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文化的生命力《樂逑漫步》
十二月
20
2018
樂逑漫步(高雄市國樂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67次瀏覽
蔡佩娟(表演藝術人士)

音樂雖無國界,卻也因地制宜,不同文化便有不同的音樂特色,藉由交流彼此互相切磋、相互影響,而此次以「世界音樂」為主題的《樂逑漫步》音樂會,結合了印度、日本、蒙古等傳統樂器,樂曲的呈現方式有合奏、協奏與重奏,然而,拿捏彼此在演奏時的比重卻不是件易事,過與不及都會影響整體平衡,且可能出現各說各話的情形。

以印度塔布拉鼓為主角的樂曲〈塔布拉鼓與國樂團的對話〉,樂曲著重在塔布拉鼓與國樂團兩者之間的對談,國樂團雖是一個整體,但其中包括了吹管、彈撥等聲部,所以在樂曲進行的過程中,可以清楚的聽見樂團裡的樂器輪流與塔布拉鼓交談著,且根據樂器的屬性,既有高昂激烈的笛子主奏片段,也有活潑俏皮的彈撥片段,然自始至終穿插其中的塔布拉鼓猶如協調者,在樂器相互爭執及喧鬧時,以穩定的鼓聲安撫著爭吵的樂器們且堅定的向前邁進。

此曲在高雄市國樂團與塔布拉鼓演奏者若池敏弘的合作下,兩者搭配的相得益彰,然聽完此曲,筆者感到有些失望,原以為此曲是以塔布拉鼓為主角的印度音樂,可實際上僅是國樂曲加上印度的塔布拉鼓兩者間的合作。或許作曲者Eric Watson最初的構思就只是兩者間旋律的拋接,而不是以印度音樂為基底的協奏樂曲,也或許作曲者想保留國樂的特色,而協奏的塔布拉鼓就像是種嘗試,調味了單純的國樂曲,但也不過分的加強印度音樂的部分。

雖然日本、蒙古、印度樂曲令人印象深刻,可讓筆者最驚艷的樂曲卻是來自排灣族Puzangalan(希望)兒童合唱團所演唱的三首排灣古調。第一首〈ualjaiyui/榮耀頌〉為合唱團獨唱,此曲只在祝賀頭目或貴族婚禮所演唱,雖每個部落都有ualjaiyui,但因地域關係,造就旋律有稍微差異。當合唱團團員唱起第一句歌詞時,其聲音乾淨純粹,歌曲的旋律雖簡單樸實,但透過重唱、合唱的方式讓歌聲層層堆疊,而後悠揚的縈繞整個廳院,樂曲雖無國樂團伴奏,可整體感卻是極為豐富,並不讓人感到單調。

當Puzangalan合唱團演唱一結束,台下的觀眾立即給予熱烈歡呼與鼓掌,而筆者看到合唱團的孩子們雖然靦腆,但臉上的表情卻很是驕傲與自豪,是啊,雖僅演唱短短的三首歌曲,可他們卻讓人聽見最原始的生命力,是那麼的強韌且令人感動,也讓筆者不禁反思,是否最簡單的事物反倒有著最純粹的本質,那是褪去繁雜之後的單純,亦是太過複雜的現代社會所遺忘的人類本能。

自鮑元愷〈台灣音畫VI.鹿港廟會〉到終曲王乙聿〈北管印象〉,這場音樂會猶如一場旅程,台灣是起點,亦是終點。在筆者看來,就像一個循環般,起初認為自身的文化沒什麼,且很是欣羨他國的文化歷史,然而,當我們重新認真的看待,才發現我們本身就擁有不輸於他國的文化,我們欠缺的只是認同,認同我們自己的文化,並用美的眼光去發掘那些被我們忽視,甚至漠視的文化。

唯有先認同了自己,我們才能走向世界,讓世界聽見深藏於我們文化中那股永不放棄的生命力。

《樂逑漫步》

演出|高雄市國樂團
時間|2018/11/17 19: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他所演奏的舒曼聽起來像精緻的珠寶。不過分華麗,而是用恰如其分的裝飾,讓音樂的光芒閃耀更加動人。這是一位見多識廣、因而懂得收斂鋒芒的紳士。
十一月
29
2022
當全體團員用盡全力演奏強音樂段,弦樂賣力運弓往死裡拉,所呈現的聲響與畫面,應可算是人類文明的奇觀。
十一月
27
2022
音樂要能以正向發展的「生態圈」成長或維繫下去,不是用禁慾和高尚達成的,而是真真實實的聲響「感官刺激」(如不用高尚的詞彙如「美學創意」的話)。
十一月
27
2022
相對當今流行的各種名家演奏,列維特的音樂表現猶如水墨畫的留白,在其中卻也有顏色的暈染,因此能讓人聽見時間的色彩。
十一月
25
2022
生命的過程本身就是沉浸在時間、空間、以及其呈載的網絡中的各種變化。作曲家將詩人的詩詞創作,透過合唱音聲呈現,轉化出生命詩歌給聽眾。
十一月
22
2022
他過度在乎「古樂」作為一套美學實踐手法的達成與否,卻忽略了身為演奏者本該有的自然稟賦與樂思流瀉。
十一月
22
2022
語言與歌謠均縈繞半島特有的閩南語韻味,不急不徐,與月琴、落山風的樂聲與體感,織就出獨特的恆春印象。
十一月
22
2022
是否是「傳統」(或稱古裝可能更精確)製作獨有的時代疏離感,讓這股力量強大的作品,在呈現時與觀眾產生了不必要的距離?
十一月
14
2022
作為首齣在北藝中心上演的西方傳統歌劇,這次演出沒有將新劇場與新設備技術使用得淋漓盡致,在整合上也有多處未能到位的遺憾。
十一月
13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