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交的璀璨新篇章《千人交響》
10月
28
2019
千人交響(臺北市立交響樂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010次瀏覽
顏采騰(專案評論人)

終於來了。在前任首席指揮吉博・瓦格(Gilbert Varga)卸任後,臺北市立交響樂團(以下簡稱北市交)迎來重量級的人物——以色列籍的馬勒大師:殷巴爾(Eliahu Inbal)。他和北市交的馬勒全集演出,以有「千人交響曲」之稱的降E大調第八號交響曲(Gustav Mahler: Symphony No.8 in E-flat Major, 以下簡稱馬勒第八)揭開了序幕。

數年前,北市交才在指揮家水藍的帶領下和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共演馬勒第八,今年殷巴爾走馬上任後旋即再度演出。但,這一次除了約莫二十位來自上海愛樂的協演樂手外,所有的器樂樂手皆是北市交的團員。他們要告訴整個台灣樂界:他們將用自己的力量撐起馬勒宏大的音樂宇宙。

殷巴爾指揮的馬勒總給人神秘而複雜的感受:面對作曲家極度私密的話語和赤誠的吶喊,他卻和作品本身保有一定的距離感。這樣的距離並非如布列茲(Pierre Boulez, 1925 - 2016)的冷血解剖、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 1908 - 1989)的權威掌握、抑或阿巴多(Claudio Abbado, 1933 - 2014)任音樂自然生長的低限栽培;他並非將自身從音樂抽離,而是取得了「掌控音樂」與「放任音樂」兩者間的微妙平衡,注入了比例玄妙的自我投入。殷巴爾的馬勒是巨塊、粗莽的,他注重的既非和聲結構亦非旋律,在看似保守而主流的詮釋裡,蘊藏了許多獨樹一格的見解。

果然管風琴音一出,第一部分拉丁讚美詩核心的「祈求造物聖靈降臨(Veni, Creator Spiritus)」主題一出,便是分句有些模糊,卻含有巨碩氣勢的演奏。北市交和合唱團在第一部分經歷了相當長時間的熱身與磨合,才找到相互一致的音樂流動感。合唱團部分在前半段顯得較慢(特別是男聲唱出的副主題Spiritus, O Creator段落),不斷拖拉著樂團,弦樂、管樂部的速度亦時有搖擺。馬勒交響曲中極度吃重的小號也在第一部分錯失許多高音。在回顧殷巴爾馬勒第八的兩錄音,可發現其演奏雖亦有難解的動盪之處,但卻是以「樂團」為單位的整體變化。殷巴爾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接納著樂團自主的細微震盪,並著重於某種層面更加超越的、大塊的音樂流向。在樂團合奏的縝密度與完成度上,北市交雖還不能臻於完美,這一切似乎卻都籠罩在殷巴爾的巨大謀略之中。

看似疏於細節的詮釋方法一開始確實令聽者難解,但在音樂的兩個段落中,我們得到了解答:第一個是第一部分中的再現部,先前混沌不明的樂團在此突然撥雲見日,展現出萬丈光芒般的震撼;而在同樣是重要段落的點燃動機中,我們卻不見殷巴爾有類似的音量抒展與氣氛控制。第二個,則是第二次的撥雲見日:第二部分《浮士德》終景最後的〈神秘的合唱〉。第二部分的樂曲結構繁複難解,而殷巴爾似乎將之視為類似終曲交響曲(Finale-Symphony)的音樂——將〈神秘的合唱〉前的音樂全部視為序奏般的鋪陳,並將所有情感一次宣洩在〈神秘的合唱〉中。原來殷巴爾所審視的,是整個作品的大結構。在樂團的能力或許力有未殆的情況下,不必刁鑽於枝微末節上,只需順著樂曲的大方向走,自然能獲得最大化效益的震撼。從「疏於細節」,變成了陶淵明式的「不求甚解」,一切豁然開朗。

此次的演出陣容雖下縮至三百餘人,但舞台仍然向外推展,拆了國家音樂廳的前六排座位。七位獨唱家被置於舞台的最前方,超出了原舞台的「鏡框」許多,音量原先便已佔優勢的合唱與銅管則處在音響反射最佳之處,對於獨唱家而言,要將歌聲傳遞出去是相當吃力的。在樂團全體合奏的段落,獨唱都會被無情地吞噬,是本次演出稍稍可惜之處。

北市交的音準亦是此演出的一大致命點,在宗教性濃厚的樂曲中,音準的缺陷使得樂團的總奏達不到聖詠般泛音填滿廳堂的震撼,而第二部分開頭地景也未能揣摩出神秘與幽靜的效果。慶幸的是,在前任首席指揮吉博・瓦格多年的調教下,北市交擁有了相當年輕而現代化的音色,弦樂清晰透亮如拋光,和國家交響樂團走向大相徑庭的路線。殷巴爾接手後,或許這塊奇異的瑰寶在未來能成為和國家交響樂團分庭抗禮的存在。

