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進太多點子的命題作文《玄異筆記》

吳依屏 (專案評論人)

戲劇
2021-11-17
演出
趨勢教育基金會、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國光劇團
時間
2021/10/30 19:00
地點
台北市政大樓親子劇場

《玄異筆記》是看完之後會覺得很可惜的一齣戲。可惜什麼呢?

身為編劇與導演的李易修延續他從《大神魃》以來對於神話精怪題材的精確掌握能力,在充滿怪談野史的魏晉南北朝故事中盡情發揮。觀眾可以從故事結構的玄妙精巧,環環相扣,因果報應生生不息的情節設計中充分體會戲劇的演繹魅力。從《楊羨書生》到《談生妻鬼》,前中後分別緊扣左慈戲曹操、宋定伯賣鬼、以及狐狸精獻身等志怪故事橋段,來解釋此劇如何從陽羨書生起,又如何收束於緊扣此劇題目的書生筆記。

其中最為精妙且逗樂觀眾的戲劇情節是讓《談生妻鬼》的情節對白再現於談生與狐狸精麗娘的相遇橋段中。對白的相同對比出人物性格(前妻王氏與狐狸精麗娘)的不同,其中現代化的語言運用(呦!是個正妹)及演員誇張逗趣的表演方式使這段明明重複的情節演出卻吸引台下觀眾笑聲連連、捧場叫好。而觀眾在沈浸於連綿不絕、奇妙怪誕的故事中的同時,看到了諸多神鬼精怪,人物角色,終究能體會這齣戲想說的:靈魂之間並無差異,一樣擁有愛恨情仇、貪嗔癡怨,就像戲裡說的,「神也過不了情關」、「最可怕的反而是人心」。

另外,值得讚美的是此劇運用偶戲的選擇。由於題材本身的怪誕與神秘,充斥著無法用常理解釋的世界觀邏輯,偶的運用反而成為完美表現這種不符常理的合理方式。由於偶的靈活度,導演能因此安排非人類的偶與人類演員的演出,做出十分合理的搭配,使觀眾不會質疑此劇中神鬼妖怪的擬人化演出的真實性,反而理所當然地接受偶作為精奇妖怪的具體化象徵。其中,《宋定伯賣鬼》中,以暗中發光的偶來作為鬼魂的設定十分高明且出色。

然而,不能不提的是,這齣戲無法抹除的負累存在於此劇本身的框架設定中。

上半場開場前長達十幾分鐘的詩文朗誦及講解,簡直堪比令人昏昏欲睡的國文老師講課。而上半場大量的詩文吟唱及文學名士的故事傳唱,更讓人有夢回高中國文課現場的感受。我認為導演身陷命題作文(畢竟是趨勢文學劇場出資)的尷尬情境中,卻依然努力呈現戲劇的趣味性(這時就該神鬼精怪出場了!)。這齣戲的問題就是塞進太多的好點子,實在過於飽滿(又要大師導讀、又要文學名士故事、又要詩文吟唱、又要志怪小說),所以導致整齣戲有頭重腳輕、上半場令人昏昏欲睡,下半場精緻討喜的結構問題。更別說,由於導讀的關係,此劇加中場竟長達近三個小時。

在感嘆導演如此高明的手法之際,忍不住還是想說,命題作文實在難,還是讓文學歸文學,戲劇歸戲劇吧。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