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本來就不同《Sky ~World challenge in Taiwan~》
5月
22
2023
Sky ~World challenge in Taiwan~(曉劇場提供/攝影蔡之凡)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27次瀏覽

文 鄭宜芳(專案評論人)

來到第五年的艋舺國際舞蹈節於今年(2023)轉型為國際舞蹈節暨交易平台,開啟了作品國際媒合的項目。當中作為2023曉劇場藝術進駐計劃的下島礼紗《sky ~World challenge in Taiwan~》亦是媒合作品之一。此作品原創於2018年,取材日本幾個著名的黑暗暴力事件:赤軍事件和奧姆真理教事件,旨在探索群體的瘋狂意識形態以及同儕壓力,【1】此次移地臺灣是希望藉由不同文化、歷史背景的國家,探索相似的事件是否會發生。

臺灣版與日本版

透過2023曉劇場藝術進駐計劃支持,此次《sky ~World challenge in Taiwan~》的版本,下島礼紗於作品前期已在臺灣以工作坊與招募舞者的形式進行長約三星期的發展。《sky ~World challenge in Taiwan~》保留了日本版的結構與表現手法,在舞作前半段以展示群體集體性與封閉性為主,後半段呈現在這集體且封閉的環境下形塑而出的意識形態與壓力,以及表演者需穿著同款式尿布、被打屁股、賞巴掌、舉冰塊等,甚至保留了奧姆真理教的「修行者之歌」與集體修行舞的段落。不同的是,臺灣版加入了未經專業訓練的素人身體,以及在霸凌段落因應不同國籍的表演者,將跨文化翻譯溝通融合成表演手法。當然,吃臭豆腐絕對是一種很臺灣的「印象」。

群體意識的表現

依據榮格心理學論述,人的人格由三部份組成:第一,意識;第二,個人潛意識;第三,集體無意識(原型)。其中,集體無意識指向全體人類所共有的內容,是超越個體意識的原型。人是群居生物,從幼兒到成人,從家庭到社會,無可避免地受到群體的眼光以及群體的意識影響。因此,人的心理會依據不同的社會情境戴上不同的「人格面具」。另一方面,社會性(sociality)與群性(groupishness)的意識又讓我們習於人以群分、物以類聚,輕易地區分我們與他人。因此,對於《sky ~World challenge in Taiwan~》如何探索不同文化脈絡下的同儕壓力與群體意識,原先是抱有期待的。

然而,當所謂同儕壓力與群體意識只停留於打屁股、賞巴掌、舉冰塊等行為,用來象徵不合理行為(罰則)被要求「合理」地執行,並將其視為突破自我、堅強意志、不放棄、追隨領袖之行為表現。而忽視其背後之所以形成此封閉性社群之複雜因素時,所謂將群體瘋狂意識狀態在作品呈現,則顯得蒼白無力。且受過專業訓練的舞者身體與素人的身體只是並置於舞台上,對於動作指令、執行,並未依其特性調度,亦讓所謂同儕壓力顯得無效,尤其當表演者展現的姿態其實是自我多於群性時。

另一方面,作為日本戰後社會最重大的黑暗暴力事件:「赤軍事件」、「奧姆真理教事件」其成因各有其複雜的歷史背景,當中更是涉及日本共產主義、左翼運動、泡沫經濟頂峰與幻滅等種種因素。同儕壓力確實是人性的普遍問題,在強調群體和諧,重視群體更甚於個人的日本社會更是。然而,當他們被簡易成軍事化和上對下的行為、紅色警報和集體性舞蹈時,跨文化的觀者是否還能接收到原事件脈絡中失控的群體意識,亦或者,下島礼紗想傳遞的僅是如此?若是,那麼作為臺灣的觀者,更想知道的是,在臺灣的社會文化脈絡下,下島礼紗觀察到什麼樣的群體意識能讓類似的事件也發生,從而指向集體無意識的共性,尤其是在經過工作坊的情況下。

註釋

1、取自艋舺國際舞蹈節官網節目介紹。

《Sky ~World challenge in Taiwan~》

演出|下島礼紗(KEDAGORO)
時間|2023/04/22 13:30
地點|萬座曉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