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浮士德與中土宗教相遇《狂魂》
12月
19
2011
狂魂(ㄧ心戲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66次瀏覽
施如芳

以家族成員為主力的劇團結構,雖悖於專業分工的時代趨勢,卻一直是台灣民間戲曲界的常態。一心歌劇團保有家族劇團的凝聚力,第二代既全力投入,占據要津(當家演員、編劇),卻也有虛位以待的視野和度量,年度製作時可見外來的專業人士(導演、音樂設計、舞美設計)共襄盛舉。《狂魂》從路旗迎風宣傳的那一刻起,它的劇名副標「東方浮士德」,就伴隨著戲劇化的視覺設計,宣告了此劇魅惑人心的企圖。

浮士德,出自歐洲古老傳說,經過大家名劇的演繹,已然成了西方文化的人格原型。跨文化改編已經夠難的了,編劇孫富叡竟把腦筋動到經典上,從靈光乍現到化出這台戲,必定走過很曲折的路。但過度傍著浮士德來計較《狂魂》,不切實際也不盡公平,筆者寧願眼見為憑,因為無疑地,這是一齣嵌在該團發展脈絡裡的歌仔戲。

《狂魂》原為姐妹花生角(孫詩詠、孫詩珮)而設戲,後有孫家外甥女陳昭婷加入,孫富叡該是憑這特有的雙生一旦的陣容,確立了改編的信心。孫詩詠飾演荼闇/慈光,形象高度意象化,一出場,便試圖以轉身揚袂的身段搭配瞬間轉換音色,確立這個神魔合體的角色。擁有八十年資歷的修道人慕容塵,由兩位演員分飾,孫詩珮雖是分身幻相,但所謂的「東方浮士德」——自以為道心堅定,不料湖畔莫名心動,遂與惡魔交易,出賣靈魂換青春——非她莫屬。有別於浮士德遭遇的瑪格麗特只是個貧家女,為了讓陳昭婷可以穿上一套套不惜成本的華服,促成慕容塵的一念之轉,她所飾演的梅蝶君,乃是元谿國的公主。

本劇由豫劇世家、現代劇場出身的劉建幗擔任導演,舞台視覺有王奕盛(多媒體)、賴宣吾(服裝)掌舵,人物造型、身段的虛實互見,場面、氛圍調度的魔光離合,都跳出了傳統歌仔戲的想像。在眾多群戲中,與荼闇長相左右的鬼拉、麻拉,顯得相當醒目;雖然這兩仙身份的切換,實在太自由心證,觀眾不時要困惑一下,他們究竟存在於實相,還是主角的意念中?要如何看待他們附體於朝臣時的言行?但他們的戲耍唱和,對比於荼闇的陰暗邪惡,倒也協調,甚至為這三人組勾描出現代感,堪稱小囉囉立大功。

近年來常見歌仔戲團以宗教題材入戲,《狂魂》本與此無涉,但孫富叡將原本具有知識人象徵的浮士德,改編成修道求仙不得的慕容塵,致使全劇從辭藻、思維到故事背景,穩穩地走向了明華園系統的熟門熟路,也隱隱地呼應了這股宗教戲的潮流。

這齣戲的最高潮,出現在慕容塵認罪後,妻子離他而去,此時荼闇請他去參加晚宴,他一下子就跌入了「空虛兮寂寞兮」的心靈地獄。這段戲大鑼大鈸齊響,只見孫詩珮壯懷激烈,揮舞著墨色水袖,雖有勾魂使者簇擁,卻儼然有獨角戲的張力。孫詩珮有轉腔作韻和飆高音的能耐,但相對於聲情,她的表情顯得貧弱。慕容塵原是少年老成之人,又度過八十年修道生涯,觀眾縱然蒙昧於孫詩珮年輕貌美的色相,這個人物的心,有多少歲月痕跡,又該是何等的澄澈世故,可想而知。然動心與不動心之間,孫詩珮的詮釋,令人費解,例如國君封賞於他,當時還有道心的慕容塵嘴邊推辭,臉上竟已滿是傲慢。

