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育栽的戲劇種苗《一首詩改變世界》
3月
26
2013
ㄧ首詩改變世界(阮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90次瀏覽
謝東寧(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創立於2009年的「草草戲劇節」,是設立於嘉義當地的阮劇團所發起,並與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合作之戲劇教育推廣展演計畫。已經邁入第五屆的藝術節,今年已經從單純的戲劇展演,擴大為兩個週末的藝文活動,包括了草草影展、戶外演唱、草草OFF、戲劇演出、創意市集…等活動,在風和日麗的春天,漫步於由知名建築師黃永洪所設計,閩南式風格之亭台樓閣、水榭迴廊、優雅荷花池多層次空間之表演藝術中心園區,及欣賞各處繽紛的藝文活動,讓嘉義縣民雄鄉的民眾,多增添了一處藝文休閒的好去處。

重頭戲是實驗劇場的演出《一首詩改變世界》,這個屬於戲劇教育推廣的展演,對象大部份是嘉義縣各高中、大學的學生。為期一整年的計畫從第一階段的戲劇表演課程,到第二階段的專業科目課程,包括學習劇場燈光、服裝、舞台、行政等部份,最後並由專業師資帶領學員們,合力製作一個完整演出,而今年更是連續第二年,邀請留美「青少年劇場」專業的呂毅新老師,擔任計畫主持人與編導的工作。

雖然是業餘的青少年戲劇演出,但沒有淪為同樂會的才藝表演,《一首詩改變世界》整個製作,處處散發著專業嚴謹的細節與態度。文本來自導演與演員合力發展,從研讀各種形式的不同詩作,並擷取詩的意境、詩的精神,進而發展成為自己的故事,也就是找到詩與個人生命史的連結,並且透過詩人的眼睛,重新檢驗自己與家人、社會以及世界的關係。

譬如選取的詩作包括了席慕容的《印記》,日本詩人荒川良二在福島核災後的繪本詩《早上了,打開窗子嘍》,捷克詩人哈維爾的圖像詩《文化生活》,及臺灣詩人吳易澄為全國關場工人連線,集體臥軌事件所寫的《回家》。從題材上來看,並沒有落入「詩」只能成為唯美的、不食人間煙火的文字性陷阱,將詩人對於所處時空的心有所感創作,成為這群青少年看自己與世界關係的中介橋樑。

在65分鐘的演出中,一共有十四個段落。開場「詩的關鍵字」,全體10位演員穿梭於舞台唸出他們喜愛詩句,然後是一段段的演員故事;「秋子與狗」講胖女孩跟胖媽媽的減肥故事;「通話」是四位朋友謠言八卦的電腦即時通訊;「Schedule」模仿哈維爾的圖像詩,成為這群青少年的上學讀書考試生活;「火山的故事」是演員小時候全家乘郵輪的度假經驗,回到家時遇到八八風災;「回家」以動作畫面,重現關場工人的靜坐場面;「心電圖」講述年輕上班族的規律生活;「動漫狂想曲」將披薩外送員狂想成海賊王動漫決鬥;「檳榔爸爸」是回憶去世的爸爸,包括跟蛇打鬥,與乘坐雲霄飛車;最後「打開窗」返回詩的世界,象徵用劇場與想像打開的世界。

全體演員雖然只受到短期的表演訓練,但肢體靈活、節奏分明,充滿自信並勇於發揮個人特色,除了口齒咬字有時稍嫌模糊,整體來說,緊緊抓住了現場觀眾的注意力。而這也要歸功於編導素材的選用、舞台走位的巧妙調度,及舞台服裝、布景,克難但充滿創意的使用,這群青少年最幸運的,更是有機會在一個空間關係(舞台與觀眾席)緊密,設備相當齊全的實驗劇場演戲。同時這種場館、劇團、在地民眾之間,緊密結合的戲劇教育傳播關係,相當值得鼓勵與推廣。