殷巴爾與北市交的馬勒全集之旅才剛踏出第一步,接下來二週的第二號與第四號將是另一段的考驗。

《千人交響》

演出|伊利亞胡‧殷巴爾(Eliahu Inbal)、臺北市立交響樂團等
時間|2019/10/20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擔任演出的台北室內合唱團,雖然並非職業,但所呈現的音準、和聲皆相當完美,中文複雜的咬字,就算投影沒有呈現字幕,聽眾也能清晰理解。指揮鮑恆毅的詮釋也相當乾淨,對於筆者而言甚至有些過度流暢,太過精準,將多數作品詮釋為少了一點冒險精神的安全牌。而透過編曲將李泰祥的歌曲增添另一層詮釋,也是本場音樂會值得一看的特點,相信編曲者接到邀請腦中必會浮現一個難題:最後的成品是要多一點表現自我?或者要忠實地以合唱來表達李泰祥?
7月
10
2024
但在造境與敘境的同時,要思考的不僅只是透過科技媒材觸發觀眾感官經驗這件事。在透過光線、影像、與聲音交錯下的技術設計僅是佈局手段,沈浸式感官的詮釋僅能創造單次性高潮,直觀表象的刺激有其限制性,若能試圖在團體藝術個性展現上多著墨、強化集體特色創造具目的性強的敘事語言、以及深化科技媒材運用的論述,將能成為具代表性的科技藝術團體。
7月
09
2024
回到歐拉夫森的《郭德堡》演奏,筆者私以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他的創造力不足,而是面對這個長達80分鐘的巨大曲目,他難以掙脫「作品概念」的框架,導致其才華難以完全發揮。在過去的專輯錄音中,面對較短小的樂曲,他尚能自由不受拘束地把玩戲耍,或是透過曲目安排另覓巧思回到歐拉夫森的《郭德堡》演奏,筆者私以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他的創造力不足,而是面對這個長達80分鐘的巨大曲目,他難以掙脫「作品概念」的框架,導致其才華難以完全發揮。在過去的專輯錄音中,面對較短小的樂曲,他尚能自由不受拘束地把玩戲耍,或是透過曲目安排另覓巧思……
6月
26
2024
歐拉夫森所演奏的《郭德堡變奏曲》,在虔誠的巴哈信仰者,或是追憶黃金年代的樂迷心中,應是個大不敬的存在,與其說是古典音樂二十一世紀的變形,更貼切地說,實為一位當代鋼琴家,先將經典拆解,再精挑細選其中的元素,化為自己舞台上的魔法道具。
6月
26
2024
獨奏音樂會,由於沒有其他樂器的陪伴與襯托,雖演奏上能夠自由地展現,然在樂曲細節與樂段流暢掌控上,與現代作品中難以掌握的演奏技法,對於演奏家的要求更為細緻;而高木綾子在此場獨奏音樂會的表現,除將作品完整演繹外,更是在每個音符中展現自我特色,在樂曲演奏的樂音與呼吸間,都令人流連忘返,回味十足。
6月
07
2024
這些熟悉的樂曲片段雖平凡,卻抹去了演奏者與聽眾之間的隔閡,使所有人都被音樂家們強大的室內樂磁場所震懾和感染,流露出感動。音樂中,均衡的聲部、規律的節拍以及適度的刺激,即使在身體已經疲憊不堪的情況下,聽到音樂奏響的瞬間依然如同光芒般閃爍,泛音堆疊出豐富的音質,靈魂的聲響以最美妙的方式呈現,這或許是身為音樂家最幸福的時刻。
6月
07
2024
不論是樂器間彼此模仿,或是強調自身特質的行為,都為音樂賦予了各種不同的個性。在庫勞(F. Kuhlau)的《給雙長笛與鋼琴的三重奏,作品119號,第一樂章》(Trio for 2 Flutes & Piano, op.119, 1st mov.)中,三位音樂家把每一顆音符都雕琢得像圓潤的珍珠一樣,當它們碰撞在一起時,彷彿激起了清脆悅耳的對話。
6月
06
2024
第一樂章開始不久,樂團便昭示了自己全開的火力可以有多少,下半場的音樂會團員幾乎沒有技術上的失誤,詮釋上殷巴爾整體採用偏快的速度來演繹,甚至有時聽起來已像是完全另一首曲子,當力度為強時,音樂一句接一句地聽起來非常緊湊,但當力度減弱,會覺得略少一絲方向感。而樂團音色上,整體非常相互融合。
6月
05
2024
應該說,臺灣作為沒有古樂學院或科系的非西方國度,也作為吸收外來西方音樂文化的它方,我們的角色本就是、也應是廣納不同風格及特色的演奏家,進而彰顯展現其中的多元性。並且,這個多元性本身,正是古樂在臺灣的絕佳利器。至於在每個演奏會的當下,這種多重學脈的複合、專業與學習中的並置,藝術性和古樂發展的價值要如何取捨,則是演出方自己要衡量的責任。
5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