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相思淚沾襟《安平追想曲》
五月
09
2012
安平追想曲(秀琴歌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06次瀏覽
鍾惠斐

身穿花紅長洋裝,風吹金髮思情郎,想郎船何往,音信全無通,伊是行船遇風浪。

……放阮情難忘,心情無地講,相思寄著海邊風,海風無情笑阮憨。啊,不知初戀心茫茫……

以上文字,是我們耳熟能詳的經典臺語歌謠《安平追想曲》的歌詞。這首由許石作曲,陳達儒填詞的歌謠,當中所描敘的是一段虛構的愛情故事。這段淒美的傳說及歌曲在編劇王友輝的重新建構下,由秀琴歌劇團於2011年於臺南首演,近日又於國家戲劇院演出,以《安平追想曲》為題材,講述了歷經二代的悲歡離合,更間接呈現了歌仔戲發展的脈絡。

《安》的故事情節是以線性的方式敘述劇中二代的親情與愛情的糾葛。在第一代中,主角金玉祿(張秀琴飾)、金玉梅(莊金梅飾)是對因父母再婚而成的姻親兄妹。金玉祿對無血緣關係的妹妹懷著愛意,但金玉梅卻在一次喜慶中認識了隨船來臺的荷蘭軍醫達利(陳囿任飾)。但倆人的戀情不被金父准許,硬在迎親當天拆散他倆,而隱藏情感在旁協助的金玉祿也因此被金父斷絕關係,逐出家門。時隔十年,成為戲班班主的金玉祿在回故宅欲探親時遇到金玉梅之女思荷(莊金梅飾),得知親人皆已過世,便將孤苦無依的外甥女帶回戲班照顧。又一個十年後,思荷成了該戲班知名的苦旦,但同母親的際遇,她也因愛上了身份不對等的富家子弟林志強(陳囿任飾)而遭到阻隢,面對了離散分隔的痛苦。情節尾聲,思荷的生父回臺尋女,但最後思荷決意留下陪伴舅舅。

《安》的情節相當單純,所幸編劇在情節中安排了金玉祿愛戲學戲到成為戲班班主的支線,並運用了戲中戲的手法,讓金玉祿在劇中演唱〈平貴回窯〉、《山伯英台》等橋段,不只豐富了劇情也暗喻劇中人物的際遇,更加強化了人物的情感;再加上唱腔、音樂的烘托,令觀眾融入情境之中,不禁隨著劇中人的悲歡起伏,熱淚盈眶。

本作品的情節單純,但通常越是簡單的事物越難掌控,因此《安》能否打動觀眾,演員的演技、演唱功力成了一大關鍵;音樂、燈光乃至舞臺的運籌調度更是重要的因素條件。《安》主打的是歌仔新調,在演出時,樂團不再是隱匿的文武場,而是在樂池中由指揮掌握時拍點的樂團型式。這樣的編制雖非首創,但音樂暨編腔設計周以謙採中西樂器合併的編制,在傳統戲曲慣常使用的樂器外,加入了數位音效、大小提琴、曼波鼓等西洋樂器。演唱的曲調不只有傳統的歌仔戲曲調,也新編了大量的曲調增添聽覺的多樣性,又帶有傳統的熟悉親切感。舞臺的視覺設計也相當的用心,除了安平的街景、安平港,更利用動畫投射大幕增添了場景地點,有繽紛如雪的落花、繁茂的枝椏倒影及遼闊的安平海邊……等等,在在顯示出製作團隊的用心與細膩。

不可否認,觀賞時,筆者被深深打動之處是第二幕第四場【黃昏戲班】中,張秀琴於戲中舞臺上扮演梁山伯時所演唱的【都馬調】、【台南哭】、【運河哭】等調。每一聲每一句,在在緊揪人心。但就《安》的部份表現,筆者以為尚有幾個值得討論之處。

