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映成趣的物中樂園——2022超親密小戲節「包棟」的超局部觀察
十一月
02
2022
2022 超親密小戲節《肌構》(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張震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39次瀏覽

「最後一屆」的超親密小戲節

十餘年來,以偶戲與物件劇場、城市遊走體驗,及高度親近短巧為特色的超親密小戲節,今年宣告為最後一屆。地點除了以往的街區(今年規劃在台北晴光市場周邊,稱為「包區」),另增加雲端線上「包廂」及室內劇場「包棟」,共三類差異極大的表演空間,推出不盡相同的作品【1】。

在歷年來首度規劃的「包棟」裡,含有九件作品及四部回顧影像,被安排在雲門劇場一樓舞台(原一樓階梯座椅全收)、二樓觀眾席走道,及地下二樓戶外演出。由於全數作品在時段內有二到四個場次不等,且彼此時間多有重疊,在空間開放通透,及觀眾可自由移動參與的情況下,我於是注意起作品與作品之間潛在的對話關係,與其靜默卻因而更加彰顯的力量。


2022 超親密小戲節《肌構》(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張震洲)

首先是由鄭嘉音、梁夢涵重置的裝置作品《肌構》。有別於第一屆小戲節,曾以生肉表演發表的版本,這次改以開放拿取尺寸、重量不等的紅水袋為互動,供觀眾可任意選擇並置放秤台。裝置中心的骨骸人偶,將隨連接四周秤台的線軸運動,變換其不可預期的身體姿態。紅水袋內含囊腫、骨折及結石,各種人類病症的照片,置放越多、越重,人偶將因線軸連動而越升越高。一旁同樣有線軸牽引的作品,為余孟儒單人的現場表演《繭》。圍起半圓的觀眾將可察覺,製偶的過程非但只是匠人在操作、組裝各式材料,因著連結天、偶與匠人可見的錯綜絲線,逐漸成形、騰於空中的偶將被注入生命,傳來無聲的期待,驅動匠人持續不斷地創造。

 兩者基於對戲偶的深度掌握,呈現一靜一動、一衰一生、一主動一被動等截然不同卻交相互涉的狀態。並置在一塊,不但激盪著彼此未吐露完全的隱言,同時也撥動著人偶之間若有似無的指認邊界。疾病與人的關係是生或滅,在偶的身上可能開啟更多解讀空間;人與戲偶的差異何在,對偶來說,或許並非「擁有」或「絕無」生命徵候的定奪分野。傾聽、等待、觀察、感受、呼吸、醞釀……,種種帶有緩慢及親近屬性的動詞,成為可否品味這些作品的關鍵。一但越渡偶的心靈世界,或許還得留意無法自拔。


2022 超親密小戲節《繭》(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陳又維)

「不太對勁」卻意外的吸睛

另一方面,黃瀚正作品《意外》本在室內一樓舞台,點位上卻僅立一面告示:「因量體大了點,請觀眾移至B2戶外停車場」。那裡停有一台發財車,車廂印著售屋廣告及世界末日、沒人愛我等噴漆字樣。突然一人衝出車箱,刷牙、澆花、弄早餐、著裝梳整,展開他的一天:賣房子。他向觀眾懇切發放「夢想大帝」傳單,他就住在裡面。他的夢想大帝,雖只是台販售昂貴夢想的廣告車,不過裡面一應俱全。他掛足所需用品、寫滿激勵期盼,一切完備的生活感,來自擁擠無光的起居空間。有意思的是,原預定演出地點的劇場內置有數張鑄鐵公園椅,供觀眾乘坐休息,節目告示牌前方就有兩張。乘坐在那,望向窗外可見到一片無價的綠蔭盎然。

不同於前段兩件作品,相互映照人與戲偶的關係,《意外》與觀眾休息椅無形的對話,只是偶然。畢竟「夢想大帝」廣告車,本應該在劇場內(據了解,因場內承重限制才有此調整)。一進一出的觀看過程,我納悶著起初一股幽微怪感從何而來:為何公園椅在場內、房間被加工在車上,會有點突兀且吸睛?為何衝出車箱、看來相當富足自在的人,什麼話也沒說就透露出孤寂、無奈及頹喪的感受?彷彿那些椅子,及塞滿廣告車內部的生活用品與工具,有很多話想說,他們不慎卡在不太對勁的時空裡,極度引人注目,著實意外得很。


