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祕戀,斷了沒?《斷袖》

張啟豐 (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戲曲
2013-07-02
時間
2013/06/29 19:30
地點
臺北市城市舞臺

一心歌仔戲劇團
《斷袖》為一心歌仔戲劇團的自我挑戰之作,以「傳統戲劇首次正面挑戰禁忌議題」為標榜,演述西漢哀帝劉欣與董賢之間的「生死愛戀夢迴」。該劇演出計畫在劇團中醞釀多年,今年終得呈現,由孫富叡總編全劇,孫詩詠飾哀帝,孫詩珮飾董賢,凸顯雙小生特色;此外,由崑曲名小生溫宇航擔任身段指導,由現代劇場編導演全才郎祖筠擔任導演,的確別開生面。全劇演出節奏流暢,冷熱調劑適恰,引得觀眾笑一回、哭一回,全場幾乎籠罩在這一段「不能說的秘密」的美麗與哀愁之中。

劇中兩位「男主角」在鳳凰山邂逅,驚險而美麗,之後即兩不相見,劉欣甚至連對方姓名都不知道,但是心湖卻隱隱泛起漣漪。一直到劉欣為東宮太子,才又在暗夜的書房中巧遇,自此之後,二人形影相依,日夜相惜。劉欣追董賢,董賢不領情,雙方有時像兩小無猜般鬥氣,當然也有體貼溫馨的斷袖情節;最後,董賢因為哀帝精心準備的生日禮物--玉笛,而接受劉欣。其間,董賢一再受加封,后妃日益受冷落,當然,朝中流言四起,政爭暗潮漩扭;因此,矗立在兩人面前的,是一道無形牆,阻擋著他們的未來。劉欣雖然在匈奴大使面前直言他愛董賢,這一番話儘管震驚全朝,但是,愛情並非無敵,無法保障兩人在陽世的幸福。最後,舞臺上的哀帝與董賢全身素白,潔淨而美麗地在另一個世界相會。此時,觀眾席中已有人默默拭淚……

兩位小生演出賣力,雖然嗓音狀況未臻完善,但是不減其令人印象深刻的舞臺魅力。四位類似於歌隊的演員,以旁觀角度時而說明、時而評論,不僅發揮甘草之效,亦讓全劇在情愛主線進行下,適時展現旁人觀感,為日後的詭譎風雲埋下伏筆。至於小董賢與小荻無疆的出現,則為演出帶來劇情之外的高潮,稚嫩的嗓音、老成的動作,在在令觀眾忘情鼓掌。就歌仔戲新製作而言,《斷袖》不僅製造話題,而且能落實話題,各方面都有一定程度的表現,由此可知老幹新枝的綿延實力。只是,斷袖~~斷袖,這齣戲的袖子真的斷了嗎?

如果把上述情節中「董賢」代換為「美女」,就該劇的敘事觀點與情節結構而言,似乎並無不同,亦無不妥。從「歷史」觀點來看,中國古代哪少因迷戀紅顏而誤己誤國的君主帝王?而從「歷史」再加上「異性戀」的觀點來看,男寵如董賢者流,又與禍水何殊?由此觀之,《斷袖》雖然未演先轟動,但其實並未真正挑戰這一項禁忌議題。董賢在劇中並未被刻意塑造為男寵,該劇所欲強調的,是哀帝與董賢相遇、相識、相知,進而相戀的過程;並意圖呈現兩名男子的愛情,在帝王身份與宮廷政治鬥爭場域中所面臨的困境,以及所受到的壓迫。但是,縱觀全劇,其實不清楚董賢對於劉欣的愛情(如果有的話?)態度為何(看起來很像是勉強接受),雖然最後哀帝公開「出櫃」,但是其內心的認同轉折並不明顯,由兩位主角對於同性/愛戀的態度看起來,他們離恐同(homophobia)其實不遠。既然該劇不以「男寵」的角度(如果是的話)來詮釋哀帝和董賢的關係,則對於兩人的戀情何妨正面描寫?實在不必暗場處理,更不必白白犧牲了可以好好抒情的「斷袖」情節。

觀看《斷袖》時,腦中不時浮現德瑞克.賈曼(Derek Jarman)執導的電影《愛德華二世》(Edward II),劇情大約可說是英國版的「斷袖」,電影雖然改編自16世紀克里斯多夫.馬婁(Christopher Marlowe)同名劇作,但是編導以當代性別政治的角度,讓這一部愛德華王朝的「佞幸傳」有了自己發聲的管道。如果《斷袖》只是再現歷史/主流/異性戀觀點,那麼就真的可惜了這麼一個不僅可以挑戰、並且可以發揮的機會了。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