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文化裡的自我對話《tiativ─末代山林・衝擊》
十二月
23
2019
tiativ-末代山林・衝擊(羽・擊舞藝術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45次瀏覽
陳姵霖(專案評論人)

2019年六月,新北市樹林藝文中心演藝廳開幕,是新北市首座擁有四面式觀眾席的場館,可變換成單面、三面及四面式觀眾席,提供表演團隊更多樣的演出形式,同時也徵選駐館團隊,如驫舞劇場、紘采樂集、賴翠霜舞創劇場與水影舞集。

作為樹林藝文中心演藝廳試營運節目之一,是羽‧擊舞藝術的《tiativ─末代山林‧衝擊》。於2012年正式成立的排灣族打擊樂團「羽・擊舞藝術」,由慈姆達斯創立,是台灣原住民族中首次以排灣族為主體的打擊樂團。創立者慈姆達斯,以教導青少年孩童排灣族的古謠祭儀、歌舞為方法,去重新認識自己族群的文化;相較於其他專業打擊樂團(朱宗慶打擊樂團、薪傳打擊樂團……等),樂團的根本立意在於讓排灣族青少年重拾對族群的認同感,以及肩負傳承的意涵,如此次演出的《tiativ─末代山林•衝擊》,就以部落之語「tiativ」為意象去發想──tiativ(音為底亞底),風之羽之意,又意謂配戴真正信息之羽的人──,不僅僅是傳信者(傳訊部落間的消息),亦是守護、捍衛部落的戰士(災難發生時的救援者)。

本場演出以排灣族古謠為主體,並結合擊樂、舞蹈肢體演出,在六十分鐘無中場休息的演出時間內,表演《tiativ生命意境》四個樂章,藉由音樂、舞蹈肢體和說書人的口白引導(用溫暖的口語引導觀眾進入tiativ生命意境的故事),帶領觀眾透視心靈最深的自我,並探討生循環的定律,圍繞著一個疑問:誰才能看見真正的心和自己,讓時間停留在山林萬物之間,透視你我的心靈,【1】運用擊樂手蝶的聲響、手鼓、小提琴、大提琴,加上排灣族的傳統樂器陪襯(口簧、鼻笛、排灣族陶壺鼓、甕),有時運用長竿敲、擊、打地板營造原始原住民的生活,樂聲時而衝擊又緩慢但又寧靜層次交織在一起,甦醒了你我心靈的渴望。

此場演出跨領域結合了各種元素,也使得整體表演風格與內容呈現上都有別於一般音樂會演出模式,帶了一些音樂劇場的元素。當筆者走進演藝廳裡,舞台前放了四顆本團自創的傳統鼓──排灣族陶壺鼓,左邊有大提琴,右邊則放沙鈴和電子樂器,暖色的光線照亮著整個舞台,好似整個劇場都是表演空間。此外,舞台後方佈景打上了許多排灣族圖騰,單一又組合在一起的變化使整體生動有趣,讓觀眾可以看見與聽見原住民的真誠純樸感,勾畫出獨特的藝術生命力。

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舞者們在台上行動自如一邊轉圈跳舞又打鼓和唱歌,那流暢的轉圈與高亢宏亮的聲音,著實看到他們的炫技功力與感動;之後其他演奏們拿起竹竿敲打地板並吶喊,屬於他們獨特的肢體語彙與音樂展現,完善地運用整個演藝空間。

[caption id="attachment_56401" align="aligncenter" width="750"]tiativ-末代山林・衝擊(羽・擊舞藝術羽・擊舞藝術提供) tiativ-末代山林・衝擊(羽・擊舞藝術提供)[/caption]

《tiativ─末代山林‧衝擊》這部作品,雖然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六十分鐘的演出時間,已有十足誠意和努力去整理布農族古謠的音樂內涵精神,因此,無論是音樂、服裝、圖騰彩繪、肢體編排,都能在其中看到許多排灣族文化素材的身影。整場演出無疑是多元且豐富,除了給予觀眾聽覺上的洗禮,更在說書人溫暖的話語又帶點感性的情感中,增加現場觀眾對於原住民文化的認識。

綜觀整場演出,《tiativ─末代山林‧衝擊》並非一般音樂會形式,在其結合舞蹈、說書人語彙等表演形式下,更趨近於讓創作者所理解的傳統與現代文化進行交織演出;至於,其音樂表現則不刻意著重技術,而是展現排灣族古謠的最初原貌。羽‧擊舞藝術藉此次演出,恰似一道隱喻:告訴觀眾排灣族的文化、環境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同時讓人感受到純樸的寧靜感,體會故鄉的純淨,生命的力量與情感共鳴。然而,若要去回應創作者所設下的疑問:究竟誰才能看見真正的心和自己?那麼,此題無解。

註釋:

1、《tiativ─末代山林‧衝擊》演出節目單。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我們可以大膽而粗略的畫出這樣的先後邏輯:臺北先仿效歐陸城市舉辦藝穗節,國內的地方政府又意圖複製臺北的經驗而打造自身的版本。
十一月
10
2022
歷史已一再告訴我們,科技並非全然中性,終究,技術的發展也會顯明它將帶領人類社會往哪個方向去。而正因如此,線上展演的未來令人期待。因為它尚未被清楚定義,所以我們仍處於混沌之中。(林真宇)
六月
30
2022
若疫情真的給了我們什麼,願是留下了創新的形式、嶄新的作品,刺激我們碎片化的感官,並產生新的悸動和理解。它們,或許會陪同著劫後餘生的人們,在改變了的世界裡,持續緩緩向前。(林真宇)
六月
29
2022
或許這場百年大疫裡產生的創意、科技與應變方式,能帶領我們持續思考演出的包容性 (Inclusivity)、多元性、以及文化近用等問題。可以的話,從中領悟些什麼,且讓科技與人文思考引領我們向前走。(林真宇)
六月
08
2022
瓦旦試圖奠基在真實且當下的觀察之上,持續創生屬於自己的當代語彙。於是乎在瓦旦的作品中,我們似乎無須擔憂文化標籤的問題,剩下的問題只餘創作者的路將走得多遠,並且能走到何方而已。(簡麟懿)
四月
21
2022
有目的性地注入特定傷痕歷史與人權議題的語境,以描寫威權體制的痛省為經;以涉及多種性向,甚至是泛性戀(Pansexuality)之流動的愛為緯。(簡韋樵)
三月
28
2022
除了少量的骨子老戲之外,更多的今人之作是一種現代議題的戲曲化表達,其內在的主題已經與老戲截然不同⋯⋯我並不認為「忠孝節義」的主題在今天已經退出歷史舞台,只是我們需要找到價值本身與今日現實的媒合之處。(王逸如)
三月
07
2022
此間戴開成眼神丕變,由坐姿轉為似要起身的跪姿,聳起肩膀,神色凝重,一邊擔起那變沉的無形蓑衣/虎毛,又扮演對虎屋主人說三道四的路人甲乙丙,絕妙程度令人幾乎能感受到市井人聲和深山的風動。(張又升)
三月
04
2022
Guesthouse 演出過的某個場次、每種形式,也如同一間間客房,為未來實體與線上整合的可能性,預留了再訪的空間。(林真宇)
三月
0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