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壞鞋子舞蹈劇場
時間:2019/04/05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范姜泰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研究所碩士生)

「當世界上沒有人談論他的時候,他就是真的死了。」清明節之所以掃墓緬懷先人,就是為了讓親人延續生命、繼續活在我們心裡,而在慎終追遠的清明節觀賞壞鞋子舞蹈劇場的《渺生》,則對生命更有另一番體悟。

晦暗的幽冥中,隱約傳來錚鏦之聲,繼而在微光下,由幾段長短不一的金屬管映入眼簾,圈住一個封閉的空間,並不斷幻化外形;也似漂浮在玄冥的四方,猶如生與死的結界,無人能知何時自己將被排拒而身處未知的黑暗。

當視覺再度接收到光影的刺激,幽暗中出現兩個白色身影,模糊中似遠而近,微動螺旋的肢體形成視線的錯覺,他們是從玄黃漂浮而來嗎?生命的起源有演化論、基因論和宇宙論,然而《渺生》跳脫所有理性,純就感官思索生命更寬廣的可能。

延續前作《彩虹的盡頭》,壞鞋子舞蹈劇場編舞者林宜瑾從台灣土地出發,以民間為亡者送行的牽亡歌的肢體動作為基礎,衍生這兩齣相隔兩年的舞作。牽亡歌在亡者靈前的儀式,與其說是悲情的告別,毋寧視為一場以逝者為主賓的派對,同時以本土獨有輕盈的肢體與節奏慰撫生者。

《渺生》剝除《彩虹的盡頭》具象的舞台設計,用極簡的方式直指生命的本質。從牽亡歌採擷而來的基礎,並非只是舞者的螺旋,更是左右反覆的律動,由渺而生、從生至渺,恰如生命持續繁衍進化的軌跡。

即使兩位舞者長時間都以螺旋反覆的韻律呈現,但其中仍能充分體現個體生命的歷程。當幼年時期,兩人的擺動幅度不大,有如初生探索世界的謹慎;其後進入學習階段,時而整齊劃一、時而互有領先,這是生命中第一場社會競賽。接續是舞者全力狂放的往復螺旋,好似在快速變遷的環境中,誰都不能自外於一場並非自願加入的競爭。甚至兩人的交媾互動,也在舞者擺動肢體中充分展現。

燈光暗而復明,此時再現的舞者大汗淋漓,人生的競逐可以放緩步調,舞者肢體的質地也迥異於稍早,帶著沉穩凝重之感,是人生下半場的力不從心,抑或是過眼千帆的波瀾不興,或許兼而有之。而就在兩人相互依賴、律動將緩未緩之際,舞作嘎然而止。「結束了嗎?」心中才發出問號,又彷如一記重錘,啊,原來這也是人生,不知何時會走出結界,從此由生而渺。

生既無懼、死亦何憾?走過一場輪迴,肉身還諸四方,但就像舞台上留下舞者的汗水,人生的努力也不枉走過一遭。清明假期的《渺生》,就是一場送給觀者的生命奇幻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