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迷養成所——演員劇場的實證《黃宇琳專場》
7月
12
2022
黃宇琳專場(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362次瀏覽

紀慧玲(駐站評論人)


字幕剛打出《活捉》,觀眾掌聲就炸棚了。《盜仙草》主角白素貞還沒登場,鶴童黃世苰剛一亮相,也拿了碰頭采。這一兩年來,國光劇團主舞台臺灣戲曲中心看戲場合總是這股熱浪,觀眾有點腎上腺過亢般,唯恐叫好落於人後。這等演唱會級激動,至少應證了戲曲該有的一項美好傳統,觀眾可以隨時叫好,用力拍掌,這不僅是給予演員最貼心回饋,也是身為觀眾甘心也得意享受看戲趣的特有權利之一。

京劇在台灣,從國家到國立劇團保護制度迄今,這幾年,因為上下一心,惟命維艱,藝術總監王安祈身念藝學繫於一,老中青三代將士用命,一波波炒熱了票房與舞台,甚且達於過往未曾有的熱度。這多少跟傳統戲重登台有關,因為傳統戲以戲保人或人保戲,人戲一體,總要相輔相成,才能好上加好,才能讓觀眾適時不吝惜地給好。觀眾識得了演員,說起演員的好,臉書自帶宣傳不遺餘力。從這個角度看,除了歌仔戲粉絲熱從沒斷層過,台上紅紙現金可為明證之外,京劇舞台的當下這波演員熱潮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黃宇琳專場(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9日晚打著「黃宇琳專場」標題,從科班時期即備受肯定的青衣花旦黃宇琳,終於加入國光,當晚雙貼拿手戲《癡夢》、《活捉》。黃宇琳的《癡夢》不若台灣也曾看過的大陸南京崑劇院名伶張繼青,厭苦、悔怨全在氣口聲情裡;也不若上海崑劇團另一名伶梁谷音,驚疑、嘻嘲寫在身上,貫成了人生悲劇。有說黃宇琳習京劇荀派孫毓敏較多,但荀派做派外放,黃宇琳又不若這般用力。她一出場,臉上平庸,眼神鬆怠,情態與身上就是村婦狀,不修飾精緻,也幾乎不著亮采。不與觀者交流,活在粗鄙村婦狀態裡,真讓人倒吞一口氣,什麼樣的自信才敢把青衣的正旦形色「盡掃落地」呢!她自顧自回溯自身,戲中有三次笑聲,第一次讓人感到粗俗,第二次誇張,讓人感到悲劇來臨的荒謬,到第三次夢醒夢碎,零碎的笑聲自嘲自怨,緩慢退場,真讓人痛到揪心。無知女子把自己置於死地,黃宇琳也把角色置於淖地,她的崔氏讓人相信此人既無美色,又無智慧,只會叨唸,徒留癡夢一場。這是何等的琢磨與體會。難怪去年本事劇團為她改編實驗劇《崔氏》,黃宇琳的崔氏如此接地氣,無一不工,卻渾然無痕,讓人相信歷來她參與的屏風表演班、歌仔戲演出,多少對她產生了表演內化的影響。

 

黃宇琳專場(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黃宇琳專場(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活捉》亮點是蹻工,與她搭配的陳清河,兩人完美結合,無聲不歌,無歌不舞。踩蹻演幽魂,最是看腳下細碎步伐,搭配圓場,如冥河靜水,悠來盪去,像個空心人偶,上身不動,腳下疾行。第一景燈光太做戲了,如同黃宇琳手上拿的鬼臉面具,有點太寫實了些,映得第二景進入張文遠家中頓時白亮顯得反差過大,也讓戲的節奏忽得加速。只見陳清河身手俐落,趲平、鑽桌、上桌,毫不費力,保持了覷覦美色的奸滑狎昵,又好似青春少男才有的豐姿,不免讓人遐想連翩。相形之下,黃宇琳的閻惜姣反倒情態少了些,似乎冶艷嬌媚可以再加多些。這戲她與陳清河搭配十餘年,已是經典裡的經典,時光荏苒,兩人表演狀態依舊維持,雖眼花撩亂之餘有點顧不得閻惜姣與張文遠的曖昧,但演員一身功夫太讓人心疼也感動,沒什麼可苛求的,為她/他們身為演員保持了最佳狀態鼓掌。也難怪觀眾未演先爆棚的掌聲了。

 

黃宇琳專場(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黃宇琳專場(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同場還有開場的張珈羚武旦戲《盜仙草》,與下半場李家德、潘守和《呂布試馬》。張珈羚連環踢槍、反手接槍,肩、背、腰全身開弓應戰,而不疾不徐,緊合密縫,又保有白蛇的旦行柔軟身姿,一場戲下來,贏得不少觀眾與師長肯定,入行明星之列。應該可以自封為「國光一條腿」的李家德,已是國光超新星宇宙新人,大概也是《呂布試馬》太燙熱了,觀眾冷不下來,才接著看到《活捉》劇名字幕一出就爆掌聲。

這股掀頂般的叫好勁頭,讓人感覺戲曲與觀眾的雙重希望。如同王安祈在她的臉書寫道,【1】民國七、八十年的國軍文藝中心儘管還有戲,但觀眾凋零,氣氛落寞。炸鍋的熱潮從1993年兩岸交流中國戲曲團來台演出,才又重新銜接早年光景。而倏忽三十年,台灣京劇又熱絡了起來,又是覷著演員,各自追捧,說起唱腔、身段、武功、流派如何如何的戲迷風流。看戲,人人都可以是評家,愈是看得多,愈得出各自品味,不囿於少,也不縮於內。因此,作為國家劇團,國光更該規劃更多常態傳統戲演出,甚且與民間同台交流。明華園老團長陳明吉的名言:濟戲濟人看(戲愈多,愈多人看),愈多(年輕)人能說得一口好戲,愈多懂得叫好的(年輕)觀眾,戲迷之復興不遠矣。


