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暫時原諒現實人生《新社員》
12月
05
2014
新社員(再拒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62次瀏覽
李佳勳(台灣大學哲學系學生)

高中時期最美好的回憶,往往都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混在一起,一起玩社團、一起吃飯、一起吵架、互相傾訴夢想再互相(友誼式的)嘲笑。也是因為這樣,讓原本被課業壓的喘不過氣的生活顯得不那麼沉重。而《新社員》也和我們的生活一樣,在夢想和現實之間拉扯,例如讀書和玩樂團的取捨。而在《新社員》充滿熱血青春的戀愛故事之下,編劇加入了大量的次文化,同時也沒有忽略現實的議題,在看完戲之後,反而成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點。

動漫或同志議題,向來在主流文化之下沒有太多的空間。《新社員》從裡到外,將次文化搬上舞台,企圖向大眾文化的價值觀來個挑戰。宣傳手法上,除了基本的網路社群、校園宣傳,還搭配上電台、跟二手書店合辦BL書展、還有在主打女性議題的媒體上宣傳、甚至還有抽演員漫畫版人形立牌的活動。舞台上,佈景採用漫畫二次元的風格,當演員出場時,有一種漫畫人物似乎躍然紙上的感覺,更增添演員說出漫畫風格台詞的合理性。搭配上燈光和半透明的紙,也呈現出許多片段,像是青春校園漫畫一定會出現的奔跑場景,或是腐女莉莉絲的投影,都讓人印象深刻。

動漫的議題,自然就是建立在腐女莉莉絲身上。除了演員本身在聲音的處理上讓人會心一笑(出場的日本腔調或是喃喃自語的低沈嗓音),莉莉絲主題曲的歌詞也讓觀眾們頗有同感,還有更經典的台詞「如果不能像漫畫一樣,那就是現實人生的錯」,主流文化常常對於動漫文化進行污名化,但有問題的大家都知道是現實人生。

至於同志議題,除了發想自BL漫畫,劇中自然有男男的曖昧或愛情──主僕關係的三三和老吾,主CP小安和阿廣。還有小安青梅竹馬小八的暗戀,怕和小安做不成朋友,只好裝成T的樣子。劇中最虐心的一對CP──東教官和雷老師,原本在高中就是一對一起玩樂團的情人,卻因為教官無法承受的眾多壓力而分手。教官這個角色之所以讓人喜愛,除了演員本身表現不俗,在角色設定上也會讓觀眾特別同情。教官受到的壓力非常大,包括當初高中時期的課業壓力,不想看到學生重蹈覆轍的壓力,身為獨生子在家庭中傳宗接代的壓力,軍人身分具有的陽剛氣質的壓力,以及社會普遍不接受同性戀的壓力。教官和老師必須在深夜,沒有人的屋頂上才能相互交流心理和生理上的情感。

而在主線故事的最後,兩個議題做出很巧妙的結合。熱音大賽上,雷老師扮裝成動漫人物犬夜叉(或素還真XD)幫搖研社加油,同時東教官穿著西裝準備結婚。此刻教官還是不能直率的說出他的情感,只好藉由向動漫人物告白來婉轉的傳達。「如果有一天二次元和三次元真的能通婚,那我一定會娶你!」一句台詞之中隱含了多少的心酸,也讓台下的觀眾暗暗拭淚。

教官和老師的情感糾結,對比於主CP小安和阿廣的青春熱血、不顧一切的戀愛,也正好呼應了夢想與現實交戰的大主題。即使現實人生中有許多錯,使得我們不滿,但《新社員》卻能讓我們重新燃起勇氣,在劇場中看著大家追尋夢想,也暫時讓我們原諒了現實人生。

《新社員》

演出|再拒劇團
時間|2014/11/28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所以,當最後藉由虛構的頒獎典禮與演後謝幕一一介紹難以被看見的幕後共作者,展現表演藝術團隊的共同集結與臨場性,人與人的凝結度增高,也豐厚了夢的密度。其實,在這「(造)夢的產業」裡,為的只是那一個跨步,好好完成一個故事與一個遇見,避居現實創造真實的場。(黃馨儀)
1月
30
2020
真正的成功,或許不在於創新劇情或顛覆結構,而是以主流音樂劇型態結合次文化題材的展演策略,甚至更重要的,回歸到最根本的音樂敘事。商業音樂劇該有的建構雛形,反倒在這個次文化、黑盒子所表徵的非商業場域裡,得到了實踐,也看到了實驗。(吳政翰)
12月
09
2014
不管是對白或是表演的表現,都讓人有種漫畫直接真人化的錯覺,這齣舞台劇成了另類的跨界組合,表演者運用腐萌節奏讓觀眾走入這個魔幻時刻。(賴妍延)
12月
08
2014
這是個次文化主導的空間,劇場裡頭虛實倒轉的能量,就像莉莉絲(甯常夏)所說的:「如果不能像漫畫一樣,那就是現實人生的錯。」看似無理,我竟也相信了。對,就是現實人生的錯!(吳岳霖)
12月
03
2014
《新社員》以暢快莞爾的語彙說了一個動人的故事,打動觀眾的關鍵不只是掌握話題以及娛樂性,而是所有BL漫畫背後告訴我們的真諦:純真的美好。(程皖瑄)
12月
02
201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