2022 超親密小戲節《意外》(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陳又維)

公園椅長時間皆可乘坐,《意外》演出約二十分鐘,表演者以發放售屋廣告給圍觀的人作結。兩者皆與觀眾有所接觸,時間一久,那股怪感便逐漸消散,轉而變得頗為習慣,物件好像也已無話可說。對物件的感受變動,使我好奇:一個物件是如何被創造、被使用、被感覺、被定義的?這些過程如何打破?破除以後又是如何影響著人的知覺、記憶與情感的變化?這只是一個非常微小的觀察,但顯然所有物件隱含的潛能,絕非人們掌握或以為的情況。更多時候,或許只是麻痺或過於習慣,認為物件就是「被人」操弄的對象,鮮少存在發聲的場合及開發的空間。

「可見/不可見之物」交錯的驚喜

當諸多物件相聚一堂,齊聲發威後,於是,劉孟諴、李昶佑作品《木盒宇宙》中無數的紙箱與木盒,不再只是緘默的他物;林子恆、吳伊婷、邱垂龍作品《視訊通話練習》裡的電視、手機、攝影機及便條紙,也不再只是各種顯影或紀錄的工具;盧崇真、王東浩作品《考爾德叔叔的馬戲班子》使用的文本與鐵絲,不單單僅是執行演出的途徑;譚天作品《內容不詳》給觀眾品嚐的麵包與咖啡,不只有提供熱量與風味;楊元慶、余奐甫作品《翻譯溜溜球 父與子》反覆出現的多條繩索與玩具,不單是掌中把玩的樂趣;而全時段可參與的詹雨樹作品《法蘭克的紙箱》提供的拼貼紙板,也不再只是回收再利用的圖像組裝素材。所有可見/不可見之物都在互相匿聲低語,包棟度假、玩在一起,有緣的、空閒的、樂意的或心胸開放的人,自然便可加入讀取。


2022 超親密小戲節《木盒宇宙》(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張震洲)

2022 超親密小戲節《考爾德叔叔的馬戲班子》(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陳又維)

2022 超親密小戲節《內容不詳》(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陳又維)

2022 超親密小戲節《法蘭克的紙箱》(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陳又維)

2022 超親密小戲節《翻譯溜溜球 父與子》(飛人集社劇團提供/攝影陳又維)

倘若《意外》不在戶外、公園椅不在場內,《繭》的絲線隱匿起來,《肌構》的紅水袋置放在秤台不可碰,一切都在正確、穩定、熟悉的位置時,那很可能正是侷限的開端、無聊的過程。偶就是偶、物件就是物件、人就是人、空間就是空間,劇場成不了樂園,作品各說各話、自成一格。幸好令人欣喜的是,2022超親密小戲節「包棟」的策劃與製作,促成了上述一切的反動,偶/物件/人/空間變得不太穩定了起來,給予短小的作品彼此更加豐富的意涵(《繭》甚至每場只有十分鐘),親暱地呈現在觀眾多重的感官體驗裡。於是,各段移動觀看的微型路徑,變得不只是在步行,因為同一刻的風景,包容了至少超過三件以上的作品。他們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映成趣,漫步其中才能領略種種交錯的驚喜。

但相反地,能夠自在移動,也意味著觀眾並無從頭到尾參與的限制,可能鄰近的作品開演,走著走著便被吸引過去。因而,「包棟」的經驗人人有別,在有限、緩慢、多路的時間裡,我只得看見超局部。不過這也無損膩在裡頭的況味,因為互相襯托的作品,魅力早已超越彼此能見的那一部分,互相在不可見的默契中靜謐起舞。相信要是願意加入,物中樂園的大門將隨時為人敞開。甚或,這個樂園早就藏在人們日常生活中也說不定。

 