注釋

  1. 見王安祈2022.7.11臉書「寫在國光27 年團慶」。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pfbid02A7E6eV1MQDkAy9UDCXTsqMkKAsEL24xtLaMTH8TyTWuAGjbSCixXzTZTNX14diMXl&id=100002269788158 搜尋日期2022.7.11

《黃宇琳專場》

演出|國光劇團
時間|2022/07/09.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儘管此次的改編無論在劇情安排或舞台表演上都並非盡善盡美。但是,豐富的劇情轉折、舞台畫面的充分運用與燈光的配合,讓初次觀看戲曲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當家小生孫翠鳳則承擔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讓老戲迷們有充分的觀戲享受。整場表演下來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和叫好聲從未間斷,足見此戲在娛樂性方面的傑出表現、觀眾對於此戲的接受程度也很高。
5月
15
2024
《劍邪啟示錄》這些看似破除框格的形式與情節,都先被穩固地收在各自的另一種框格內,最後又被一同收進了這個六格的大佈景裡頭。於是,原本比較單線、或平緩的情節架構,在導演運用上、下兩條空間帶的操作下,能夠立體化。空間搭配情節後,產生時空的堆疊與跳接。
5月
07
2024
實際上,朱陸豪的表演完全無須依賴於布萊希特的論述,導致布萊希特在結構上的宰制或者對等性顯得十分尷尬。問題的癥結在於,贋作的真假問題所建立起的比較關係,根本無法真正回到朱陸豪或布萊希特對於形式的需要。對於布萊希特而言,面對的是納粹與冷戰秩序下美國麥卡錫主義下,世界落回了另外一種極權的狀態;而對於朱陸豪而言,則是在冷戰秩序下的台灣,如何面對為了蛋跟維他命離開家的童年、1994年歐洲巡演時傳來三軍裁撤的失業,以及1995年演《走麥城》倒楣了四年的生存問題。
5月
07
2024
如同《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石牌上兩邊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贋作是假,傀儡是假,裝扮是假,演戲也是假。然而,對藝術的追求是真,對表演的執著是真,對操作的技巧是真,在舞台上的用心呈現及感情投入也是真。如今,布萊希特的身影已逝,朱陸豪的印象仍歷歷在目,儘管透過鍾馗的交集對歷史反思、對過往懷疑,西方理論與東方經驗的激盪、辯證,最終的答案其實也是見仁見智吧!
5月
06
2024
以情節推進而言,上半場顯得有些拖沓,守娘為何化為厲鬼,直至上半場將盡、守娘被意外殺害後才明朗化,而後下半場鬼戲的推展相對快速,而推動著守娘化為厲鬼主要來自於謠言壞其名節,以及鄉里間的議論讓母親陳氏飽受委屈,或許也可說,守娘的怨與恨是被親友背叛的不解和對母親的不捨,而非原故事中受盡身心凌辱的恨。
5月
03
2024
《乩身》作為文學改編的創作,文本結構完整、導演手法流暢、演員表演稱職,搭配明華園見長的舞台技術,不失為成功「跨界」的作品、也吸引到許多未曾接觸歌仔戲的族群走進劇場。但對於作為現今歌仔戲領導品牌之一的明華園,我們應能更進一步期待在跨界演出時,對於題旨文本闡述的深切性,對於歌仔戲主體性的覺察與堅持,讓歌仔戲的表演內涵做為繼續擦亮明華園招牌的最強後盾。
5月
03
2024
《絕色女妖》目前最可惜之處,是欲以女性視角與金光美學重啟「梅杜莎」神話,惟經歷浩大的改造工程,故事最終卻走向「弱勢相殘、父權得利」局面。編導徹底忘記壞事做盡的權貴故事線,後半段傾力打造「人、半妖、同志、滅絕師太」的三角綺戀與四角大亂鬥,讓《絕色女妖》失去控訴現實不公的深刻力道,僅為一則金光美學成功轉譯希臘神話的奇觀愛情故事。
5月
03
2024
天時地利人和搭配得恰到好處,只不過有幾處稍嫌冗長的部分可以在做剪裁,使文本更為凝煉也不讓節奏拖頓,但瑕不掩瑜,著實是令人愉悅的一本內台大戲。看似簡單的本子卻蘊含豐富的有情世界,守娘最後走向自我了嗎?我想沒有,但她確實是在經歷風浪後歸於平靜,她始終在利己與利他之間選擇後者,不稀罕華而不實的貞節牌坊,實現自我的價值,我們得尊重守娘的選擇,就像我們在生活當中得尊重其他人一樣,她不是執著,不是固執,也不是不知變通,只是緩緩的吐露出深處的本我罷了。
5月
02
2024
兩個家庭,五種意識,一場抗爭,一座村莊,一位說書人成就了《冒壁鬼》的故事,試圖以故事面對白色恐怖的創傷。《冒壁鬼》披上民間文學的外衣,平和重述曾經不能說的灰色記憶,不過度渲染事件張力展現出奇妙的彈性。歷史重量因此被轉化成非教條形式,釋放歌仔戲的通俗魅力。
4月
1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