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到〈玻璃心〉!?聽 Kimberley 陳芳語《語過天晴》演唱會
4月
14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39次瀏覽

林真宇(專案評論人)


Kimberly 陳芳語於 2012 年演唱發行的〈愛你〉一曲,讓人對這位當時才十八歲的年輕歌手,開始感到熟悉。至今,此曲的音樂錄影帶在 YouTube 點閱已破億,在 KTV 更是長年霸榜。

十年後的今日,她站上 Legacy 的舞台,出演《都市女聲》系列專場。儘管演出介於清明連假之始,且看似面臨另一波疫情來襲,但放眼望去, Legacy 仍有許多觀眾駐足,聆聽 Kimberly 的《After the Rain 語過天晴》演唱會。當晚的演出如同春天的台北,不過於炎熱、也不覺微寒,平和且恰到好處。

在甜美與嗆辣間的音樂旅程

在 2021 年末,黃明志與 Kimberly 的〈玻璃心〉不只引起了關於中國、網路酸民、新聞自由等種種話題,甚至引起了外媒的關心,深度報導這首歌曲指涉的世界局勢。【1】華語流行音樂,自有其買單和關心的聽眾,但鮮少能在國際政治的範疇裡被報導。黃明志是位從不畏批判的歌手,常戲謔地在歌裡針砭時事。他這次在〈玻璃心〉的粉紅氛圍裡,直指中國「一點都不能少都讓你贏」的霸道無理,而陳芳語甜美但有力量的聲音可謂畫龍點睛,俏皮地和「玻璃心碎一地」、不時「出征」的網民,唱聲「對不起,傷了你的感情」。

從〈愛你〉一路到〈玻璃心〉,《After the Rain 語過天晴》演唱會除了紀錄這兩首歌曲外,還有 Kimberly 一路走來的漫長旅程。出道已十年的她累積了許多作品,而在這場久違七年的台灣專場,Kimberly 的樂手團隊以整齊精湛的功力,穩定地支撐歌曲的律動和根基。從 2021 年饒舌作品〈Kow Tow〉的嗆辣精準,到〈Walk With Me〉、〈After the Rain〉溫和的 Pop 與 R&B 裡,Kimberly 的歌聲娓娓道來、從容不迫。於澳洲長大,時常參與音樂創作的她,歌詞中英皆有是常態。甚至在新歌〈已經〉裡,也有一兩句台語點綴,彷彿顯示了這幾年她落腳台灣的經歷。

2010 年代,可說是台灣華語音樂盛世的尾聲。而在那個時間點開始歌手事業的 Kimberly,一開始便有了流量、口碑皆驚人的金曲〈愛你〉,但接下來也面臨尋找新定位、經紀合作、以及在不同市場的探索與挑戰。2022 年的 Kimberly 在樂風上更多元,也似乎更放鬆了。她不避諱演出〈玻璃心〉這類挑戰禁忌和中國市場的歌曲,也不介意嘗試不同的樂種。

越過「頂端」,然後呢?

在這次的演唱會裡,她演唱了第一張專輯的〈Satellite〉,肯定為樂迷帶來了一些驚喜,彷彿帶領聽眾回頭檢視,這首第一張專輯裡精彩優秀的作品。從精練的電子鼓點節奏左右聲道變化,到內斂的歌聲從耳邊低語至激昂,這首歌似乎也總結了寓形宇宙間、疫情影響下,一個來自澳洲、去過了各地但落腳台灣的女孩,在音樂和地理位置不停穿梭,曾經的等待和現在的嘗試。


Hey it's nice to meet you I've waited for a long time for you to come along,

can you take me somewhere where the view is fresh and nera?

I'm on top of the world,

I feel like a satellite, I feel like a satellite


(歌詞出自〈Satellite〉,收錄於 Kimberley 陳芳語首張同名專輯)【2】


在數位化的音樂世界裡,「世界的頂端」若指得是流量的頂端,Kimberly 確實已經造訪,並以衛星的高度俯瞰還在努力的音樂人們。但具有高度,並不代表擁有一切,依然需要不停地問:接下來呢?一個以英語為母語的華語歌手,若不想、或者不適合在中國扎根發展,要去哪裡?他們該以何處為中心發展音樂事業?

這些市場大哉問,不只是 Kimberly 正在面對,本場嘉賓 Julia Wu 吳卓源亦然。而她們兩位皆選擇台灣作為發展的地方。Kimberly 在演出中感謝唱片公司 ChynaHouse 華風數位,讓她有空間唱自己想唱的歌、給她極大的自由。在本場演出裡,彷彿也能感受到這些溫度。

整場演出倒數第二首歌曲,是她四年前參與中國實境比賽節目《創造101》時,與其他隊友曾翻唱的孫燕姿〈逆光〉。這首歌彷彿完美總結了她從澳洲、到 JYP 娛樂受訓、到中國比賽、面對過去的媒體事件或批評、和家人一起搬來台灣定居等種種經歷。而這位聲音狀態極佳的歌手,彷彿也已準備好走過風雨,迎向新的季節。

在這個季節裡,期盼 Kimberly 能得心應手,在流量與質量之間,更自適自在地創作與歌唱。


註釋:

