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浸在BL的歡娛與青春無敵《新社員》
12月
02
2014
新社員(再拒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81次瀏覽
程皖瑄(鳥組人演劇團藝術總監)

如果說青春是最好的化妝品,再拒劇團的《新社員》讓水源劇場觀眾一一回春再次回到青澀高中時。

劇情敘述一個高中校園,高二轉學生小安原本想加入古典音樂社團,卻因為朋友小八誤讀網路公告,陰錯陽差之下,加入學校的搖滾音樂社,而在全國熱音大賽前夕,社團炙手可熱的主唱卻意外退社了,新社員小安只好硬著頭皮頂替主唱位置,友誼漸漸升溫的同時,準備比賽的過程中,歷經爭吵、熬夜讀書、告白,當然,這一切都被包裝在令所有腐女沸騰的氛圍中。

從漫畫跨界取材的舞台劇作品雖非劇場首見,但以次文化BL主題的搖滾音樂劇的確是令人期待,且充滿話題。網路世代的娛樂選擇多元,號召年輕觀眾進劇場越來越有挑戰,當看戲已不再是娛樂市場主流,《新社員》成功開發自己的觀眾群:腐女們,行銷手法不論是主視覺、文宣、選角,美男子一字排開貫徹腐女風格,與漫畫家合作,並且結合漫畫博覽會宣傳,粉絲頁不間斷的互動活動,並設計人形看版、告白抽獎活動,每場演出搭配樂團樂手跨界演出,足見突破重圍新行銷手法的創新思維,此次的團隊拿捏得當,並屢見創意。

漫畫的劇情容易陷入單一線性思考,劇情超展開,卻缺乏層次或是人物內心的深刻刻劃,但編劇掌握青春漫畫的明快風格,卻一點也不膚淺刻板,更用細膩、幽默的文字,編織高中校園酸甜苦辣,更安排年長一代的教官與老師之間禁忌之戀,對照年輕一輩的青春無懼,六年級的老師活在時代賦予的包袱之下,無法廝守終生,教官終究選擇與異性結婚,一場回憶年輕猖狂練團的場景,台上越是熱血無悔,卻令觀者不勝唏噓。但犯規的是最後讓男男在屋頂翻雲覆雨,觀眾席出現尖叫可見觀眾的投入,暗場之後再度燈亮,看見教官與老師靠著欄杆抽著菸,幽「事後菸」一默。

編劇簡莉穎不慍不火的文字提供豐富的人物刻劃、事件元素,導演黃緣文則掌握風格節奏,場與場之間的轉換流暢,毫無冷場。

舞台設計也成功掌握漫畫喜劇風格,將校園走廊、頂樓、操場一隅轉化成一塊塊景片,漆以粉藍、橘紅等輕快的色系,刻意繪製平面的課桌椅、花圃,甚至是一名帶著樂器趴在桌上睡覺的學生,頑皮地無厘頭開了2D世界一個玩笑。而懸掛的投影幕則是別出心裁的設計成漫畫對畫框,投影歌詞的同時,觀眾彷彿在看立體漫畫一般,我期待可以將此對話框玩得更徹底,除了作為歌詞字幕之外,也許可以加入漫畫對話常見的非文字圖像,例如驚嘆號「!」或是表情符號,豐富這個漫畫元素。

選角適切賞心悅目亦是這次演出成功一大關鍵,而腐女莉莉絲(張念慈飾)天真浪漫,扮演觀眾視角,恰如其分,扮相帥氣逼人的小八(趙逸嵐飾)則點出BL不一定要兩個男生,帥女生也可以扮演凡爾賽玫瑰中的安德烈,默默守候自己的奧斯卡,一場以假亂真的屋頂告白情感真摯,誠懇感人。

奔跑是動漫常見的元素,劇中演員不時在舞台上盡情的奔跑,有時還故意原地狂奔,特寫臉上恣意的面容,對照莎妹劇團的《SMAP》,在奔跑間呈現出末日逝去的感嘆,《新社員》則是無怨無悔的熱血。

莉莉絲在劇終前,看著身邊友人不懂珍惜幸福並且勇敢擁抱愛情,給予一段熱情激昂的演說,博得觀眾滿堂彩,漫畫給予無數讀者幸福快樂,而現實生活這麼多人卻無法守候一個小小幸福!彷彿也給予觀眾一記當頭棒喝。舞台上的演員演繹虛構劇情,喚起大家的熱情,而回到現實生活,是不是我們馬上會遺忘自己也曾懷抱夢想,青春無敵?於是乎最後一場小安的獨白特別感人:青春年少時,時間特別珍貴,過得特別慢,一年對一個三歲的孩子來說,是他人生的三分之一,但對一個三十歲的人來說,卻僅是三十分之一,隨著年歲漸漸增長,我們逐漸變得日復一日重複一成不變的日子……,這一段啓示錄,一不小心就會處理得過於說教,重重提起又輕輕放下也顯得不夠深刻,此次《新社員》的製作群以及演員們不斷拿捏同時平衡戲劇的輕鬆與嚴肅,看得出彼此默契十足。

再拒劇團的《新社員》以暢快莞爾的語彙說了一個動人的故事,打動觀眾的關鍵不只是掌握話題以及娛樂性,而是所有BL漫畫背後告訴我們的真諦:純真的美好。

《新社員》

演出|再拒劇團
時間|2014/11/22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所以,當最後藉由虛構的頒獎典禮與演後謝幕一一介紹難以被看見的幕後共作者,展現表演藝術團隊的共同集結與臨場性,人與人的凝結度增高,也豐厚了夢的密度。其實,在這「(造)夢的產業」裡,為的只是那一個跨步,好好完成一個故事與一個遇見,避居現實創造真實的場。(黃馨儀)
1月
30
2020
真正的成功,或許不在於創新劇情或顛覆結構,而是以主流音樂劇型態結合次文化題材的展演策略,甚至更重要的,回歸到最根本的音樂敘事。商業音樂劇該有的建構雛形,反倒在這個次文化、黑盒子所表徵的非商業場域裡,得到了實踐,也看到了實驗。(吳政翰)
12月
09
2014
不管是對白或是表演的表現,都讓人有種漫畫直接真人化的錯覺,這齣舞台劇成了另類的跨界組合,表演者運用腐萌節奏讓觀眾走入這個魔幻時刻。(賴妍延)
12月
08
2014
教官和老師的情感糾結,對比於主CP小安和阿廣的青春熱血、不顧一切的戀愛,也正好呼應了夢想與現實交戰的大主題。即使現實人生中有許多錯,《新社員》卻能讓我們重新燃起勇氣。(李佳勳)
12月
05
2014
這是個次文化主導的空間,劇場裡頭虛實倒轉的能量,就像莉莉絲(甯常夏)所說的:「如果不能像漫畫一樣,那就是現實人生的錯。」看似無理,我竟也相信了。對,就是現實人生的錯!(吳岳霖)
12月
03
2014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