成立已經十年的阮劇團,團長、藝術總監汪兆謙說,他當年念嘉義高中的時候,遇到了由文建會舉辦,為期一年的《青少年戲劇推廣計畫》,從此人生踏上了戲劇的這條道路。藝術下鄉,不光是表演團體點狀式的演出就好,深度的藝術教育推廣更為重要,而阮劇團「草草藝術節」的成功經營模式,真心希望能得到相關單位的重視,協助將觸角繼續擴展到青少年以外的族群,讓藝術與土地能夠緊密結合,漸漸開出屬於在地的文化花朵。

《一首詩改變世界》

演出|阮劇團
時間|2013/03/23 13:00
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裂縫 — 斷面記憶》難能可貴在此刻提出一個戰爭的想像空間,一個詩人對戰爭文本的閱讀與重新組裝,具象化為聲與光、人與詩、風與土地的行動劇場,從城市邊緣發出薄刃之光。
4月
16
2024
即便創作者很明白地點名熱戰的軍工複合體、操弄代理人戰爭的幕後黑手等,當我們面對霸權,就一股熱地迎合與慾望的積極投射。若我們像悲劇人物般拿不到自身的主導權,那「反戰」到底要向誰提出呼聲,又有誰又會聽見反對的訴求?
4月
16
2024
由於沒有衝破這層不對稱性的意志,一種作為「帝國好學生」的、被殖民者以壓抑自己為榮的奇怪感傷,瀰漫在四個晚上。最終凝結成洪廣冀導讀鹿野忠雄的結語:只有帝國的基礎設施,才能讓科學家產生大尺度的見解。或許這話另有深意,但聽起來實在很接近「帝國除了殖民侵略之外,還是留下了一些學術貢獻」。這種鄉愿的態度,在前身為台北帝大的台大校園裡,尤其是在前身為南進基地、對於帝國主義有很強的依賴性、對於「次帝國」有強烈慾望的台灣,是很糟糕的。
4月
15
2024
戲中也大量使用身體的元素來表達情感和意境。比起一般的戲劇用台詞來推進劇情,導演嘗試加入了不同的手法來幻化具體的事實。像是當兄弟中的哥哥為了自己所處的陣營游擊隊著想,開槍射殺敵對勢力政府軍的軍官時,呈現死亡的方式是幽魂將紅色的顏料塗抹在軍官臉上
4月
15
2024
《Let Me Fly》的音樂風格,則帶觀眾回到追月時期美國歌舞劇、歌舞電影的歡快情境,不時穿插抒情旋律作為內在抒發,調性契合此劇深刻真摯、但不過度沉重的劇本設定。
4月
12
2024
因此,當代的身體自然也難以期待透過招魂式的吟唱、紅布與黑色塑膠袋套頭的儀式運動,設法以某種傳承的感召,將身體讓渡給20年代的新劇運動,以作為當代障礙的啟蒙解答。因此,黑色青年們始終保持著的這種難以回應歷史的身體狀態,既非作為歷史的乩身以傾聽神諭,亦非將僵直的歷史截斷重新做人。
4月
11
2024
劇作前後,笙演奏家宮田真弓,始於自然聲中出現橫過三途川,終於渡過三途川後與謝幕無縫接軌。無聲無色,不知不覺,走進去,走出來。生命與死亡的界線,可能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分明。
4月
09
2024
兩個劇目分在上下半場演出,演出意義自然不單純是揭示狂言的作品,而是透過上半場年輕演員演出傳統劇目《附子》,表示傳承傳統的意味,下半場由野村萬齋演出新編劇目《鮎》,不只是現代小說進入傳統藝能,在形式上也有著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意義。
4月
08
2024
對此,若是回歸本次演出的跨團製作計畫的起點之一,確實達到了節目單上所說的「展現臺灣皮影戲魅力」。因為,除了現代劇場的場面調度、意象經營、表演建構,我們也能在作品中看見了「序場」的傳統皮影戲熱鬧開場,也有融入敘事文本角色關係演變的新編皮影戲,兼顧了傳統與創新的美感意趣。
4月
0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