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掛帥,誰來掛帥──《2020愛妳愛你‧情繫楊家將─楊門女將》觀後及其後

紀慧玲 (2020年度駐站評論人)

戲曲
2020-08-03
演出
國光劇團
時間
2020/07/26 14:30
地點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京劇在台灣,久未被拿與中國大陸京劇相較。大概從2000年後,由於台灣對兩岸文化交流冷處理,以及中國經濟崛起對台政策轉向等內外部因素,即使近年來來自北京的中國京劇院(現改國家京劇院)依例每年訪台一回,名角陣勢也一流,但台灣京劇走自己的路,從2002年王安祈接任藝術總監後,新編戲已成主軸,並走出富於人文詩情意韻的文學風格,彼岸風潮如何,由於來台演出盡為老戲,無從得知。此一隔膜,阡陌分流,「京」劇的命脈性格已久未叩人心。而日前國光重排中國京劇院代表名作《楊門女將》(收於《2020愛妳愛你》團慶公演中的《情繫楊家將》系列),將士用命,士氣如虹,一番氣象下,台灣京劇與對岸中國京劇如何牽繫、如何連動,多少又被聯想了起來。

楊門女將(國光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楊門女將(國光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楊門女將》是中京院極富盛名代表作,1993年中京院作為兩岸開放後第二梯──前梯為梅蘭芳嫡嗣梅葆玖領銜的北京京劇院──抵台的名門正宗京劇團,首晚打泡戲即為《楊門女將》。本來,這齣戲為中共建國後,在「戲改」風潮大旗下產出的新編戲,對分離四十多年的台灣老戲迷而言,理當不熟,但或許當年領隊中京院院長呂瑞明正是《楊門女將》編劇之一,也或許展現新中國京劇隱含一絲政治訊息,總之,這齣首演於1960年、現在通常被譽為劇作家范鈞宏代表作之一的《楊門女將》,在1993年抵台的熱哄哄一個月(正確來台演出時間為1993年5月12日至5月30日)期間,《楊門女將》一出手的英姿颯爽、慓悍激昂,完全拿下頭采,相較稍後貼演的《龍鳳呈祥》裡名淨袁世海《蘆花蕩》神般的傳奇身段,或當年剛浮出檯面的青年老生于魁智主演的《打金磚》,大概算得上此回中京院最讓人回味的三幕好戲,《楊門女將》裡掛帥的佘太君王晶華、穆桂英楊秋玲,也從此留在台灣戲迷心中。若干年後,也就是2012年與2018年,中京院也再度來台貼出《楊門女將》,老旦袁慧琴、青衣李勝素領銜,因未曾親炙,不知觀眾是否依舊被撩撥的興奮整晚──如同日前國光以中青代演員將士用命,奮戰「沙場」,除了再度讚嘆此戲的經典劇力、唱唸作打水準之外,對演員的表現特別有感,果真一台傾團之力,振弱扶危之大戲。

如同《群借華》、《龍鳳呈祥》等老戲,《楊門女將》需角甚多,不僅上下半場主角老旦佘太君、青衣穆桂英要hold全場,飾演寇準、採藥老人的老生,飾演楊文廣的武生或娃娃生,飾演柴郡主的青衣,宋仁宗的小生或老生,丑行楊暉、楊洪,還有武旦科的楊八姐、武生科的馬伕,再加多位淨行焦、孟二將與西夏王等等,個個都有亮點。若表現一般,未必拉下全戲氣氛,但若稱職應工,則全場高潮迭起,應接不暇,完全滿足了看戲、聽戲、賞戲的多重享受。

國光劇團此回推出新秀黃詩雅擔綱重任,黃詩雅也是2018年挑梁的《白蛇傳》主角白素貞,兩齣戲都吃唱工與武工。黃詩雅嗓音亮美潤淨,下半場〈探谷〉著名唱段【高撥子倒板】: 「風蕭蕭、霧漫漫、星光慘澹」,幕後聲拔高挺立,氣場滿弓,相較上半場各段表現,穆桂英的氣勢此時忽地讓人振奮,接下來紮靠走邊、跑場、碎步、耍槍、涮腰、開打,俱無閃失,保有緊飭節奏,武工鍛練成果可喜,以此成績作為國光栽培新人,足令人期待。

