,改為孫悟空不請自來,因未受邀蟠桃會而大鬧天宮。

在這場〈花果山〉,孫悟空穿著蟒袍與草王盔,朱陸豪的猴王姿態表現在細微之處,他不似猴子猴猻們蹦蹦跳跳四處翻騰,其身段相對穩重,卻在彎身拱背與猴叼掌等小細節透露其猴形。李長庚前來尋找孫悟空上天庭任官,眾猴孫們圍繞著李,掀其袍子、扯其鬍鬚,盡顯調皮的猴樣。如此開啟下一場的〈弼馬溫〉。〈弼馬溫〉由徐挺芳飾演,其著紅色官衣紗帽,持扇表現出一派自得意滿的官樣,並以馴服烈馬展現身段的靈活,劈叉直上乾淨俐落。而後馬王駕到,自此孫明白弼馬溫僅是個小官,不堪受辱的他脫去官衣,露出一身短打衣褲與馬王對打。相較於秦朗的機靈輕巧,徐挺芳的猴王更顯從容不迫,動作使用巧勁,用一根金箍棒四兩撥千斤便打發天兵天將,忽忽悠悠的樣態顯出孫悟空的神氣。

〈偷桃盜丹〉為朱陸豪主演,孫悟空發現未在受邀名單之中,便潛至宴會場享用瓊漿玉液以及蟠桃。畢竟為偷雞摸狗之事,朱陸豪以眼神與肢體表現小心翼翼與機靈的模樣,隨時盯著四周動靜,在喝酒吃桃時,雙頰快速鼓動,眼觀四面,將孫的形象塑造地相當生動。而後的偷吃丹藥,倒身在桌上,吞下一顆顆的金丹,雙腳踢舞著,表現出志得意滿之態。


東方神奇-美猴王(趨勢教育基金會提供)


三代猴王―輕盈、紮實、渾然天成

最後一場〈大鬧天宮〉為「三代猴」聯袂演出,朱陸豪、徐挺芳與秦朗三人或同台競演或各自打鬥。徐挺芳的靈活身段與紮實武打功力在這一場較為顯著,無論對上雙刀或雙劍,動作乾淨俐落,而秦朗與哪吒對打,玩耍乾坤圈,拋擲以腳精準勾回亦有且玩且打的樂趣。最後三人同台耍棍花,雖然朱陸豪的速度慢了二、三代猴(或許不該太苛責「猴瑞」),但這傳承的畫面亦頗令人動容。而著名的臺灣女淨角王海波特別客串李靖一角,氣力飽滿、聲音宏亮,不僅博得滿堂彩,也將整場的叫好聲與沸騰情緒推至高峰。

曾經在民初的舞台上有各種猴派,他們塑造、詮釋孫悟空的性格,並在武打身段方面創新招式,然而戲曲逐漸凋零,能否將前輩一身功夫傳承下來已是困境,遑論傳承後的再創新。


東方神奇-美猴王(趨勢教育基金會提供)

秦朗的輕盈、徐挺芳的扎實,都在「形」方面有亮眼的表現,然而「神」的部份需不斷的粹煉和內化,以達到形神合一。雖然重新變回「臺灣美猴王」的朱陸豪沒有太多武打身段,但在整體的塑造上更為細膩,例如前文提及猴叼掌的手部動作,他的手一直是維持拱住狀態,沒有顯得鬆垮垮,把每一個小細節做足了,才讓整體形象更為渾然天成。

臺灣美猴王回到舞台上,拔下幾根毫毛,化出了二三代徒子徒孫,而花果山能否再次繁榮,仍有賴後輩的推進了。


註釋

1、自2004年封箱停演至今十八年,摘自節目冊朱陸豪訪談。
2、地府氛圍的鬼偶,有大頭鬼、小頭鬼、女肚皮鬼、吸毒鬼等等。先前也曾在趨勢文學劇場的《玄異筆記》中運用,猜想是道具運用之便而置入。

《東方神奇―美猴王》

演出|朱陸豪、徐挺芳、秦朗
時間|2021/12/26 14:3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
從實驗劇角度審視,《青姬》外在形式創新突出,舞台設計以「斷橋」為主體,並突破鏡框舞台,「雙面台」設計讓觀眾面面欣賞演出角度,考驗演員表演能量。而現今多媒體動畫發達,全戲僅用燈光流轉時空,定調角色心境,無過多炫目,保有戲曲虛擬與抒情性,以簡御繁,重新觀照戲曲本質。
6月
05
2024
相較於明華園戲劇總團其他八仙故事多以「角色經歷何種苦難、如何得道成仙」為主軸,此版本《何仙姑》並未交代何仙姑成仙緣由,故事主線為「如何從男神何仙人化為女神何仙姑」辯證其中男女性別轉換的問題,並以道家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去思考非二元對立的性別關係。
6月
05
2024
不論《吳漢殺妻》或《包公審梅花》都明確展現汲古再生新的取向。《吳漢殺妻》更接近編整性質,捋清老戲順意搬演。而《包公審梅花》反向拆解老戲枝幹,作為取髓問藝的素材。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