不論視覺也好、背景音樂也罷,這樣飽滿的元素,是否也造成了劇場空間過度盈滿?雖然動畫的輔助達到了場景具象的功能,但使用太過頻繁,似乎讓觀眾失去了想像的趣意。不過這點和當今普羅大眾習慣「具象視覺」的習慣有著極大的關係,但筆者以為在表演藝術中,此點尚有斟酌的空間。而整場演出的上半場,雖在為劇情事件鋪成,但幾首新調如【那個人1】、【兄妹情深】及【愛上一個人】等,在演唱時稍有沈滯感;在開場歡鬧的場景及戲中戲的武場時,背景音樂的聲量過大,或演唱與說詞同時並行,反而顯得吵雜,讓觀者聽不清演員的唱詞,興起了些微的不耐感。

另外,全劇劇情發展甚快,雖然普遍已知歌曲《安平追想曲》的情節,但轉譯為戲劇時,仍需要在情節中稍做交待,否則會使欣賞者覺得少了些合理性,過於理所當然反倒產生了草率之感。綜觀而言,單就秀琴歌劇團的發展視之,《安》的表現的確不俗,但倘若欲為傳統歌仔戲謀得一個更新穎的呈現方式,《安》仍有許多待調整之處,否則會產生一種不像歌仔戲也非新劇,以音樂劇視之又缺少演員生動演技的尷尬局面。

《安平追想曲》

演出|秀琴歌劇團
時間|2012/05/06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登上國家戲劇院其實只是演出場域的改變,可以增設多種現代技術在作品中,但本該擁有的演員丰采卻難以在《安平追想曲》中發覺,唱得雖好但少了戲劇性,文學性也略顯不足,在國家戲劇院裡的演出卻被動畫、音樂、燈光等技術喧賓奪主,觀眾所看的不是技藝反倒是技術,這樣看來登上國家戲劇院演出不過享有片刻的虛榮,下一步秀琴歌劇團該怎麼走是要深切思考的。(黃佳文)
五月
09
2012
看到這樣沒有身段的歌仔戲演員演出,不免令人想到,如果不需要身段,是不是只要是會講台語的演員都可以上台?反正OS唱腔也都是用美聲發音,也不一定需要歌仔戲演員了?那麼這場《安平追想曲》裡歌仔戲演員的價值又在哪裡?難道就只能在附屬在「戲中戲」裡才看得到嗎?(翁婉玲)
五月
07
2012
藝術總監兼編劇、導演王友輝傾全力打磨拋光,將原屬外台戲班常見的粗礪質感替換為骨瓷般秀緻精巧,並且鎸刻以詩情洋溢的唱詞於其上,於是,一齣完全符合文人雅仕品味的盛宴嫣然開展,視覺、聽覺、觸覺美不勝收,巧笑倩兮,宛若「窈窕淑女」翩然降臨。(紀慧玲)
十二月
30
2011
整齣戲一言以蔽之:簡單易懂、烙印深刻。〈許漢文遇烏白蛇〉、〈平貴回窯〉、〈陳三五娘〉以及〈山伯英台〉四折戲,串起來之後全然的對照了劇中阿祿仙與金玉梅的一生遭遇;而貫穿全劇主軸的「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不只是一輩子都在戲台上度過的伶人寫照而已。(陳守業)
十二月
27
2011
脫胎於一首傳唱多時的臺灣歌謠,《安平追想曲》本身就充滿了歷史感與在地記憶:海洋的召喚、港邊的鄉愁、混種的命運與對混種的同情理解。本劇也精心結合了音聲、畫面、文詞等元素,成功地召喚了這些情思,給了我們一齣高質感的現代歌仔戲。(謝筱玫)
十二月
27
2011
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
十一月
16
2022
結合了當代美學,形成多層次的藝術創作。其中,可從視覺、聽覺、及表現手法三個要素中洞察其動人之處。
十一月
11
2022
然而除了「再現」經典外,「再造」經典才能與時俱進,此戲無論是戲劇結構的梳理,或人物的揣摩皆有再造的空間。
十月
24
2022
改編經手三至四位編劇,使劇本的可表演性很高,且口白順暢、唱詞不倒字,甚至歌詞的韻腳使用都使人驚喜,想來是經歷了原創編劇、劇場編導、歌仔戲劇團的三方合力,讓問題意識落實成舞台語彙,轉化為歌仔戲表演,整體而言改編相當具完整性。
十月
18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