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娃娃/運動模組《Rosas Danst Rosas》&《Drumming》觀後心得
3月
16
2015
Rosas danst Rosas(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17次瀏覽
紀慧玲(2015年駐站評論人)

剛經歷碧娜.鮑許與烏帕塔舞蹈劇場帶來的《巴勒摩.巴勒摩》(Palermo Palermo,1989)強烈情感與敘事景觀震撼,僅相隔一周,小碧娜二十歲、同樣來自歐陸,安娜.泰瑞莎.姬爾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羅莎舞團帶來迥然不同的舞蹈感受。《Rosas Danst Rosas》創作於1983年,《Drumming》發表於1998年,就創作軸線來看,羅莎舞團此次一口氣帶來兩支作品,連同2006年首次應邀來台的2001年作品《Rain》,三支舞作風格一以貫之,足以讓觀眾完成極高辨識度。正如已前後來台六次的烏帕塔舞蹈劇場,台灣觀眾從作品中領略了碧娜跨越世紀的創作幅度,關於羅莎,我們現在似乎可以建立一個初步的創作圖像:在重複與差異中,開敞如音樂序列般的時間與空間美學。

《Rosas Danst Rosas》主要由四段舞構成,四名女舞者分別從地板、椅子上、站立、移動,最後戛然乍止。第一段的廿五分鐘挑戰觀眾等待的極限,女舞者只趴伏於地板上,極少的滾動、短而強烈的手臂拍打地板的重擊聲、間歇而突如其來的細微嘆息;從四名舞者自若地出場,突然喘息趴下,到再一次清楚聽見喘息聲,已近乎十四分鐘,其間場上完全的靜默、幾乎不動的身體與幽暗的光線,絲毫不與觀眾妥協。在闃黑與靜止裡,觀眾視覺跟著些微光線移動至個別舞者,視覺的運動如同觀畫經驗,經由聚焦、限縮、再放大,一次或逐次讀取畫面,再加以形構或分裂。第一段的視覺經驗讓人體驗了舞蹈「動與不動」的可能,也讓視覺運動決定了空間,換句話說,空間並非一開始即存,是我們所見決定了(被看見的)空間,空間於是有了動態能,是一個有呼吸──喘息聲──的空間。

接著,一如開場如常的進場,舞者起身搬椅子。姬爾美可一再反幻覺,讓觀眾再次退回零度時空。然後,在一次突然的轉頭後,如同啟動按扭,四名舞者開始一連串椅子上撥髮、拉肩、撫胸、手臂頹然下垂、甩臂等日常動作,強悍而激烈。連同第三、四段,《Rosas Danst Rosas》強烈的女性訊息激湧而出,同樣的動作在起身站立、直線移位、換位中,配合著矩形燈光的聚焦,在似乎無盡的重複中,衍生細微的變化;舞者的長髮、拉肩、解扣等動作,無一不強調著女性的日常身體表演,這些感性動作,經由綿延的時間長度,逐漸形成一股憂傷鬱結的情感張力,重複的身體波傳導至觀眾,如意識的引導,產生相同的內在波潮,忽湧忽沉,乍起乍落。舞者的動作極其精準慓俐地對合著音樂重拍,或一對三、或二對二、或二對一跟一、或一對二對一,不同動態組合,總在觀眾無法詳辨的高速運動中,不停轉換著身體在空間的運動位置。第四段加入更多對角線、直線、圓圈移動變化,更激烈的音樂。最後,在突然的切光暗黝下,一切動作戛然停止。

雖然最後還有二分鐘的緩慢終止,但暗燈前將近一百分鐘的《Rosas Danst Rosas》,由極靜至極動,於乍然停止的訊號下,達於完美高潮。整支舞,舞者高速精準的動作,看似日常,卻需高度集中的掌握度、專注與身體效率。令人回味無窮的是,前一刻暗燈前,舞者再次發出喘息聲,或許由於真實的疲累,嘆息接近泣聲,於是,這一百分鐘的展演,宛若女性用盡全身力氣發出的訊息,沒有語言,沒有敘事,卻彷若帶著情感訊息,以一波波訊號,從幽冥中,從內在意識中,從宇宙核的無垠中,向人間傳來。

差異與重複,是姬爾美可的動作哲學,一如極簡音樂的單純,卻於單純裡發展動機。關於差異,法國哲學家德勒茲(Deleuze)談及「差異」,相對於「差異源於同一」,德勒茲提出個體永遠有更小的差異,「差異是己身存在」,同一必須經由辨識「差異的差異」才得以分類認識。因此,或許差異先於同一產生,在姬爾美可的舞蹈動作裡,正是大量細微的差異,構成了整體景觀,或者說,差異與完整、變化與重複,永遠是動態模組,不停交纏,以其運動性構成整支舞作。這在這次來台第二支作品《Drumming》更為明顯。

相對於《Rosas Danst Rosas》還存留著表現主義、舞蹈劇場強烈情感動機的遺緒,於不敘事的動作組態裡,依舊有著人性表情,《Drumming》就更趨向抽象表現,配合著史蒂夫.賴克(Steve Reich)的極簡音樂,以一組組動作,開展空間裡的布局。《Rosas Danst Rosas》可辨識的差異來自動作,《Drumming》的差異來自空間,舞者以一個動機、或一個樂句、或一長串樂句,在空間裡譜寫樂譜,身體先以某些簡單動作作為動機,再以這些動作動機發展出或長或短「樂句」,從一人到全體舞者,不同組態,然後再在空間裡,以直線、中心點、圓圈,不停穿梭編織;觀眾並無法完全看懂空間布局,只覺舞者不停流動,有時跟著音樂,有時又與音樂岔開而行。流暢與流動的肢體是羅莎舞團的特色,抽象的運動如何達成如音樂般的感受:綿延不絕的時間感與消失復湧生的的存在感,這是編舞家的能耐與風格。姬爾美可被認為是音樂感極強的藝術家,她精準的音樂性,讓身體與空間完美結合,在差異裡創造和諧與內爆的雙重奏,這些觀感或可呼應她對於東方哲學、道家陰陽同體,以及大自然脈動的認同,也讓姬爾美可在後現代舞蹈派別裡,得以讓人辨識其靈性與詩之美。

《Rosas Danst Rosas》

演出|羅莎舞團
時間|2015/03/12 19:30、2015/03/14 19:30
地點|國家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