1、Chris Horton (2021 年 11 月)〈The World Is Fed Up With China’s Belligerence (Atlantic)〉。The Atlantic。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21/11/china-taiwan-democracy/620647/

2、Kimberley 陳芳語(2012). Satellite. Kimberley 首張同名專輯. Sony Music Taiwan

《語過天晴》

演出|Kimberley 陳芳語
時間|2022/4/3
地點|Legacy 台北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擔任演出的台北室內合唱團,雖然並非職業,但所呈現的音準、和聲皆相當完美,中文複雜的咬字,就算投影沒有呈現字幕,聽眾也能清晰理解。指揮鮑恆毅的詮釋也相當乾淨,對於筆者而言甚至有些過度流暢,太過精準,將多數作品詮釋為少了一點冒險精神的安全牌。而透過編曲將李泰祥的歌曲增添另一層詮釋,也是本場音樂會值得一看的特點,相信編曲者接到邀請腦中必會浮現一個難題:最後的成品是要多一點表現自我?或者要忠實地以合唱來表達李泰祥?
7月
10
2024
但在造境與敘境的同時,要思考的不僅只是透過科技媒材觸發觀眾感官經驗這件事。在透過光線、影像、與聲音交錯下的技術設計僅是佈局手段,沈浸式感官的詮釋僅能創造單次性高潮,直觀表象的刺激有其限制性,若能試圖在團體藝術個性展現上多著墨、強化集體特色創造具目的性強的敘事語言、以及深化科技媒材運用的論述,將能成為具代表性的科技藝術團體。
7月
09
2024
回到歐拉夫森的《郭德堡》演奏,筆者私以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他的創造力不足,而是面對這個長達80分鐘的巨大曲目,他難以掙脫「作品概念」的框架,導致其才華難以完全發揮。在過去的專輯錄音中,面對較短小的樂曲,他尚能自由不受拘束地把玩戲耍,或是透過曲目安排另覓巧思回到歐拉夫森的《郭德堡》演奏,筆者私以為,問題的核心並不是他的創造力不足,而是面對這個長達80分鐘的巨大曲目,他難以掙脫「作品概念」的框架,導致其才華難以完全發揮。在過去的專輯錄音中,面對較短小的樂曲,他尚能自由不受拘束地把玩戲耍,或是透過曲目安排另覓巧思……
6月
26
2024
歐拉夫森所演奏的《郭德堡變奏曲》,在虔誠的巴哈信仰者,或是追憶黃金年代的樂迷心中,應是個大不敬的存在,與其說是古典音樂二十一世紀的變形,更貼切地說,實為一位當代鋼琴家,先將經典拆解,再精挑細選其中的元素,化為自己舞台上的魔法道具。
6月
26
2024
獨奏音樂會,由於沒有其他樂器的陪伴與襯托,雖演奏上能夠自由地展現,然在樂曲細節與樂段流暢掌控上,與現代作品中難以掌握的演奏技法,對於演奏家的要求更為細緻;而高木綾子在此場獨奏音樂會的表現,除將作品完整演繹外,更是在每個音符中展現自我特色,在樂曲演奏的樂音與呼吸間,都令人流連忘返,回味十足。
6月
07
2024
這些熟悉的樂曲片段雖平凡,卻抹去了演奏者與聽眾之間的隔閡,使所有人都被音樂家們強大的室內樂磁場所震懾和感染,流露出感動。音樂中,均衡的聲部、規律的節拍以及適度的刺激,即使在身體已經疲憊不堪的情況下,聽到音樂奏響的瞬間依然如同光芒般閃爍,泛音堆疊出豐富的音質,靈魂的聲響以最美妙的方式呈現,這或許是身為音樂家最幸福的時刻。
6月
07
2024
不論是樂器間彼此模仿,或是強調自身特質的行為,都為音樂賦予了各種不同的個性。在庫勞(F. Kuhlau)的《給雙長笛與鋼琴的三重奏,作品119號,第一樂章》(Trio for 2 Flutes & Piano, op.119, 1st mov.)中,三位音樂家把每一顆音符都雕琢得像圓潤的珍珠一樣,當它們碰撞在一起時,彷彿激起了清脆悅耳的對話。
6月
06
2024
第一樂章開始不久,樂團便昭示了自己全開的火力可以有多少,下半場的音樂會團員幾乎沒有技術上的失誤,詮釋上殷巴爾整體採用偏快的速度來演繹,甚至有時聽起來已像是完全另一首曲子,當力度為強時,音樂一句接一句地聽起來非常緊湊,但當力度減弱,會覺得略少一絲方向感。而樂團音色上,整體非常相互融合。
6月
05
2024
應該說,臺灣作為沒有古樂學院或科系的非西方國度,也作為吸收外來西方音樂文化的它方,我們的角色本就是、也應是廣納不同風格及特色的演奏家,進而彰顯展現其中的多元性。並且,這個多元性本身,正是古樂在臺灣的絕佳利器。至於在每個演奏會的當下,這種多重學脈的複合、專業與學習中的並置,藝術性和古樂發展的價值要如何取捨,則是演出方自己要衡量的責任。
5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