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入尾韻的台味?——評《手路》
4月
09
2022
手路(圓劇團提供/攝影陳長志)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25次瀏覽

陳正熙(駐站評論人)


《手路》是目前頗受關注的圓劇場最新作品,延續劇團在當代馬戲的思考脈絡下,引用本土傳統技藝,建構「台味馬戲」的創作方向。演出中,有本土與傳統文化元素的挪借與整合:廟埕與戲台空間、高蹺陣頭、牛犁歌謠,也有當代形式與創作概念的串接:手路先生網路直播、特技身體與動作的轉化,和常民生活選樣:紅白塑膠袋、塑膠椅凳、志明與春嬌的歌曲和插科打諢、前台擺設的小吃飲料,整體觀之,既有廟會遊藝趣味,更像是鄰里聯誼晚會活動——如果現場出現穿著制式背心、拱手致意的候選人,似乎也不會顯得怪異。

原本搭配演出的兩項演前活動:從木柵運動公園(原恆光國小預定地)到演出場地(忠順廟)的遊行,當天因為天候不佳而取消,改在忠順廟門和演出舞台之間的空地舉行,觀眾環繞而坐,由導演帶領的遊行繞行數週之後,帶領觀眾進入舞台區域,重新落座;「關於除了動物園以外的木柵」街區導覽活動,則由在地文史工作者帶領參加民眾走訪木柵街頭:公民會館、汐岸職人新創聚落、忠順廟等,了解在地文史與當代文化風貌,與演出本身無直接關聯,比較像是行銷宣傳,當天參與人數寥寥,到了導覽終點的忠順廟,看到演出前的準備情形,但沒有相關引介,將導覽與演出加以串連,有點可惜。


手路(圓劇團提供/攝影陳長志)


新創馬戲的魔幻氛圍

整體而論,《手路》是新創馬戲的水準之作,表演物件本身就有其獨特性(高蹺、塑膠袋與塑膠椅凳、輪胎、腳踏車、草堆、竹板),表演者與物件的關係,也頗有創意(單腳高蹺、塑膠椅組成的華蓋、塑膠布大旗),不同表演空間(廟埕、帳篷、戲台)的轉換,不同展演型態(雜技、陣頭、歌舞、戲劇)的串連,也很流暢,特別是全場最具魔幻色彩的元素:自由混搭中西樂器、曲風的現場音樂,創造出時而神秘儼然、時而即興活潑的環境氛圍,切合《手路》創作源頭—本土民間信仰—的特色與內涵,印證劇團對「台味馬戲」的探索。另一方面,主持人手路先生和歌手春嬌小姐的串場表演,雖有結構上的作用,也能呼應作品整體風格,但與作品主軸的關聯,於我而言,仍有待斟酌,因為葷黃語言而生的尷尬,或也能反映出所謂「台味」的歧義,和對之的不同評價。

《手路》創作者對創作素材、空間、形式的思考,有其明確的邏輯,其實也呼應了本地藝術界面向「本土」、「在地」的整體趨向,將傳統陣頭與歌謠放在架設在廟埕的當代帳篷劇場裡,雖不免讓我有「去脈絡化」的疑慮,但仍是趣味盎然的「景觀」,只是,如果要引用「粗俗」或「神聖」的概念,嘗試理解這樣的演出,看似合理,但「當下」所追求的目標:表演者與觀看者間,直接而無窒礙的交流,卻似乎又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地成立。


手路(圓劇團提供/攝影陳長志)


餘味能否無窮?

演出場地所在的木柵忠順廟,雖然隱身在巷弄之間,但有百年歷史,是地方信仰中心,每年遶境活動,亦是地方社區大事,但與演出內涵似無關聯,對當天欣賞演出的觀眾而言,空間本身的歷史與文化特色,又有什麼特別的意義?演出過程之中,偶有上香祭拜的民眾進出,但和劇場觀眾仿佛身處在不同時空,互不干涉。進劇場觀賞演出的觀眾,終究不同於進香參拜、參加廟會或鄰里晚會的民眾,對於即將進入的場域和參與的事件,有著不同的期待與想像,從廟埕廣場到劇場舞台的轉化,對我而言,仍有扞格錯置之處。

或許,這正是「台味馬戲」引人之處:神明是否在場,似乎無關宏旨,傳統如何與當代介接對話,也無一定規範,無論生活型態如何改變,信眾、觀眾各安其位,也不是什麼問題,甚至,是否一定要標舉「台味」,可能也不再重要。

但,這可能也是「台味馬戲」未來要面對的挑戰:當傳統技藝「腳步手路」的獨特性,脫離既有的文化脈絡,歷經當代轉化,而被逐漸稀釋之後,「台味」的餘味還能持續多久,值得思考。

《手路》

演出|圓劇團、法國傑若・湯瑪士劇團(Compagnie Jérôme Thomas)
時間|2022/03/27
地點|木柵忠順廟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他既是見證者也是放送者,鏡頭前空無一人,但他又是臺上之人——於此,他既分享著目睹四散高蹺的落寞,同時他也正被臺下觀眾閱讀出一陣悵然。(李橋河)
4月
11
2022
《手路》透過一條穿越民俗的視界,在習以為常的喧鬧裡,更多時候,在蔡志明、阿寬、四少年身上,民俗反照成為無人可理解的寂寞。「個人」身體、生活(表演)是他們的全部,卻與現場觀眾愈見疏離。(紀慧玲)
4月
06
2022
《手路》延伸了林正宗與圓劇團建構台式馬戲的創作脈絡:從廟埕、酬神、藝陣甚至是生命禮俗中撿拾民俗藝術的蛛絲馬跡,提煉而內化成獨樹一格的表演語彙與舞台意象。(蔡孟凱)
3月
30
2022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