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武松》與他想像的青年觀眾

何玟珒 (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學士生)

戲曲
2019-11-07
演出
興傳奇青年劇場
時間
2019/10/05 19:30
地點
台南市文化中心演藝廳

作為傳統劇目的《武松打虎》,描述武松醉打老虎、為民除害的過程,在戲曲的發展歷史上,《水滸傳》的武松被多次搬演,而二十一世紀的武松不僅要打虎,更要打中年輕觀眾的心。興傳奇青年劇場的《英雄武松》在許多層面上意圖迎合現在年輕人的喜好,在既有的元素中加上搖滾、街舞、現代劇場手法等形式,揉合成奇異的視覺奇觀;但,京劇的身段與曲調忽地轉換成搖滾樂和街舞,在觀賞時不免給人出戲的感覺。

《英雄武松》在閱聽人感官上的跨界嘗試確實值得鼓勵,但不巧的是,他們所希望吸引的年輕觀眾在這個傳播媒體多元化的資訊社會中,所見所聞的事物都遠比《英雄武松》呈現的更加豐富──以「傳統戲曲結合現代搖滾」這項作法而言,國外不少選秀節目的選手都在做這種事情,又有什麼新奇可言呢?於是,我十分好奇,當新鮮感一過,年輕觀眾的回流率會有多少呢?

個人認為《英雄武松》在文本的再詮釋上頗為有趣,搭配老虎的多重暗示(劇中的老虎在不同橋段中,象徵武松的暴力和性慾,如影隨形地跟著他)演繹了一個更為人性化的武松──他會在潘金蓮的美色和自身道義之間掙扎,也會在斬殺潘金蓮時再三猶豫。傳統戲曲的劇情走向長久下來都是同一套,結局可被預測,能供操作的只剩下導演手法,以及角色的內心轉折與塑造;而《英雄武松》裡,在觀眾覺得武松會刀下留人的時候,讓潘金蓮主動被武松刺死,又再次符合了戲曲文本的劇情。於是,能深化角色內心是不錯的嘗試,但若無法衝破戲曲的大框架,改變劇情走向,那角色的變化與行動便顯得有些貧弱無力了。

當代戲曲的困境是,在劇情、角色不能大改的前提下,資深觀眾日漸凋零,而年輕觀眾對既定的文本和詮釋不感興趣,試圖創新、新舊雜揉的演出形式便陷入吸引不了資深觀眾,及留不住年輕觀眾的兩難。當今的傳統戲曲新編的手法大概可以歸納為幾類:加入流行元素、角色翻案、引進西方經典劇本或導演手法等,這也顯示出戲曲創作者們是如何想像年輕觀眾的:聽搖滾樂、挑戰傳統觀念、擁護新興價值、或多或少涉略過西方戲劇史……。於是,便認為戲曲只要有這些元素的注入或許就能吸引年輕人、引發共鳴,然而現有的手法與劇情可能無法確實回應觀眾的期待。

對年輕觀眾單一化的想像,會侷限創作者重構戲曲的創意,真的不是加入流行元素觀眾就一定要買單。觀眾是善變的,年輕的觀眾在建構自己的觀戲品味時永遠都在追尋不同的東西,期待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劇情發展,直到找到自己的舒適圈才會有轉化為資深觀眾的可能。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