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聲多語話情義《客風・廢墟後生仔》
10月
16
2019
客風・廢墟後生仔(新古典舞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27次瀏覽
張思菁(2019年度駐站評論人)

《客風・廢墟後生仔》以舞劇形式綜合舞蹈肢體、戲劇口白、歌曲演唱等其他表演藝術形式,述說一個在客家村落發生的家庭人倫悲劇與重生。因並未有意圖要發展成歌舞劇,整體仍以舞蹈表演詮釋做為形塑角色與推演劇情的主要軸線。

人物個性的肢體表演與舞蹈技巧方面最相得益彰之處,展現在飾演酒鬼賭徒爸爸的男舞者劉康鼎身上。一手拿著巨大酒瓶,一邊以傾斜著的身體加上搖搖晃晃的重心移轉,中間一段橫越舞台揮灑如現代舞版醉拳一般的獨舞,不僅展現成熟的舞蹈技巧與身體質地,更將這個角色的荒誕不羈與內在衝突能量彰顯出來。飾演兒子的男舞者孫正學則似乎因本身高大的身軀與角色設定的矛盾,以及需演出閃躲或怯弱,而在與其他人對戲或獨舞時顯得肢體施展不太開,也因此,欲將心聲與感情完全傳遞給觀眾的能量較為薄弱。在他顯露悲憤痛心的獨舞中,編舞者安排舞臺上數支大木柱象徵著他的心有千千結,獨舞時加上推倒大木柱的傾倒聲,協助擴大了他悲憤情感的表達能量。而舞劇開頭出現著戴面具者(類似預言者角色)的獨舞,則充滿著德國現代舞大師瑪麗.魏格曼的巫師氣息,以低矮扭曲與不連續的肢體動作之成熟展現,精準傳遞出對扭曲人性的預言與警語,是具畫龍點睛的安排。

身為女性角色的母親與女兒,則以情感表達哀傷情緒為主,在母女悲傷相擁的段落,得以在寂寥光影與感人的客家詩詞口白疊韻之中,以向內包裹與低水平的身體姿勢和動作,傳達出哀莫大於心死的痛苦與感傷。然因女性的身體動作設計多為含蓄而幽微,使得母親的獨舞較難施展,在剛開始女群舞出場動作太過於抽象象徵,讓我一時無從辨別她們是母親的分身(抒情)或者是指責的鄰人(對立),直到手指動作重複出現,讓剛硬的動作質地與環繞阻擋的人牆,以及母親企圖向外突圍與向上祈求的上半身姿態產生強烈對比,才清楚呈現出其戲劇張力。

在眾多的群舞場面,很清楚是以拉邦動作理論中「勁力」(Effort)對立質地去產生對立角色特性的差異,由邪派角色幫派們低矮、傾斜、曲折的動作質地,去對應正派角色工人們剛硬、直挺、直線的動作設計。舞作中一段邪派幫派與爸爸的賭桌動作編排頗具巧意,經由賭桌上方、桌面,和桌子下方的三個高低層次空間,以許多歪斜滑溜的動作與略顯獐頭鼠目的流暢蹲竄之誇大動作,配合上音樂的動律節奏產生出豐富的畫面,傳神地展現賭桌上互相盤算鬥心機的強烈戲劇張力。而工人的群舞動作,在舞劇的前半部顯得有點難以施展,一方面是因其以展現武術或動作技巧做為打鬥劇情時,各種類別混雜的舞蹈語彙不容易統一在同一種質地與張力中;另一方面是,雖為了與邪派做區隔對比而挑選較直挺較高的動作,但因缺乏橫向擴張的大動作與穩定的下盤,和真實工人的角色形象與質地落差較大。而到了第四幕的工人之歌時,反因整體主要呈現歡樂振奮的精神,動作編排多為向上奮起跳躍的腳步或高舉手臂向上張揚的上半身,動作質地反而較為一致,工人族群的整體感與團結力量因此較能展現出來。

整個舞劇比較可惜的是,在戲劇轉折的處理上較為不足,使得劇情在第二幕與第三幕之間彷彿中斷,較不連貫,重要角色扮演者到了最後全部變成工人群體之一員,令觀眾混淆,因而無法將發生的劇情連貫到第四幕,這應該是戲劇架構與表現手法之間產生想像落差。而在「客風」標題的預期之下,只有每一幕之前相當冗長的敘事旁白是以客語發音配上中文字幕,以及〈母親與父女〉以客家聲韻念詞展現,還有母親手上的客家花布外,似乎並未看到太多關於客家文化的線索,也是有點可惜的。

舞劇《客風・廢墟後生仔》以拉邦動作理論之精髓,設計差異化的肢體動作質地與風格,成功編排刻劃出不同人物角色的個性與特色,引導觀眾沉浸在這個敘事發展的悲喜之中。舞劇中幾個舞蹈姿態與定格畫面,也頗有向新古典舞團劉鳳學的數個經典作品致敬的意味。然而,舞蹈肢體本身就是傳達戲劇性訊息與營造戲劇氛圍的重要媒介;至於冗長的劇情說明旁白、各角色的錄音台詞、述說感情的好聽歌曲演唱,則建議可以考慮減法,去蕪存菁,也許更能讓舞劇欲傳達的中心主旨因精簡清晰而更發人省思。

