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好一齣不合時宜古味好戲《馬鞍山》
十月
27
2021
馬鞍山(全西園掌中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93次瀏覽

紀慧玲(2021年度駐站評論人)


傳統節奏能有多慢?譬如二分之一拍的講話節奏,自報家門,頓頓挫挫,每次出場都還要重複一次。傳統能有多活潑?譬如一桌一椅連人一體,搖搖晃晃成了船身,江上行舟,大湧小湧落下,浪頭翻飛如快矢。傳統能有多老?譬如說道伏羲製琴,取梧桐三丈三尺,堯舜禹湯商紂周文王……一悲線一喜線……,「使洪荒之力」開天闢地講起這麼老。傳統又有多前衛?伯牙摔琴本是古冊故事,演著演著,伯牙子期知音情愫竟如曖昧私慕,愛到棄官侍老,奉知音老爸為父,重組「多元家庭」,能不驚訝感動,完全是年輕人心頭好啊!

這齣《馬鞍山》,又名《伯牙碎琴謝知音》,是全西園掌中劇團洪啟文近日於大稻埕戲苑演出的劇目。洪啟文師承小西園藝師許王風格與劇目,近年來多演古路戲,除了《馬鞍山》,三國系列《戰馬超》、《左慈戲曹》、《戰濮陽》、《追韓信》、《白門樓》,隋唐演義系列《南陽關》,也有劍俠戲風格《萬教之王》,甚至也騁力製作新戲《虎姑婆》、《國姓魚好滋味》、《土地公公的老虎》等。但筆者緣慳一面,過去並未「追戲」。事實上,傳統布袋戲日益澆薄,市面上得見者幾稀,廟口市場完全退出,文化場缺乏注目,適合的場地更少,大稻埕八樓曲藝場及目前暫停營運的納豆劇場是少數支持的場館。而其餘團體如台北木偶劇團、弘宛然劇團新舊共治,創新與傳統並行,只要是傳統劇目仍立馬少光芒。當日曲藝場觀眾亦不過十人左右,俱是鐵粉,蒼疏髮色間彷彿感到昔年小西園「椅子會」身影綽綽,看戲資歷數十年吧。這些觀眾為何喜看傳統布袋戲?言談間只聞他們對哪裡有傳統布袋戲演出仔細叮嚀,比如接下來大稻埕戲苑還有天宏園、春秋閣、新西園掌中劇團,相互提醒,計入日程。傳統布袋戲若有知音,這群「戲虎」絕對是田調訪述對象。

正因為《馬鞍山》演述的是鍾子期與俞伯牙知音之誼,很可以聯想傳統布袋戲何覓知音。但看戲就是看戲,戲得好看,才能不為傳統而傳統。而傳統況味不比尋常,如前述,劇情推動節奏悠緩,未換得適當心境進劇場,恐未識三昧;西園派氣口特殊,學者吳明德謂許王口白藝術「咳唾成珠玉」,即辭藻豐富優美,出口成章,兼又聲漱講究,吞吐平仄在齒頰喉腹間上下滑移,非輕易可練成,也需仔細聆聽。再者,《馬鞍山》劇情雖緩,但場次簡明,不拖泥帶水,幾個站頭(表演精華段落)如行舟、鍾子期論琴、馬鞍山賢士村尋友、祭墓碎琴,都精緻美好,一來聆聽北部傳統布袋戲特有口白韻味與訓練漢文讀音聽力,再來驚訝「琴論」竟如科舉古文深奧難懂但唸得出,也不乏絕妙好辭,如論「悲線/喜線」,論「六忌、七彈、八絕」,所以才得出「潯陽江上且鳴琴,高山流水識知音」,頗有拍案叫絕的覺醒。

馬鞍山(全西園掌中劇團提供) 

馬鞍山(全西園掌中劇團提供)

