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言盡於紙《鄭和的後代》
6月
24
2015
鄭和的後代(廣藝基金會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17次瀏覽
陳志豪(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班)

五人聚集佇立在十字空臺的中心,凝視一方。隨著節奏轉換的燈光映照在臉上與身軀的片段,他們的眼神透露著深邃的彷徨。身軀,隨著間奏的海浪聲前傾浮動,在哀傷深邃的響樂中,落坐在舞台四角的觀眾,似乎感受到空間裡,有其言不盡的愁緒,道不完的苦悶、悵然與落寞。劇,以漂泊的聲音和肢體為伏筆,在此畫上起點,卻在訴說的過程中,無聲無息地走向終點。

《鄭和的後代》藉鄭和此一歷史人物為藥引,企圖引導出人類在社會體制下對於自我精神和思想「閹割」的特殊關係。劇中十六段演出對白獨立性強烈,卻無一不圍繞在太監與閹割的話題中打轉。大段的內心獨白、諷刺的頌歌、宛如相聲的對話、吟詩和說書等,當種種不同形式的文字被搬上舞台,劇中透過五位被抹除身分的演員共同演繹這相互拉扯的複雜戲碼。然而直到落幕,卻不禁令人悵然若失,心中湧起了疑惑,在破碎的象徵裡頭,除了以語言道出「閹割」的無奈與困苦外,我們還能從中反思什麼呢?

原劇隱喻性的文字彷彿沒有經過釐清和消化,使得每段畫面在抑揚頓挫,飛速掠過的標準話劇語言中悄然消逝。由於演員的肢體運用大多為呈現一種簡單的象徵符號,如驚恐、焦慮、痛苦、航行在海上的漂浮感、模擬宮中人物的樣態等,它們都是可以被具體釋義的,而非密度濃厚的意象式身體。這導致言語背後具意義的連結與溝通呈現斷裂感,使得意義留於表面的傳達。因此,當語言的具體性、敘事的現實性大於抽象的詩意身體,《鄭和的後代》言語成為無意義的朗誦與夢囈,一切的無法言喻的深意變得更為模糊,零散而無法聚焦。於是,在將文字視覺化的過程中,我們僅看到劇本被「忠實」地說出來,段落與段落之間的沒有意象為之銜接,缺乏深刻的畫面或肢體作為貫穿全劇的符徵。不被經營和發想的破碎象徵,使演員的呈現淪為一種排練式的即興表演,參差的段落隱含浮動與不確定性,演員無法找到臺詞與自我的關聯和認同,許多走位也是動機不明。於是,心靈的閹割無法被呈現,亦無法進一步喚醒觀眾對於閹割與自身深刻的關係性。身分的抹除雖然具有眾人皆被閹割的象徵意義,但此身分不明卻帶來的另一層問題,即演員對於自我身分的模糊感流露出無助與不安。

即使僅閱讀劇本,我們仍可從劇作家郭寶崑的文字中感受到明顯的閹割意象。因此,若將文字搬上舞台,令人期待的就不僅是單純將之視覺化,而是導演對於「閹割」意象本身的詮釋,以及如何透過文本與觀眾作有效的交流。劇中刻意刪除了具有新加坡地方性的政治影射,如調侃「寶島」(意喻存放太監寶貝之島)與新加坡的關係或航海中遇經的「人人之國」與「王王之國」其名稱由來等(一般皆認為該國王乃新加坡的已故前總理李光耀)。原劇的地方性的閹割色彩,呈現了人類在順勢、舒適、平和環境中的叛逆思考,亦是對被強權體制收編的反諷。而這其實正好是能夠加以發揮,因應不同環境作出更多想像與詮釋的重要元素之一。然而,透過直接刪除而企圖達到某種似有若無的環境與政治共性,以喚醒觀眾的思考,卻顯得一廂情願。在遠離新加坡後,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或國家的「閹割」性是完全相同,地方性的生命經驗正是深刻喚醒人們反思與開啟對話的鑰匙。模仿政治銅像,痛苦地告訴人們自身的閹割經驗,實無法建立或喚醒人們對「閹割」更確實的體悟,誠如一套詮釋模式無法被永遠套用,這純粹的取消和刪除法,反而沖淡和模糊了人們對於社會與生命經驗的捕捉。這使得戲劇本身無論在戲劇張力或溝通的有效性,都相對薄弱和有限。

至於,為何故事的主角是鄭和?而非安德海、劉瑾、魏忠賢?作為太監、回族、漢人官員,他也四海為家。鄭和除了航海時於南洋建立了特殊的歷史地位,其身分的尷尬和多元性,其實反映出新加坡這塊後殖民土地裡人民的認同性與漂泊感問題。一個被閹割太監面對的不僅是身體與精神的缺陷,甚至是身分與生活上認同的困惑與漂泊的疏離感。這層深意對於新加坡的人民自然有瞭然於心的體會,然而鄭和對於中國、台灣、澳門的意義又是甚麼?若先不論台澳地區,至少在針對中國的社會政治環境,若無法在此作出多方面貼近地方社會經驗的詮釋,一切的對話僅會流於自言自語,迴避關鍵的問題。這不僅漂泊感會被沖散,純粹外顯的肢體與忠實的口白亦無法掌握整齣劇的重要意象,即精神層面上的無奈、徬徨、失根與漂泊的孤獨。此外,原劇中構思本為「戲中戲」,劇中獨立的段落乃犯人出獄前的各種聯歡演出片段。雖然「聯歡創像的隨意性,與監獄環境的壓抑性之間的張力,是本劇的一個重要元素。」但郭寶崑仍希望「導演和演員們結合他們自己的狀況,創造一個符合他們自己意願的外層解構」【1】可惜的是,此「外層解構」亦被導演捨棄建立。「外層解構」的建立與詮釋,或有待導演能夠對於「閹割」與各地方社會人們的生活經驗有深層體會和認識後,才能愈加發揮,解決未能完整建構意象的問題,並確實說出作為詮釋者有效的溝通「話語」。

註釋

1.主編柯思仁,潘正鐳:《郭寶崑全集》第三卷 華文戲劇 1990年代,第103頁。

《鄭和的後代》

演出|2015兩岸小劇場藝術節(馬俊豐)
時間|2015/06/13 14:30
地點|高雄市圖書館小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調度專注於安全表現故事,無法深入傳達文字底層所潛藏的迫害與壓抑之間的權力抗衡。更加失衡的,是現實段落,失去脈絡及行動的「我」,欲以古照今,卻在欠缺張力拉扯之下,宛若對空傾杯,孤影自憐。(吳政翰)
6月
16
2015
馬俊豐不負郭寶崑內在精神的召喚,將劇本精簡刪去過於對號入座的台詞,反而拉大與衍義劇本的精神,將殊相轉變成為共相──讓這樣的內在意義可以跟世界各地政治體制產生對話聯結。(葉根泉)
6月
08
2015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