事實上,《狂》有不少地方轉得欠高明,與其以「果」責求演員,不如說,「因」在劇本就已經種下了。在現代科技協力下,編劇要染指多厚多重的材料,寫到飛天鑽地古今錯置無所不至,都不成問題;重點是,能否披沙瀝金,示現出什麼精華,來安放觀/演者的心。一些宗教(或擬宗教)戲,所以令人忽忽若狂,在於前面編派到讓人驚魂難定,最後竟只有宣讀教義或道理的「神來一筆」,就要台上台下當場頓悟。這種收拾法,對堅持劇場非道場的人來說,絕對不算功德圓滿。

《狂魂》

演出|一心歌劇團
時間|2011/12/17 19:30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李寶春並特地編寫班主的一句台詞向第四面牆提問:「這一生,值嗎?」,觀眾回應與掌聲熱烈,對其藝術生涯直接肯定,作為台北新劇團新編戲題材的新嘗試,的確也值了。
5月
29
2023
編劇為了保持高張力的演出效果而減少戲中人物思考處理方式的時間,也因為直接的衝突而讓劇情變得緊張刺激起來,但在傳達英雄本色上,直面去挑戰權威的做法稍嫌單純而理想,只能說人生如戲,但不是只有這樣子的做法才能被稱做是英雄。
5月
25
2023
拋開《唐吉軻德》和《老鼠娶親》的原型,《我們的島》走出了屬於自己的故事主題,它以喜劇的形式、多元的跨界手法,有機地組合成一個訴說臺灣、甚或世界上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人們的現代寓言
5月
23
2023
本次秀琴歌劇團的《鳳凰變》一洗窠臼之風,雖以明鄭王朝為背景,卻以鄭氏家族中的三個女人──董太夫人、昭娘、陳永華之女──為中心,他們並非是隱身於歷史與男人之後的「賢內助」,而是直接浮現於歷史的舞台上⋯⋯
5月
19
2023
《壵》則是傾向在演出偶戲時,將演師「隱藏」,藉以突顯出地母的凝視,進一步令觀看的角度並非只是「觀眾-戲偶」的雙方投射,而是「觀眾-戲偶-女神」三方投射下,英雄在悲壯之後的蒼涼關照。
5月
19
2023
《鯨之嶋》以臺灣的自然地理為基礎,構築各類山神海怪的故事,融入南北管音樂,意圖成為一齣「臺版山海經」,是一項頗有野心的計畫。只是,原應是遠古流傳、眾人共造的神話故事,如今成為憑空起造、主動創造的當代發明,《鯨之嶋》也無可避免地顛反了神話的邏輯⋯⋯
5月
18
2023
創作團隊綜合港台武俠電影風格及科幻影視的時空旅行概念,編寫出高度可看性的原創作品,並藉鏢局的經歷,各擅其長的成員,與陸續加入的夥伴,象徵了豫劇團多年的經營甘苦與多元人才的參與。
5月
18
2023
我們可以看見《壵》的舞台佈景呈現相當複雜,不僅翻轉了觀眾對於布袋戲固定舞台、視角的印象,另一方面,他們也似乎正在「再現」布袋戲的舞台是如何組裝與搭建——包含柯加財的布袋戲口述、樂隊的演奏與歌聲,以及透過地母的白色服飾及佈景的大白布所創造出的雪景。
5月
03
2023
一談到跨界合作,現代劇場與歌仔戲之間微妙的競合關係,還有歌仔戲的戲曲屬性都會自動浮上檯面。彷彿現代劇場跟歌仔戲各執兩極,或者跨界合作帶有抹去戲曲純度的潛台詞。似乎遺忘歌仔戲本具包容性、商業性及通俗性,擁有極開闊的題材空間。
5月
03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