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射相異光彩的經典《販馬記》
9月
22
2021
販馬記(劉祐誠攝影、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851次瀏覽

文 劉祐誠(專案評論人)

《販馬記》又稱《奇雙會》,是京崑經典劇目。在《販馬記》的演出流傳過程中,還形塑多個折子戲,諸如:〈哭監〉、〈三拉團圓〉與〈寫狀〉。在這些段落中,尤以透過演員們表現新婚夫婦歡樂互動的〈寫狀〉最為膾炙人口,2019年,國光劇團慶祝該團團慶時也選用這齣折子戲。不僅京劇、崑曲劇團經常搬演《販馬記.寫狀》,其他類劇種也相互吸收,並流傳此劇目。此日,陳美雲歌劇團推出的《販馬記》,卻不把上述這些經常上演的折子作為演出的重要段落。

不同於中國戲改運動後被刪節的《販馬記》演出內容,此齣《販馬記》完整交代敘事,從販馬者李奇自報家門開始。李奇家中有一對兒女(桂枝、保堂),他要遠行販馬前交代妻子三春一番後便離去,李奇於販馬的路途救濟一位失學放牧的孩童趙寵,趙寵向他保證長大成人定會對他報恩,接著李奇便繼續販馬。另一方面,三春昔時的對象田旺,兩人在路途上相遇並想重修舊好,於是兩人一同回三春住處並被孩童們發現兩人的曖昧。於是田旺預計於夜半時分殺害李奇兒女,不巧被李桂枝先行得知,姐弟兩人於是逃離家中,並在逃難中相繼走散。

從外地販馬回至家中的李奇,向三春詢問孩子近況,三春佯稱孩童私自去溪邊玩耍被溪流沖走。李奇想再向家中奴婢詢問細況,在內室卻發現奴婢已被人殺害。想要查明真相的李奇去向縣官報案,三春等人卻先行向縣官行賄,於是李奇便被縣官指認為兇手關進大牢。接著時序大幅跳轉至趙寵得狀元,相國把自己的養女桂枝許配於他,同時逃至山上的保堂也與一女子結婚並幫助元帥平定番眾,最後得到三省按君官職。

成為縣官夫人的桂枝,在半夜聽聞老者的悲聲,於是在一陣打聽後才得知這位老者是自己的父親,安頓完父親後桂枝向丈夫趙寵訴說自己的心事。趙寵聽完事情來龍去脈後,因自己是政府官員不便控告前朝官員,於是趙寵建議桂枝女扮男裝由她自己當申告人向三省按君懇求重新審理此案,桂枝拿著趙寵為他寫的狀詞向按君進行告訴,才發現按君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身為按君的保堂也重新提捕個案相關人等,終於還清李奇清白。眾人再次相認時,李奇最後得知原來自己當年救濟的孩童,透過趙寵的狀紙,讓他得以重獲自由,《販馬記》至此走向一個大團圓的結局。

筆者特別花費相當篇幅勾勒這個演出的故事梗概,除了希望向讀者清楚說明演出內容外,若是熟悉京崑劇種《販馬記》的讀者,應該也能發現這樣的敘事情節與京崑演出段落有不少出入。目前中國經常搬演的《販馬記》演出,大部分都從〈哭監〉開始,亦即觀眾可透過演員的詮釋體會李奇的悲憤,接著再透過女兒桂枝為他尋求平反成為演出的敘事主線。桂枝在劇中遇到的敘事衝突,例如,與新婚丈夫的交涉、女子要向高官陳情的各種情緒便成為此劇的演出重點。

但是,陳美雲歌劇團呈現的《販馬記》,李奇卻不是重點,表演重心大量傾向於保堂與桂枝身上,甚至這齣《販馬記》增添京崑作品中,並未出現李保堂成為三省按君原因的段落。

此日的李保堂由孫詩詠飾演,高挑的身型加上穿戴按君的行頭,當她以三省按君的帥氣造型一亮相,觀眾們紛紛拿出手機照相。孫詩詠除了展現小生的帥氣外,也盡力詮釋插科打渾的段落,引得觀眾發噱。此演出增添保堂成為按君的段落,飾演保堂的演員除了要於劇末展現按君的威武形象,演出前期還需要詮釋年幼保堂的淘氣,以及在被追殺的路上,意外碰見好心女子月娥,兩人間的情愛打鬧。陳美雲歌劇團《販馬記》大幅度降低李奇、桂枝等人的悲憤情緒,在許多可被快速帶過的敘事段落,反而大力鋪展歡笑的段落。此日的《販馬記》雖然與京崑劇種演出的結局,最後都是以大團圓的方式結束,兩者卻有幾乎不同的表演基調進行演出。