《客風・廢墟後生仔》

演出|新古典舞團
時間|2019/10/04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 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
《毛月亮》的肢體雖狂放,仍有神靈或乩身的遺緒,但已不是林懷民的《水月》之域,至於《定光》與《波》,前者是大自然的符碼,後者是AI或數據演算法的符碼。我們可看出,在鄭宗龍的舞作裏,宮廟、大自然與AI這三種符碼是隨境湧現,至於它們彼此會如何勾連,又如何對應有個會伺機而起的大他者(Other)?那會是一個待考的問題……
4月
11
2024
不論是斷腳、殘臂,乃至於裸身的巨型男子影像,處處指涉當前人們沉浸於步調快速的科技世界,我們總是在與時間賽跑,彷彿慢一秒鐘便會錯失良機,逐漸地關閉自身對於外在事物的感知,如同舞作後段,畫面中殘破不堪的軀體瞬間淡化為一簾瀑布,湍急的水流在觸及地面時,便消逝殆盡
4月
04
2024
彷若《易經》,舞者是爻,不同組合就會產生出不同的卦象,衍生不同的意義,賴翃中內心那股擺幅可大可小的企圖,便是讓他的舞作得以產生不盡意的神祕魅力所在。
4月
01
2024
在隘口,震懾行者的不僅為前方異域,亦可能為身後如絲線交織的緣分與關係。當女孩坐在面對觀眾的木椅上,舞者們相繼搬來椅子加入這奇異的家庭相片裡;當他們彼此打鬧、傳遞零食時,僅屬於緊密群體的結構與交流關係逐漸清晰。而樂團的存在被揭示,他們於藍色布幕前的身體及聲音一同成為作品本身,此世界亦產生變化。
3月
19
2024
相似於德國舞蹈家魯道夫.拉邦(Rudolph von Laban)的動作分析論;克朗淳自箜舞圖畫彙整而出的六大元素,囊括了動力流(Flow)、空間(Space)等動力質地,同時也獨立出更精細的身體外在同步與內在過渡之三度空間系統。他運用這樣的邏輯來發展身體表現,同時牆上投影浮現出猶如主機監控軟體的頁面,時刻紀錄著克朗淳的動作速度、音樂振幅與一系列的控制端數據面板。這些面板並不具有回應過去、未來的功能性,彼時的時空已隨著克朗淳逐步放大自身的身體演出,將觀者從古老的傳說漸漸擺渡到當下的恆河上頭。
3月
18
2024
Cheken的祕魯山丘、農夫、巨洞、黑馬、煙霧、水與女兒,這套能指的編撰,原本是波瓦對戲劇的構想,但我們何不把它切換成編舞家基根-多藍視角下的Mám(愛爾蘭語)——意指隘口(mountain pass),也有十字路口的意象,是死絕、逃生或步入險境的未知與詭秘之境,還有牛軛、枷鎖等意,引申為踏上肩負重責的道路。再次回到《界》的開場,那是在煙霧中化身為公羊的普卡,驅魔儀式啟動,應是如此看待catharsis的煙薰,而不是概念已成經典、過於僵硬的左派現代版本。至於《界》的收場,儀式不枉費它給出的覺知素(percept),是收攏於它展開的恢弘氣象:起初,女孩身後逸出煙霧,逐漸籠罩全場,刺眼強光開始直射觀眾,台上的巨型風扇旋出強風,不僅吹散了瀰漫舞台的那團煙霧,且猶如颳起一陣形而上的歷史狂風,撲向我們,連人帶心被席捲、攜往不知所終的八荒九垓。
3月
12
2024
我們可以看見「因為/所以/然後」,在亞倫.路西恩.奧文的劇本中,並沒有絕對穩固的邏輯性,不同人稱的交互運用,一如碧娜.鮑許(Pina Bausch)舞蹈劇場中擅長的「重複」與「拼貼」。這種技法固然有其力度,但熟悉感也油然而生。而舞者的身體表現也呈現出族繁不及備載的程式化語彙,如「Lip Sync」的誇飾肢體、「純肢體」的流動線條,以及「虛擬劇場」般將物件藉由身體呈現等方式,筆者也是將其視為一種多元現象。在這種多元現象下的產物有時不免容易產生疲勞,但有時也會反應出極其特殊的化學變化於舞者的表演狀態之中,就像臺灣舞者林士評被塗成像科特尤斯(Kurt Jooss)《綠桌》中死神扮相,且身著紅衣女裝的姿態時,其呈現出的一種自信與迷人,不僅沒有令人感到絲毫突兀的違和感,反倒有一種牽引般的魔力引人入勝。
3月
12
2024
群體的概念使肢體嫁接在彼此的肢體之上,在這裡鄭宗龍並沒有明確地刻畫動機,而是透過一連串的現象來回應無無明盡的意識觀想。這樣難以捕捉、不可視的質感,以筆者個人的直觀感受來說,同時結合編舞者自身人格與背景來進行梳理,《毛》有大部分的創作核心依舊是向其兒時的童年回憶「童乩」靠攏。然而無定向的身體路徑、見山是山的現象敘說,在許多舞者空靈甚至理性的面部表情底下,似乎蘊生不出我們刻板印象中的艋舺喧囂,對應到的是來自Sigur Rós其精靈般的夢境殘響,以及直入火山流質與冰冷空氣的地理風貌:自然現象,這恐怕是理解《毛》更好的方式,同時也是編舞者如冰晶般構築舞蹈肢體的其中一種可能也說不定。
3月
1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