註釋

1、唯有林子恆、吳伊婷、邱垂龍合作的作品《視訊通話練習》,在室內劇場「包棟」有現場演出外,並於雲端線上「包廂」又以另外的影片形式放映,其餘作品皆僅在單一地點發表。三地詳細節目表,可參考「2022超親密小戲節」官方網站 http://2022.closetoyoufestival.com/program.html 。(檢閱日期:2022/10/26)

《2022超親密小戲節》

演出|飛人集社劇團
時間|2022/10/22 10:30
地點|雲門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演員表現的落差,主要原因其實不在世代或媒介差異,而在於導演對演出的整體掌握:場面調度、節奏變化、場景氛圍,雖然沒有太大疏漏,許多重要細節的處理,卻顯得有些草率,甚至粗糙,不僅讓文本既有的問題更加凸顯,也讓原本應該充滿戲劇張力和衝突趣味的段落,變得蒼白、無味,令人尷尬⋯⋯
一月
20
2023
若問此次製作能否足以見證當代臺灣舞台作品的成熟度、高度與廣度?筆者認為成熟度是有的,但對於成為經典作品應如何與當代臺灣社會關切議題對話、如何納入當代劇場製作思維,似乎仍有未完之夢⋯⋯
一月
20
2023
玩偶裡填裝的是來自新疆的棉花;甚至是大喜利橋段康康(何瑞康)在白板上寫下煙火飛太遠打到共機的答案時,觀眾們很有默契的拉出了敏感的長音。這些關鍵字早幾年、晚幾年,摩擦的力道都會不一樣,無聲警示了人們生活正在改變。
一月
18
2023
天亮了,颱風離開了。大家圍在圓桌吃早餐,這是每個人與這個家、與姊妹們的和解。整個故事劇情在討論手足、家以及女性主義。姊妹這份關係與血緣緊緊相繫, 我們無法選擇、無法改變,呼應了最初在巧蓁新書發表會的圖,四姊妹代表著房子裡的四隻麻雀,儘管窗戶打開,卻還是離不開這份血緣、這個「家」。
一月
18
2023
《第十二夜》的可看性與吸引人的程度很符合大眾對藝術的要求:放鬆與愉悅,且其在爵士音樂的撰寫和台詞對白的融入上十分用心,旋律耳熟能詳且很有辨識性,當下落幕時感動非常。走入劇場,欣賞這麼一部精緻度高的音樂劇,在歡樂、深沉、求而不得、皆大歡喜的情緒裡反覆拉扯,彷彿目睹那一個時代的滿目繁華,迷失在既瘋狂又沒有禁忌的愛戀中。
一月
17
2023
《灰男孩》最大的工程是進行更為精練的縮減,特別是全劇以「劇中主角小鴨的媽媽希望他不要去讀軍校」作為開場,並將這種輕忽母親告誡的悔恨充盈於全劇的縫隙之間,正呼應了《霧航》此書的副標「媽媽不要哭」,作為《灰男孩》暗藏於時代控訴背後的情感引線。
一月
16
2023
細心的觀眾會發現,兩人的關係也和「你的身體是國家的,但你的心是我的!」這句擷取自楊傑寫給小鴨一信的宣言有所對應⋯⋯。不過⋯⋯
一月
16
2023
唯一在美軍軍官約翰協助小鴨偷渡海外、逃出生天的橋段,表演語彙突然跳tone,只見林子恆披著金色披風、念白句句押韻、帥氣地跑起圓場,我的耳畔彷彿都幻聽到戲曲鑼鼓點。此段可謂畫龍點睛,將作家馮馮的人生故事,瞬間提升至一種奇談、傳說、胡撇仔戲的境界,撩撥史實與虛構的曖昧界線。這段來去如風,後面又回到關照歷史的嚴肅深沉,形成全劇珍貴的神來之筆!
一月
16
2023
劇末(相對)原汁原味的牽亡歌陣,搭配亡魂歌隊為父親送行,紙錢紛飛的舞台畫面魔幻而唯美,更點出了牽亡歌「勸善」又「勸亡」的真正意義,不再只是借用本土音樂元素而已,而能真正與情節扣合。此外,音樂上的「傳統曲調新詮釋」,也呼應了劇本對傳統家庭價值的翻轉。
一月
12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