外台歌仔戲的演出偶爾有論者認為演出內容雜沓無章,但是從此日由陳美雲歌劇團呈現的《販馬記》,筆者則是驚訝當初歌仔戲吸收其他劇種著名劇目時,歌仔戲劇團的穩定流傳劇目內容。此日的《販馬記》除了一眾角色名與京劇角色高度相同外,難能可貴的是,在王安祈〈《奇雙會》的幾個問題:出入徽京崑與鴞神解謎〉中,作者提及現時可見的《販馬記》作品,「鴞神傳聲」、「桂枝有受父跪而頭暈」等傳統演法,後來受到梅蘭芳等人的影響,幾乎於各個演出中消逝。陳美雲歌劇團的《販馬記》,雖然無出現「鴞神傳聲」,卻仍舊保留「受父跪而頭暈」的表演段落。

梅蘭芳等人刪除這些段落,主要著眼於劇情的緊湊程度,陳美雲歌劇團等民間戲曲的演出,他們保留「受父跪而頭暈」的段落,則是透過這個簡單的表演反應,快速的讓觀眾理解兩人為失散多年的父女。兩種類型各有對於戲的理解,以及揀選表演段落的思考進程。在這些可能被看成是「無秩序」的演出結構,卻可能保留許多幾乎只能從書本上見到的民間藝人思維表現。

《販馬記》

演出|陳美雲歌劇團
時間|2021/09/13 15:20
地點|新北蘆洲福安宮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此劇改編自《我不是忠臣》,原作題名直接點出價值辯證,而改編將主軸立於袁崇煥生平,描述明末女真崛起造成東北不安,袁崇煥起而平亂,戰亂導致君臣逐漸離心,最終被凌遲處死。此過程與崇禎登基之路交錯,呈現雙主角結構。雙主角這樣的媒介,把不同處境的憂傷並聯。觀眾依隨雙主角歷經理想破滅引發的信念變化,看見戰事如何改寫人的意志和思維。
2月
22
2024
民戲最受推崇的是飽含腹內功夫的活戲技藝。指的是在廟口上演的歌仔戲——民戲,通常沒有劇本、臺詞,甚至沒有文字資料,由主要演員口述故事情節,透過口傳心授,由演員臨場發揮、相互配合。因此,常年表演經驗累積出來的腹內功夫——活戲,是民戲最受推崇的藝術價值。
2月
08
2024
《劉姥姥和王熙鳳》為台北新劇團2023新編戲齣,編劇兼導演李寶春意圖打造非屬彩旦亦非純然老旦的「劉姥姥」,將目光放在劉姥姥與王熙鳳兩人互動產生的情誼上,跳脫以往戲曲紅樓夢的敘事架構,注重角色本身故事。以京劇演員四功五法的底子為基礎,延伸原著角色特性,結合螢幕投影科技,意圖發展出不一樣的紅樓故事。
2月
08
2024
試著把觀看的視線放寬,就會發現——在室內劇場之外,歌仔戲仍以酬神喜慶的祝儀形態散佈在各廟埕民家。這類演出就是外台民戲,沒有劇本當天才依講戲仙安排現場決定劇碼。陳美雲歌劇團便是大台北地區名氣響亮的老字號歌仔戲劇團之一。
2月
06
2024
《寶蓮燈》是一齣充滿象徵隱喻的神仙戲。神仙戲某種程度上承載著人類追尋永恆的內在意識,不停被重述而歷久不衰;也反映戲曲發展與宗教彼此的緊密關聯。
2月
05
2024
兒童劇大多以親子觀眾為主要訴求。風神寶寶兒童劇團一貫緊握兒童劇重要元素:概念、劇本、演員、編導、舞台、服裝、燈光等。文本沒規格化,自由度高,無成人主觀先入為主說教,不向觀眾強制灌輸固定價值觀。
1月
22
2024
有別於生行挑班的歌仔戲界常態,作品強調女戲和丑角戲風格,帶有三小戲的通俗諧趣——生、旦、丑各有發揮。年度新作《奇逢》以質子交換為主線,叩問國際關係、政統的界與承。
12月
29
2023
編織強大的網,網絡觀眾的心,天候雖是寒風刺骨,但人神溫情不減,能沉醉在歌仔戲迷人的餘韻之中,也是一種風流。
12月
28
2023
其實,《白賊七》的故事並不出奇,特別是結構仍舊「傳統」,終究得收尾在教化意義的大團圓結局,而轉折、轉圜也處理地比較粗糙。
12月
21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