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事《魔幻時空大稻埕》
3月
23
2023
魔幻時空大稻埕(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授權利用/攝影林峻永)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50次瀏覽

 孫玉軒(自由工作者)

如果說要回憶過往,會先想到辛苦艱難的時期還是幸福快樂的那段時光呢?《魔幻時空大稻埕》,以國樂和馬戲鋪底,取茶葉、霞海城隍、江山樓為座標,描繪大稻埕的彼時榮景。

清澈透明的水晶球收攏觀眾目光,隨著舞台燈光亮起,樂音徐徐展開,故事從少女搭上回到1851年的火車開始......。在劇場裡,觀眾的確需要一點想像力才好進入作品所設定的時空,馬戲表演者們的身體在各個段落反覆表現出的飄浮感清楚地呈現了穿越時空的設定,隨著他們的肢體流動到下一個章節,讓時序跳轉或是情節推進上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藉由史料我們可以從郭雪湖的膠彩畫《南街殷賑》、江山樓舊照中猜想大稻埕當時的繁盛,新媒體影像的部分也可以提供輔助說明,但是什麼才能夠引起觀眾對年代久遠的歷史有所共鳴?除了聽覺上有北管樂喚起廟會的記憶,在有限的人力中營造出穿街走巷的人潮,踩著高蹺拉出節慶的意義,城隍爺的外袍代表對神祇的敬仰,這些一個又一個至今依然存在的景象觸發觀眾的真實生活感,進而容易走入作品,而男女主角流動中錯身定格的瞬間彷彿將時間凝滯於此刻,讓人心頭一緊。

國樂團佔據了舞台大部分的空間,馬戲表演能夠使用的空間只剩樂團周圍的空間,以及舞台前方延伸出來的一小段斜坡。這在空間運用上是一大考驗。而馬戲的多元內容提供了表演上的可能,水平定點的部分有水晶球與男女雙人特技;綢吊、雙人站肩、獨輪車則在有限的空間裡向上延伸,甚至是在紅綢上演繹女人心事,介於抽象與寫實之間的肢體表現,賦予觀眾解讀的自由。樂團演奏人員配合燈光設計關掉譜架上的燈,頗有探頭回應外面世界的趣味。

椅子是表演中很常出現的道具,舞蹈、戲劇都是,在《魔幻時空大稻埕》中椅子也佔很大的戲份。像積木一樣聚集或是散落,補強視覺畫面,或者疊高倒立展現特技,有時是車廂座位,後段又化身為波麗露西餐廳中愛情的推手。夏鈴穿過象徵時間的大環,這種由物件本身延伸出的使用,保有馬戲本身的專業項目,又帶給觀眾跳脫既定印象的驚喜。楊世豪在一段大環的表演之後,斜倚著大環,站在時間的皺褶中,有回首過往的淡然也有期待明日的昂然。台上六位馬戲表演者,不僅僅是馬戲表演者,也是將觀眾帶入作品的引路人,無論是馬戲還是雜技,因為熱愛往深處探索而練成專業,因為專業,累積成一身本事。末段孫正學快步疾行到舞台中央戛然而止,乾淨俐落,沒有多餘的搖晃碎動,由此可見其對身體的高度掌握能力。飾演女主角的夏鈴泰半時間只是穿梭在舞台上,直到最後才有一小段的雙人特技,施展篇幅有限,甚是可惜。

《波麗路西餐廳》開頭帶有望郎早歸的影子,揣著舊時光與「BOLERO」的陣陣鼓聲直接把時空落定在二十世紀。蒸汽火車竄出時,率先想到的是哈利波特與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即使我們都在東方 其實也都在西方」【1】回應英譯命題:Journey into Lost Time of TWATUTIA中的「lost」,缺少的部分其實也是對歷史的丟失。我們不斷接收外來文化的刺激,急欲跟上世界的步伐,而鮮少緩下來問問自己有什麼?每一個選擇都取決於過往所吸收的養分,我們怎麼樣透過作品去想像去感受去填補,去審視自己身上混雜的養分。

