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尋找幸福,建構善的共同體——《青鳥・尋找真實的幸福》
三月
17
2022
青鳥・尋找真實的幸福(沙丁龐客劇團提供/攝影林筱倩)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21次瀏覽
簡韋樵(專案評論人)

《青鳥・尋找真實的幸福》(以下簡稱《青》)之原著《青鳥》(L'Oiseau bleu),可以說是比利時劇作家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在文壇上聲名遠播的夢幻劇。該劇在1908年莫斯科藝術劇院首演,由史坦尼斯拉夫斯基(Stanislavski)導演。

2022年經由沙丁龐客劇團的建構,《青》使用大量的多媒體藝術投影與光影,偶戲與物件,及古典樂的氛圍渲染,以製造童夢的大千世界,建立出有別於主角匱乏的現實生活。觀眾亦可隨著尋找青鳥遊蹤,領悟生命的意義。

顧名思義,《青》以「追尋」為母題,人物透過一只具有魔力的物件:鑲著可以轉換時空與召喚萬靈的鑽石帽,以穿越「第二世界」(奇境)的空間。在「第二世界」裡頭,主角堤堤(Tyltyl)能夠漫遊於夢中的潛意識和想像,歷經死亡的認識、自我概念的形塑以及幸福的辯證。在不斷對抗與挫折的協商之中,消弭自然萬物的界線與鴻溝,在失衡與衝突的調解中共構出美好未來藍圖,並以「尋找真實的幸福」作為真正的旅程要旨。

這份領略猶如向外的內省之旅,若要找到幸福的本質,終究要先回到主角本身所在的「第一世界」(現實),檢視自己有沒有一雙凝視幸福的雙眼。

青鳥・尋找真實的幸福(沙丁龐客劇團提供/攝影林筱倩)

建構堤堤與當代孩童的共鳴

主人翁在進入典型的「英雄旅程」之前,通常來自於尋常家庭。在《青》的改編上,編導特意弱化主人翁貧窮的家庭條件。原著中,堤堤的父親是一名樵夫,而除了妹妹米堤(Mytyl)還在世,家中其他七位兄弟姐妹皆因窮困家境而死去。編導將堤堤放置於小資產家庭,時空從農村挪移至現代都市,舞台也由破舊茅屋轉換為精緻小巧的房舍。劇中,主角用平板電腦看著有錢人家是怎麼過著聖誕節,哀嘆著為什麼聖誕老公公只去有錢人的家庭。

原著的設定,使得仙姑(The Fairy Bérylune)如同彌賽亞般,在「聖誕」日賦予主角救贖,讓他在現實荒蕪環境之中找到啟蒙的光亮。《青》使人物的「不快樂」不再肇因於物質條件,不再透過富裕對比貧窮的缺失;而使「不快樂」肇因於主角心中少了那份「愛與隸屬的需求」【1】。或許這樣的設計,使多數進劇場的當代孩童觀眾更能體會孤獨與缺失,並感到深切的共鳴。

原著的追尋旅行是堤堤和妹妹米堤兩人同甘共苦、攜伴啟程,但在改編裡,米堤似乎是堤堤創造出來的「隱形朋友」。米堤缺席了重要的穿越之旅,也未見於一家和樂的結局之中。或許,是堤堤的孤獨性格造就了「隱形朋友」的假想,此假想也增設了更多「擬人化」的角色,如忠誠護主的犬、伶俐多變的貓,及能夠給予他明確指引的光仙子(Light)。【2】

本劇中,真正的行動和道德責任,皆由堤堤一人決定、承擔。如同亞里斯多德以「eudaimonia」解釋,幸福是一種積極的行動與追求,而「daimonia」則像是潛藏在成長與啟蒙過程中的「守護靈」。「daimonia」一一在堤堤夢裡出現,不管是光仙子和犬的輔助,還是夜后和貓的阻撓,都讓堤堤有慎思的空間。

青鳥・尋找真實的幸福(沙丁龐客劇團提供/攝影林筱倩)

堤堤看見了什麼

堤堤在思念王國(The Land of Memory)學會何以去哀悼懷念已經逝去的阿公、阿嬤,在夜宮(The Palace of Night)學會克服並面對災難的勇氣,在森林(The Forest)中學會尋覓與自然和平共處的可能,並且在幸福樂園(The Palace of Happiness)學會不因強烈的喜悅,而沉淪在豐奢的誘惑、癮頭的快感裡。種種磨難與陷阱激起主角更大的能動性,錘煉出堅決的初心。

然而發覺幸福真的這麼難嗎?尋鳥之前,仙姑曾交代堤堤:「你失去看見的能力,卻一點自覺也沒有。」如當頭棒喝,原來擁有凝視幸福的雙眼,除了在於保有對世界的好奇,還在能夠看見身邊閃爍著光輝母愛。當堤堤看見自己的母親穿著用「親親、注視和撫摸」製作的白紗,每一縷光都是日積月累的關愛,但它很平凡、很不稀奇,它輕易地被視而不見。當代孩童往往困於社群假象,像堤提羨慕著網路營造的美滿他者,而輕看、忽略了身旁該珍惜的真情。

青鳥・尋找真實的幸福(沙丁龐客劇團提供/攝影林筱倩)

堤堤旅程的最後一哩路,是在「歸返」第一世界後,將那隻象徵幸福的青鳥送給患憂鬱症的鄰居孩童,完成了仙姑賦予的重責。互利共生地分享、貢獻,如此美好經驗所留下的崇高幸福,便是亞里斯多德欲追求的「完善的政治共同體」。

夢不只是夢,虛幻不只是表徵。當一顆「善」種子在孩童觀眾的心中發芽,萌生的積極心智,是否能夠引領人們在此岸表象中,把握更深雋的喜樂,使人類最後往更美好的彼岸蹊徑前進?至少,《青》落幕的夢醒時分,我們帶著堤堤的勇氣,離開了人類探討幸福的政治空間——劇場。

註解:

1、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Abraham Maslow)在1943年首次在論文〈人類動機的理論〉(A Theory of Human Motivation)中,發表需求層級理論 (the hierarchy of needs),由低到高分別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愛與隸屬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

2、在原著中,旅伴還包括麵包(Bread)、火(Fire)、水(Water)、糖(Sugar),奶(Milk)等擬人化的物質。

《青鳥・尋找真實的幸福》

演出|沙丁龐客劇團
時間|2022/03/12(六)14:30、1930
地點|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