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化自我,倖存於生的《陌生人》
11月
26
2019
陌生人(國家兩廳院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06次瀏覽

陳芸葶(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系四年級)


阿喀朗・汗最後的獨舞《陌生人》反應了他對現今世界的看法,藉由六十五分鐘不間斷的舞著,訴說著被泯滅的人性,也讓觀者一同歷經古往今來的戰爭,再度面臨到「人性為何」的迫切問題。當人類已像是地球上的神,真正的人類又該是什麼模樣?我們還會是原本的自己嗎?還是已把自己變成了自己的陌生人?

不同以往於「大幕起後,舞者開始表演」的開場,筆者先是聽到充滿印度風的鼓聲及人聲,進入觀眾席後,舞台上昏暗帶點赤紅的燈光及佈滿無數童軍繩的地面,隨即映入眼簾;傾斜的舞台,伴隨著兩位演奏者精彩且情緒高昂的演奏,彷彿引領著我們進入舞作中的年代,與其設定的生活背景。隨著音樂節奏越來越急促,拍打大腿和手部的聲響加入,配合舞台視覺畫面,傳入耳裡的細碎聲音就好像是印度人民各自訴說著彼此的生活,再次讓我如同親身歷境。突然間,雷聲巨響,舞台燈光瞬間變暗又再度亮起,音樂更加急,人聲開始出現,如戰爭似的有了極大的轉變,帶領觀眾進入故事的下一個章節。

「不是戰爭,是日子。」,阿喀郎從右下舞台出場,手上拉著一大捆童軍繩,繩子放開一條後他便倒地,再放繩,便倒在桌子上,之後繩子自右被抽離而出,舞台全暗剩下阿喀郎留在中央,畫面中的他彷彿戰爭過後存留的孤者,繼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沈思於死亡與重生、認同與記憶之間的矛盾與衝突,舞作整體設計,不單單象徵著這些不光彩的戰爭,更緊扣著印度民族主義的崛起,以及與政策的抗衡的日子【1】。其中有一段阿喀郎的雙手及雙腳都被鐵鍊緊緊捆綁,舞步從原先的卡達喀印度傳統舞蹈轉變成現代舞,雙手仰望天空的手部姿勢、身軀的旋轉搭配著足部的踩踏與停頓,這些不變的動作元素,卻因爲不同的舞動質感而有了不同的視覺感受;最後,阿喀郎解開所有鐵鍊,但過程中,越極力想掙脫卻越充滿絕望及無助,音樂及燈光逐漸消失,此時此刻,我感受到了阿喀郎以《陌生人》為名的編創意圖:戰爭使人變成了自己的陌生人。

舞作中有一段,阿喀郎身著軍裝,如軍人似的聽從哨子聲,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立正後向後轉,這重複性的單一動作,體現當時軍人般的社會情境——規範的遵守與服從,接著他以雙手摀住嘴後側躺下來,雙手抖動加上身軀弧線擺盪的肢體動作(有著男生小便似的意象姿勢),上述足以讓我反向思考,在當時這些制式化規範的社會中,人們毫無任何選擇權,沒有所謂的意見可言,全是被強迫面對所有政策與戰爭,而這些故事隨後被抹滅於世,它們也成為了孤獨的陌生人。這時舞台斜坡上出現一座既是廣播器又是探照燈的機台,阿喀郎拿起繩索緩慢前行,先是雙眼查看並將它們串接起來;此時,波浪般抖動的童軍繩,象徵著與外界聯繫的窗口,而廣播器的人聲就像人們透過這連結的方式尋求外界的協助,透過繩索的收放與人聲舞動起舞,深深緊扣著舞作所講述與詢問的「人性為何」,表達出即便是充滿戰爭的殘酷現實,人性的弱點與尊嚴依舊存在,正視現實的殘酷世界。

「Half of them already dead—already dead.」不斷重複著,隨後又出現如聖歌般的溫柔歌聲,彷彿正感嘆著生命中無時無刻都在扮演者不同的角色,更是在企圖找到一個屬於自己最平衡的狀態。唯一比較美中不足的是,在這之前的銜接段落,因爲整體舞台的畫面感較單薄,對感官來說較為平淡無趣,因而無法快速進入舞作情緒的轉折,我認為,若能加入一些震撼又不失轉折性的動作語彙、燈光變化或戰爭的聲響,便能降低觀眾感受與舞作表現手法的衝突。

或許戰爭對生活在臺灣的我們來說很遙遠,但不可否認的是它都是真實存在且正在發生的事,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怎麼死去,也或許就因為這些無法選擇,使我們更珍惜的活著,意識著擁有自由決定的時刻。


註釋

1、節目冊《陌生人》背後故事,作者露絲•利特爾為此舞作之戲劇構作。

《陌生人》

演出|阿喀郎.汗舞團
時間|2019/10/26 17:0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成名甚早、獲獎無數的阿喀郎‧汗為臺灣觀眾帶來其舞蹈生涯最後一支獨舞《陌生人》,首站是他初次造訪的臺中國家歌劇院。這部絕佳之作以超凡的力量撼動人心,除了持續處理阿喀郎‧汗的文化認同,更充分展現這位傑出舞蹈家與合作藝術家的高度、視野與格局。(陳祈知)
11月
11
2019
雲門「春鬥2024」的三個作品,以各自獨特觀點去解析並重新排列舞蹈身體之當下片刻,呈現出肉身在凝視(Gaze)中的存有時空與鏡像延異,無論是運用科技影像顯現存在卻不可見的肉身宇宙;在喃喃自語中複演詮釋地震當下的平行時空;或是在鬆動的空間與肢體裂縫中挑戰可見與真實,皆為對觀眾視域下的舞蹈身體所提出的質問與回應。
6月
20
2024
說到底,余雙慶這個主體仍舊不在現場,所有關於「他」的形容,都是「她」在我們面前所描繪的虛擬劇場;喬車位、推櫥窗、拉鐵門以及起床的身姿,余雙慶就如同一位站立在夕陽餘暉下的英雄一樣,藉由匪夷所思且神乎其技的身體重心,他喬出了我們對於日常物件所無法到達的位置與空間(起床的部分甚至可以跟瑪莎葛蘭姆技巧有所連結),而余彥芳的背影宛如一名當代的京劇伶人,唱念做打無所不通,無所不曉,將遺落的故事納入自身載體轉化,轉化出一見如故的「父」與「女」,互為表裡。
6月
20
2024
白布裹身,面對種種情緒撲身襲來的窒息感。余彥芳將肉身拋入巨大的白布中,她與蔣韜的現場演奏這一段是設定好的即興,只是呼吸無法設定,仰賴當下的選擇。追趕、暫離、聆聽、主導,我預判你的預判,但我又不回應你的預判,偶爾我也需要你的陪伴。做為個人如何回應他人、回應外界,客套與熟絡,試探與旁觀,若即若離的拉扯,對於關係的回應隱藏在身體與鋼琴之間,兩者的時間差展現了有趣的關係狀態。
6月
20
2024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