星移斗轉,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張揚與黯然,馬戲與國樂聯手合作可以見其作品的企圖心,回溯、重整、再現,以傳統文化加上當代語彙回首老城區的榮光盛景,《魔幻時空大稻埕》收藏了一個時代的詩意與情懷。


註解

1、參見《魔幻時空大稻埕》影像說明

《魔幻時空大稻埕》

演出|臺灣國樂團、合作社
時間|2023/3/5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最為之心喜的便是一幕在樂曲演奏完畢的同時,楊世豪恰好演繹完大環的段落,整場空間氛圍霎時凝結,全神貫注地聽著,大環落下地面後聲音餘震的迴盪,其時間點就幾乎與樂曲同時譜下休止符,有力的證明國樂與馬戲,在此時得到有機的結合
5月
08
2023
鋼琴合作家的彈性表現在不同的時機,即使面對同一首樂曲,當合作對象從聲樂轉為器樂、遇上不同音樂家各自的詮釋想法,大家對音樂的期待不同,造就了合作間的無數浪漫與挑戰。《漫遊歐陸》為長號與鋼琴之間的對話,除了瞥見銅管樂器與擊弦樂器如何協和共存,更展現了聽覺與氣息間的眉眉角角。
2月
08
2024
年節將至,在廣大的餅乾禮盒之中,我將歪腦筋動到關注已久的起司禮盒,那些禮盒填充了主廚精選的肉乾、水果或堅果,供人搭配食用,繽紛多彩的食用搭配技巧讓小小一塊起司誕生絕妙的味覺宇宙。《伊比利之味》曲選法籍、俄籍作曲家詮釋「西班牙風貌」的聲樂作品,靈感藉由實驗、複製與再現,最後於西班牙作曲家作結,藉流傳當地古老民謠譜曲,探索出深邃的音樂能量。
2月
06
2024
當眾樂器發出聲響的一瞬,舞台上的人們僅有一個目標,那便是將音樂發揮到最理想的狀態。《迴旋匈牙利》來自「黃俊文與好朋友們」,當中純擊樂與純絃樂的兩首室內樂曲帶給聽眾不同滿足,令人醉心於室內樂的美妙存在。
1月
24
2024
演奏會開頭以《夜深沉》拉開序幕,林瑞斌將京胡曲牌重新移植,編製為中音加鍵嗩吶獨奏與鋼琴搭配之版本。可以在曲間聽見傳統戲曲夜深沉中嶄露楚霸王項羽哀戚的經典樂句段落不斷重複,同時設置時不時閃爍的藍色舞臺燈光,帶入即將面臨亡國深沉的氛圍;伴奏鋼琴以爵士形式的編曲配置,透過更加當代的語彙結合東西方元素,以展現虞姬歌舞的情景,並給予本曲復古又優雅的面貌。
1月
23
2024
要說反田有一項當年賴以致勝、並不斷延續至今的技藝,我想是他「修辭」(rhetoric)的詮釋技巧。若說音樂是一種語言,那麼樂譜就像是一張充滿空白與間隙的講稿,等待著朗讀者/演奏者的想像、填補以及實現。
1月
12
2024
身為室內樂的一分子,除了能夠傳遞自身散發出的能量,更需要在專注且主動的聆聽下,誠懇接收搭擋的聲音與情感,並具備影響他人的能力,鼓舞彼此繼續在音樂裡前進。
1月
01
2024
但,另一個不能忽視的現象是,對於音樂組織性與形式本身的實驗創新,其程度在《一剎》中相當不穩定、甚至有一路縮減的趨勢
12月
27
2023
筆者期許下次能在再次聽到林沂蓁帶領國內樂團演出音樂會,甚或是她長期投注時間的歌劇領域,更認識這位青年指揮家,以及她在台上的不同表現。
12月
11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