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音樂自己說話《交響經典夜》

武文堯 (專案評論人)

音樂
2019-04-30
演出
魏瑟.莫斯特(Franz Welser-Möst)、克里夫蘭管弦樂團(Cleveland Orchestra)
時間
2019/03/29 19:30
地點
國家音樂廳

1987年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現名國家兩廳院)正式落成、啟用,音樂廳首檔節目之一,便邀請杜南伊(C.Dohnányi)率領克里夫蘭管弦樂團進行三場開幕演出;轉瞬間,三十二年過去了,終於在今年初,由牛耳藝術公司邀請,暌違三十二年的克里夫蘭管弦樂團在現任音樂總監魏瑟‧莫斯特(F.Welser-Möst)的領軍下,再訪台北,並帶來兩套不同的曲目。比起近年來時常訪台的美國樂團,諸如舊金山交響樂團、費城交響樂團、紐約愛樂等,克里夫蘭管弦樂團相較之下顯得相當低調,極少來到亞洲進行巡迴,多半樂迷朋友對該團的印象仍停留在喬治•賽爾(G.Széll)時代的唱片,遙想該團輝煌燦爛的歷史。早在賽爾為首的多位總監訓練下,克里夫蘭管弦樂團逐漸地脫穎於美國其他樂團中,以獨到的細膩、精準,以及充分「歐」化的音色備受矚目。有別於其他美國本土樂團的樂季規劃──就像這個多民族國家般,曲目常常是多元混雜的,且本土與歐洲並重,克里夫蘭管弦樂團偏重德奧曲目的訓練,使得該團的聲響具有歐洲樂團飽滿、共鳴持續且沈穩、音色溫暖甘醇等特點。

此次巡迴由台北揭開序幕,之後將訪澳門、深圳、武漢等多個大陸城市。筆者欣賞的為此次巡演第二套曲目──普羅科菲夫《第三號交響曲》(S.Prokofiev:Symphony No. 3 in C minor, Op. 44)與理查‧史特勞斯《英雄的生涯》(R. Strauss: Ein Heldenleben, op.40)。(第一套曲目則多了鋼琴家特里福諾夫(D.Trifonov)與樂團協奏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以及下半場的柴科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值得一提的是,普羅科菲夫《第三號交響曲》是音樂史上無比精彩,卻又鮮少被演出的作品;除這場演出外,筆者只聆聽過一次該曲的現場演出。魏瑟‧莫斯特簡潔冷靜的指揮,讓普羅科菲夫極為複雜的音樂被清楚地理出架構來,並呈現出樂曲中慧黠、機智、幽默的一面。像是第三樂章一段弦樂被細分成十二部,以滑奏方式產生特殊的音響效果,樂團分明的層次在這裡就可以清楚地被聽見;第四樂章雖用了大量的管樂,但在魏瑟‧莫斯特的處理下,卻不會讓管樂顯得過於強勢、盛氣凌人,反而能與弦樂充分的調和在一塊兒,尤其強調了普羅科菲夫那有些詭譎、不按牌理出牌的旋律。

下半場《英雄的生涯》是各大樂團在巡演時常喜歡安排的曲目,因為它那壯闊的管弦樂氣勢、雄渾的管樂與龐大的編制,能夠馬上呈現出樂團與指揮的默契,並且在「攀山越嶺」後,能得到聽眾熱情的掌聲與喝采。克里夫蘭管弦樂團的各種優點都在此曲中一一展現,管樂在這裡大展所長,各個演奏員高超的功力無疑讓聽眾十分驚豔;弦樂充份的流動,且溫暖精準、共鳴持久,在曾來台的美國樂團中,能有如此表現者實屬難得。與老一輩指揮的詮釋不同,魏瑟‧莫斯特選擇了一個偏快的速度,並且異常冷靜的操控著整個樂團,不過分誇張的手勢與肢體動作,卻讓樂團表現出最好的狀態。有時候看似理性的處理,反而更能激起聽眾的共鳴,不用花俏的加工,而讓音樂自己說話。

雖然整首《英雄的生涯》速度偏快,卻不會讓人覺得過於急促,反而是不拖泥帶水、乾淨利落的,這正好也是魏瑟‧莫斯特的一大特色。樂團首席在〈英雄的伴侶〉(Des Helden Gefährtin)精彩的獨奏,是與樂團互相配合、一體的,而不會過於凸顯,這是很難得的一次演奏。〈英雄的戰鬥〉(Des Helden Walstatt)一段,幕後銅管吹奏起戰鬥的號角,這是筆者聽過少數沒有失誤的現場演奏。小鼓等打擊樂加入後,樂曲的織度開始複雜起來,樂團將此段落演奏的緊湊、刺激,並自始至終維持著一個穩定的節拍。筆者認為魏瑟‧莫斯特的《英雄的生涯》拿掉了沈重的包袱,不落俗套的讓音樂自己說話,而有別於其他演出──多數的詮釋偏向於豐沛的情感,像是老生常談般投射了許多的人生經驗,或許是魏瑟‧莫斯特的年輕,抑或是美國多元、包容的大熔爐特性,而讓他們的演出自成一家之言,不用受到過多「傳統」的束縛。筆者希望該團能夠盡快的回到亞洲演出,畢竟這是美國最頂尖的樂團之一,而在魏瑟‧莫斯特的帶領下,無疑又為克里夫蘭管弦樂團寫下了新的一頁。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