楊門女將(國光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楊門女將(國光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佘太君以羅慎貞、劉化蒂雙扮。羅慎貞作表情動一向動人,〈壽堂〉一幕逼問焦孟二人,得知孫子楊宗保死於邊關,慟而震傷,情緒很能傳導至觀眾席。但〈壽堂〉之後,〈靈堂請纓〉至〈比武〉、〈巡營〉,皆改由老生劉化蒂登場。劉化蒂把 握了老生高寬本色,把佘太君的怒氣與正氣,在一連串【西皮】快板、散板、原板高腔裡,達到情感高潮。或許與老旦講究的綿柔厚勁較顯生硬,但就戲而言,佘太君帶起復仇救國氣氛,此鐵桿聲腔聲色仍屬動人。

楊門女將(國光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楊門女將(國光劇團提供/攝影陳宥崧)

令人驚喜的是盛鑑飾演的寇準與採藥老人,盛鑑與飾演求和派楊暉的丑行陳清河,一搭一唱,兩人作表皆靈活,而盛鑑的老生嗓色清奇嶙峋,作派文質翩翩,難得是咬字轉韻特別突出,在整台《楊門女將》唱段表現裡,忽聞最地道的尖團音,十分感動。因為,也不知是隔別太久,或久未講究,台灣京劇的咬字發音愈顯平坦,也愈發不耐聽。盛鑑在採藥老人段落裡嘗試衰派作表與唱腔,區別不是那麼成功,如要掛頭牌,仍應四功五法,同時到位。

盛鑑、陳清河、劉化蒂、羅慎貞、王耀星,多位中生代的國光成員,傍著黃詩雅,也看到同屬新生代的花臉黃毅勇、武生黃鈞威。謝幕那幕,不知三十二歲的黃詩雅是否誠惶誠恐,萬眾囑一,壓力勢必偌大。然而,1960年《楊門女將》初亮相,王晶華、楊秋玲、馮志孝都只是戲曲學校剛畢業的二十初頭新人,一樣扛下了招牌,打響了知名度。

京劇是一門全面型的表演藝術,國光劇團也曾於2005年推出魏海敏、曲復敏、唐文華版的《楊門女將》,李寶春為首的台北新劇團也曾於2010年推出黃宇琳版《楊門女將》。穆桂英並非獨門絕活,但凡楊家將系列,都吃工吃角色。國光此番《楊門女將》除了商請離團的武旦戴心怡支援外,其餘皆團內人員,包括文武場。北京來台定居的李超、馬蘭不僅操琴,還銜命指導唱腔、發聲。北京老師陳淑芳也多次蒞台指導旦角。作為成團二十五年的國家劇團,國光資源豐沛,但仍需仰賴各方好手。藝術總監王安祈將個人志趣傾注於國光劇團,讓國光劇團達到兩岸皆稱譽的高峰,惟江湖寂寥,國光一團獨占光芒,實有點無聊。無從比較或許不至怠惰,但連票房都無庸煩惱,回饋更多學子與愛好者也無可厚非,這都是國家劇團該盡職責,但台灣其他京劇團呢?培養演員樂師的戲校呢,生行老旦缺稀難道不是危機?如何連動整個生態、固著更健全的競爭體系?當此疫情當前,政治當道,京劇在中國態勢如何彷彿已是上世紀的事,京劇除了戲文新鮮,如何還能講究唱唸作表打?操練《楊門女將》一回,國光新生代功力勢必大增,也證明眾志成城,國光劇團上下一心,對京劇的熱愛一定也能傳回對岸。《楊門女將》戲裡,只見兩軍對打,武行演員總要從樂師台口下場,這個擁擠的動線,令人納悶,但或許正是台灣京劇微妙處境──儘管只有一點縫隙,仍能長出春光。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