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Inside Joke?無罪。《愛你在心口難開》
十月
12
2021
愛你在心口難開(陳家聲工作室提供/攝影牟仁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20次瀏覽
陳盈帆(2021年度駐站評論人)

Yvonne Rainer所創作的《Trio A》在1966年首演後的五十年來,已被廣泛教授和表演。《Trio A》通常在沉默中跳舞,它最初是三人舞形式,同時但不同步地演出。【1】我們在陳家聲工作室《愛你在心口難開》中見證了沉默版、原始文本版以及《愛》文本版的對照,並且,我們也看到同步雙人舞版及獨舞版的對照。若在觀賞當下,《Trio A》未浮現在觀眾的心理空間(mental space),觀眾不只無法判斷徐宏愷提問的「這支舞我有跳對嗎?」,也無法體會幽默之處。

《愛》是場Inside Joke(圈内笑話)的腦力大賽,考驗的是鳳飛飛迷、當代舞迷和業界人士的知識量。除了10/01演出節奏和過場比預期的九十分鐘緩慢,削弱了情感和笑話的強度,此作有幾處做得很好的地方。即是他們用心引導觀眾進入「inside」體驗其幽默,無論是客觀的事實或表演者主觀的生命經驗,都適時給予提示讓觀眾去拼湊情感動機。例如余彥芳同時以口說語言和舞蹈身體闡釋了他對Rainer《「不」宣言》【2】的編舞體悟,便是給了為何在此作選擇跳這支舞的解答。

在《愛》裡上演《Trio A》的幽默之處在於,此作運用這支舞的方式,往往使身體與戲劇結構產生很大的反差。Rainer認為《Trio A》不能凸顯動作且精力持續不變的極簡原則,目的就是反高潮。但是,兩個舞蹈身體跳《Trio A》時,他們通常持續有意義的對話,導致文本不可逆地推展了由低而高的情節。再者,整體穿插的鳳飛飛歌曲,都符合流行音樂二段體或三段體變化,音樂的目的就是堆疊高潮,與原舞作的原意相反。上述的不協調衝突,是我覺得好好笑的地方。

由此可見,笑話仰賴主觀性去解謎。

即便《愛》試圖引導觀眾聽懂他們的笑話,那些笑話並非簡單的諷刺性陳述,例如「下雨時說『天氣很好』」,仰賴大多數人(被社會化)的共識「天氣晴才是好天氣」。《愛》的諸多笑話,例如邊跳邊聊天、社會對性別期許的反轉、藝術家的業界假掰求生術、對上位者的諷刺性諧擬,正需要舞蹈史的共識,需要性別刻板印象的共識,需要對藝術家生態的共識,需要曾與某幾位上位者熟識的共識,才笑得出來。這些共識在每個觀眾體內的含量不等,顯然地,以非鳳迷的我為例,我一個鳳飛飛笑話都舉不出來。

我確知《愛》的創作者自嘲了歌迷的玩笑,最主要在處理為何不敢公開承認自己品味的困局,他們的自白深刻而感人。但我無法確知本作是沒有開鳳飛飛玩笑,還是相反。不具背景知識的我,無法察覺本作是否將不協調的鳳迷知識統合在一個組合性的新觀點之中。【3】或許,此作可能因為太敬愛、太珍惜、或不敢,因而沒有開鳳飛飛玩笑。若真如此,這份空缺相對於作品其他面向把笑話開好開滿,我覺得是種遺憾。這正解答了,劇未所遺留下來的提問「為什麼我們兩個現在才敢說我好喜歡鳳飛飛?」。【4】

為什麼余彥芳和徐宏愷「現在才敢」演一整晚他們對鳳飛飛「自在又瀟灑的愛」?很可能是依本地社會氛圍來說,這已然接近正確的品味,無論政治的或藝術的正確。而面對非主流跨進主流之中的正確,需要勇氣、睿智和餘裕才開得了大玩笑。希望預計創作的鳳飛飛第三部曲,能繼續挖掘流行文化和劇場互通的Inside Joke幽默。

註釋

1、若因不在inside不知道《Trio A》,觀眾是無罪的。《Trio A》最初是三人舞形式,由Yvonne Rainer、David Gordon、Steve Paxton同時但不同步演出,後來也作為獨舞、雙人舞或集體作品。通常無聲,但也有口語文本版。

2、「《「不」宣言》(""No"" Manifesto)裡設下的準則,正是引導她編《A調三人舞》的方針。其實據Rainer所形容,全舞只是由一段四分半鐘的舞句去發揮。但關鍵在跳的時候不能間斷、不能凸顯任何一個動作、精力持續不變等等,與當時美術界興盛的極簡主義相輔。」https://terms.naer.edu.tw/detail/3679063/ ,舞蹈辭典,Trio A,A調三人舞,林亞婷。

3、Beattie, J. (1778). On laughter and ludicrous composition. In J. Beattie (Ed.), Essays. London: E. & C. Dilly. Bressler, E., Martin, R. A. & Balshine 當我的「心理空間」,所謂大腦的一個「工作記憶區域」,無法偵測到表演者刻意隱蔽的錯誤資訊在哪裡,也就無法執行大腦的「調適」。這個大腦的調適反應,正是「幽默」發生之處,因為大腦必須找到方法來擺脫那個不協調的錯誤想法,於是促使個體產生一股好好笑的快感。

4、將此疑問轉譯為舞蹈版本,好比2021的今日,如果有個舞迷敢說看不懂《Trio A》,那他會是個勇者,他勇敢承認自己「沒品味」。但若有個舞迷說我懂但我就不欣賞《Trio A》,面對這股不協調於主流氛圍的意見,大家則會準備「好好聆聽他的高見」。

《愛你在心口難開》

演出|陳家聲工作室
時間|2021/10/01 19:30
地點|信誼好好生活廣場 知新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它把問題的本源,以及解決方法,都安放在其中了;同時交付表演者自己,也交付予觀眾們。它形成一股最初始的動能,在所有人心中發酵。只要生活繼續,外來因素不可能中斷,同時也讓這則提問永遠有效:你是否仍真誠、且妥善地,喜歡著你所喜歡的人事物?或者這問題也可以再尖銳一點地翻譯成:你還保有多少「自己」?(張敦智)
十月
12
2021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
各段移動觀看的微型路徑,變得不只是在步行,因為同一刻的風景,包容了至少超過三件以上的作品。他們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映成趣,漫步其中才能領略種種交錯的驚喜。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