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有公主的純愛童話《新社員》
12月
08
2014
新社員(再拒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45次瀏覽
賴妍延(出版社編輯)

觀眾席上幾乎清一色女孩,大家對著排在一起的男男主角發出驚嘆,在兩男眼神交會的瞬間忍不住尖叫,演員之間越來越多的肢體觸碰,各種激動悸動快讓人心臟病發,台上男男們激情發光,台下觀眾們更是兩眼放光,這就是「腐女」,愛好男男任何互動之美好的腐女子,腐女世界的童話中沒有公主,只有王子與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新社員》的出現為台灣腐女圈掀起了一陣強大漣漪,腐女們不用再看日本動漫妄想,不用再對jump系漫畫大開腦補力,因為活生生(且符合BL漫畫纖細美少年形象)的男男主角正出現在台灣劇場裡,用漫畫搭建的背景與演員間宛若分鏡OS的獨白,打破了二三次元的界線,樂團、搖滾、cosplay,次文化中的主流圈這次化身主角,好好幫現實打氣,跳脫了傳統同志作品的悲情與慘烈,這是一個相愛沒有性別的BL國度。《新社員》用無窮的青春熱力提醒著每個人都有被愛的可能,台上演員們唱出了那個最曖昧又最熱血的年紀,每個角色融合了二次元屬性,有傲嬌禁慾,有霸氣忠犬,天然呆萌最可愛,笨蛋熱血更是校園系不可或缺,每個演員非常盡責的發揮自己的性格,不管是對白或是表演的表現,都讓人有種漫畫直接真人化的錯覺,這齣舞台劇成了另類的跨界組合,表演者運用腐萌節奏讓觀眾忍不住隨著他們的步伐起舞,走入這個魔幻時刻,就如同每次看海賊王都會被魯夫弄得熱淚盈眶,多想高舉右手一起當夥伴,當腦補中的人物終於跳到現實來,觀眾們怎麼捨得讓他們不幸福?

不能說每個同志都會認同BL,但不可否認地,那些在主流社會的打壓霸凌終於在這裡變相得到宣洩的出口,《新社員》成了現代男男童話,相愛的倆人受到眾人祝福之後從此不離不棄,就算暗戀未果也沒關係,就像劇中腐女代表莉莉絲說的:那些會拒絕你的只不過是你生命中的男二,因為真正的男主角還沒有出場啊!!曾幾何時我們忘了這股追愛的氣魄與膽識?那些被現實越磨越小的夢想,那份被壓力越榨越少的勇氣,都到了哪裡去了?在舞台上的三小時,讓我們都做了一個夢,現實變得跟漫畫一樣充滿希望與可能,每個人都會在生命最美的時光遇到重要的人,想要的就勇敢去追,失敗了也沒有什麼,拍拍身上灰塵再次坦蕩地爬起來,當現實不像漫畫那麼美好的時候,為什麼不是現實去檢討而要嘲笑那些相信漫畫的人呢?舞台夢醒,觀眾們似乎也撿回了一點作夢的勇氣。

當那份純真與曖昧經年累月後,總無法回到當時的純粹。「腐」慰人心的男男童話永遠被凍結在那個最豐美的年齡,回到複雜的現實後,似乎還有許多困難,又或者,其實也沒有那麼難,只是太多束縛矇蔽了雙眼,社會教條箝制住勇氣,回歸初衷,不管是BL童話還是多元成家,總離不開一個愛字罷了。

《新社員》

演出|再拒劇團
時間|2014/11/28 14: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所以,當最後藉由虛構的頒獎典禮與演後謝幕一一介紹難以被看見的幕後共作者,展現表演藝術團隊的共同集結與臨場性,人與人的凝結度增高,也豐厚了夢的密度。其實,在這「(造)夢的產業」裡,為的只是那一個跨步,好好完成一個故事與一個遇見,避居現實創造真實的場。(黃馨儀)
1月
30
2020
真正的成功,或許不在於創新劇情或顛覆結構,而是以主流音樂劇型態結合次文化題材的展演策略,甚至更重要的,回歸到最根本的音樂敘事。商業音樂劇該有的建構雛形,反倒在這個次文化、黑盒子所表徵的非商業場域裡,得到了實踐,也看到了實驗。(吳政翰)
12月
09
2014
教官和老師的情感糾結,對比於主CP小安和阿廣的青春熱血、不顧一切的戀愛,也正好呼應了夢想與現實交戰的大主題。即使現實人生中有許多錯,《新社員》卻能讓我們重新燃起勇氣。(李佳勳)
12月
05
2014
這是個次文化主導的空間,劇場裡頭虛實倒轉的能量,就像莉莉絲(甯常夏)所說的:「如果不能像漫畫一樣,那就是現實人生的錯。」看似無理,我竟也相信了。對,就是現實人生的錯!(吳岳霖)
12月
03
2014
《新社員》以暢快莞爾的語彙說了一個動人的故事,打動觀眾的關鍵不只是掌握話題以及娛樂性,而是所有BL漫畫背後告訴我們的真諦:純真的美好。(程皖瑄)
12月
02
2014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