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狂暴後的靜好溫暖《無盡的終章》
10月
26
2018
無盡的終章(新象.環境.藝之美文創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80次瀏覽
鄭宜芳(表演藝術工作者)

繼2012的《政治媽媽》、2016的《SUN》後,英國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再度帶來最新作品《無盡的終章》(Grand Finale),這支充滿末世寓言卻也是歡慶生命的舞作。

生命,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分分秒秒地面對著死亡,作品在全然的黑暗中緩緩開始,也在全然的黑暗中結束,正如生命的初始即是從黑暗中拉開序幕,在闔眼的那一刻回到黑暗裡。幕啟,在昏暗的燈光下,舞台上那一堵堵巨大的高牆在調度轉化間,可以是困頓生命的心牆,或是阻隔疆界/領土的高牆,或是記錄著人名的墓碑/紀念碑,或是那可容身的小小遮蔽。

現場樂團(類似弦樂四重奏的編制)響起優美的弦樂,舞者從充滿動律的踏步開始,隨著音樂層次的逐步開展,擊樂與電聲的加入,舞者們的身體轉而以充滿暴裂、狂亂的肢體持續舞動,並在動作中加入突然的靜止、停頓,再繼續動作,讓身體的動律性伴隨著巨大的鼓聲,不斷地堆疊、打破再堆疊,使身體的能動性完整地貼著音樂的律動走。而堆疊、打破再堆疊,也正是這個世代的面貌,城市與環境的建造與破壞,資本市場裡金融的競逐與幻滅,國家與國家之間協議的訂定與毀約。

生命的對立面是死亡,上一刻才在抖動手腳扭動身軀的狂歡舞者們,下一刻即癱軟在地化為屍體;兩兩共舞的雙人,柔和而美好,轉瞬間一人已墜落在地,只剩一人獨舞。生命的脆弱,世界的崩解,從來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此刻的擁抱或許就是永別。幸而在這最悲傷絕望的時候,現場弦樂團那帶著俄國民間曲調的主題旋律適時的進來,那場景有時像在廢墟中響起,有時又像宗教般的救贖。音樂帶給人心靈撫慰與希望的力量,讓人不禁想起《塞拉耶佛的大提琴家》、911、311、921等災難,喚起在地的傷痛的記憶。或許人們所仰賴的不過是在這巨大且混亂的世代,那一絲撫慰人心的平靜吧。

縱觀侯非胥.謝克特來台的三支舞作,《無盡的終章》可說是集編舞家所擅長之大成的作品。編舞家獨特的動作和音樂系統,可以將含納進來的各國民族舞蹈(中亞、東歐、蒙古等)/音樂元素加以變形成謝克特式的動作風格與音樂風格。動作上暴裂與溫柔、和協與不和協,強烈的震顫動律的肢體;音樂上抒情與狂熱,激烈的擊樂與電聲搖滾互相調度切換;音樂節奏與動作節奏的密合,樂聲質地與身體質地的轉化推移,皆在此作完美結合。

生命的旅途上,危難與死亡雖如影隨形,然而編舞家依然留下希望。舞作後段,在暖色的燈光下,舞者們抬頭看著透明細緻又脆弱的泡泡緩緩落下,在經歷了前面那麼多的黑暗時刻,此時的光明、溫暖、優美,令人感受到生命的美好與脆弱,那些逝去的親人、朋友,會因為愛,而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長存於我們的記憶,正如《可可夜總會》裡所說,因為記憶,所以永存。我們可以感受到在這充滿末世寓言的舞蹈作品裡,依然保有著溫暖和希望,正如那些走過各種不同樣貌的傷痛的生命,勇於面對傷痛並懷抱著希望,努力的活下去。

《無盡的終章》

演出|侯非胥.謝克特現代舞團
時間|2018/09/22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在時空與時空間穿梭的舞者把觀眾又帶入似是而非的幻境,監獄中的規訓、小酒館的放蕩、象徵著屍體堆疊的山丘又不得不讓人思考著在權利關係的控制中,我們爆發吶喊過內心的壓抑後,剩下的日子該如何抉擇?(盛婕)
10月
02
2018
信手捻來融合多元的肢體型態,不管是主流的芭蕾、當代舞、街舞技巧,或是非主流的舞蹈風格,皆被塑造出「謝克特式」的身體性。同時因為跨文化所展現的「地方」(place)性,使得《無盡的終章》展現的人間道或芸芸眾生,皆能成為合理的詮釋。(石志如)
10月
02
2018
世界喧鬧吵雜漫無止盡,《無盡的終章》用現代舞完美轉譯,切換不留一點失誤。我們看到某些時刻:在親吻、歡聚、孤獨的片刻中,沒有哪一瞬間值得永久保存,在舞作中一切持續顯現一種在擺盪中規律的平衡。(羅倩)
10月
01
2018
集體狂歡,集體消殞,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意象不斷反覆出現,聲響不斷刺激,能量不斷噴發,不論在視覺、聽覺或能量接收上,皆交織出了一幅恢宏的景觀,與一個又一個渺小的個體相襯。(吳政翰)
10月
01
2018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