最後,還得讚賞主演洪啟文之外,擔任二手但主要操偶的吳國華,其掌中技藝細膩,表現人物神態個性分明,戲中共有老生(文鬚文)俞伯牙、小生(文生)鍾子期、公末(白闊)子期父親,三人體態、個性、行為動機不同,和著洪啟文口白,悠緩之中呼吸自然,栩栩如生,大概是近年來少見細緻的操偶功力。而《馬鞍山》也啟動唱段,板橋潮和社社員余柏緯主唱,幾段北管高昂,聲腔飽滿。只有最後一段祭墓演唱崑曲【鷓鴣天】,洪啟文自己來,但曲律難度甚高,未達精準。

《馬鞍山》從俞伯牙述職返晉路過潯陽,江邊遇鍾子期論琴藝,子期交待父親立碑面江告友,俞伯牙尋友祭墓碎琴奉老還鄉,幾次斷琴弦急破音、論藝驚知音、哭好友悲聲,因為感情線下得重,觀眾被聲音、偶身、音樂牽注,往兩人情深意摯內心小劇場走。於是最後子期交待遺言,伯牙為好友侍親,成了結眷想像,讓人想入非非。但戲還是有些段落未能滿足觀眾期待,比如兩人揮淚相別,戲收得太快;比如彈琴、碎琴,前後場沒完全配妥,琴聲與動作也少了絲絃纏綿的空間。

傳統布袋戲如老件,識愛的人讚賞,不識的人即使路過櫥窗,都不見得駐足。當日席中有十歲學童,據洪啟文說,每次都是媽媽帶著來看戲,這個孩子愛戲愛到想拜師習藝。老與少之間,彷彿金線牽繫著,不知道這絲線如何連綴,何時啟,何時織,如何能盤結?傳統布袋戲需要展示櫥窗、適當的場域,如果厭煩了塵囂,躲進老件,至少換得一晌沈浸,「不知何歲月,得與爾同歸?」

《馬鞍山》

演出|全西園掌中劇團
時間|2021/10/16 14:00
地點|大稻埕戲苑八樓曲藝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琵琶語》是在當代離散的語境中,透過王昭君與雲兒的對話思考「辨己身」必要性,在一個不斷流動遷移的世界裡,是哪裡人有那麼重要嗎?
十二月
01
2022
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
十一月
16
2022
結合了當代美學,形成多層次的藝術創作。其中,可從視覺、聽覺、及表現手法三個要素中洞察其動人之處。
十一月
11
2022
然而除了「再現」經典外,「再造」經典才能與時俱進,此戲無論是戲劇結構的梳理,或人物的揣摩皆有再造的空間。
十月
24
2022
改編經手三至四位編劇,使劇本的可表演性很高,且口白順暢、唱詞不倒字,甚至歌詞的韻腳使用都使人驚喜,想來是經歷了原創編劇、劇場編導、歌仔戲劇團的三方合力,讓問題意識落實成舞台語彙,轉化為歌仔戲表演,整體而言改編相當具完整性。
十月
18
2022
短短三小時內,笑鬧交織的皇宮內苑、悲歌痛飲的烏江岸、熱鬧非凡的戲車、大夢初醒的床榻、密謀造反的魏州,和血流成河的凌霄台一併呈現於眼前。
十月
11
2022
現代劇場軟化了戲曲的表演性,藉著現代劇場擅長的節奏調控與場面調度,歌仔戲被化整為零,讓大眾直接跨過戲曲閱聽門檻,即使完全不懂四功五法或行當差別都能輕鬆觀看。(蔡佩伶)
九月
22
2022
或許可以更進一步期待,透過對於主角人物形象的設計,是否能讓情感表現更為飽滿,觀眾更能情感共鳴?讓看家戲不只是經典,還能夠長出各時代的風情與新貌。(許美惠)
九月
19
2022
歌仔戲的俚俗趣味與現代性可能產生更多交集嗎?一齣簡單流暢的戲需要嘗試回應當代價值嗎?這兩個問題像群山裡的回音,在看戲過程中不斷交叉浮現。(蔡佩伶)
九月
16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