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與混沌演替,不規律的藝術尺度《人類黑區》
10月
25
2019
人類黑區(國家兩廳院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00次瀏覽

陳盈帆(特約評論人)


亮場中,狹方形的舞台走進兩位舞者望向單面開口的觀眾席,身著無袖連身白衣寬褲。燈暗,聲響低聲漫入,鋪覆黑色膠膜的地面爍爍反光,兩位舞者相對俯身,攬腰跪膝結為一座堅石。

在此地底險境中,黑色膠膜緩緩凸隆起來,漲跌之間無數微小光點像是流瀉出淙淙熱燙的岩漿。爾後兩個舞蹈身體【1】分離,低伏著以肩、頭、胯、膝下落地面翻身,當兩個身體相會,一人覆在另一人之上,轉換手、肘、膝、足四個、六個、八個支點,在變化的冒泡地殼中一吋一吋地移動。

從地面上後彎(backbend)起身並不是很輕鬆的事,但舞者三東琉璃在這黯然的異洞中,展現了晶瑩剔透的流暢度,讓人以為他在岩漿裡潛泳翻騰。他甚至能自後彎提腰起身,後又立刻將肩膀輕輕地放回地面,倏地雙腿蹬伸便回復了一開始平躺在地面上,近乎像原核生物般的寧靜姿態。這樣的收放對比強調了此作主要探索的區塊,是矢狀面(sagittal plane)的空間,舞者的雙臂時常交叉,手指收攏貼近或遠離身體的前後方,而此時,他們的雙腿也是朝前後拓開步伐,並等待下一個骨盆的轉向。

直到最後的段落,兩個舞蹈身體以立姿背對觀眾,冠狀面(Coronal plane)才成為主角。刺眼的圓形探照光在幽暗中找到了他們,大片訊號融為他們身體的形狀,投影顯現出溫度,紅黃的高溫與藍綠的低溫並非來自舞者的身體,而是這顆地球。開肩,挺直腰椎,收顎望後扭頸,Danang Pamungkas定目的熾熱注視,讓我回想起《ReMove Me》蘇文琪的一串舞句(movement phrase),但此次沒有小節的頓點,同步的身體們是流暢的。當Danang Pamungkas與三東琉璃虔誠地重複此段落,我在想神祇是否就是消失數百萬年而又意外再現的物種本身?在地層的皺褶深處,掩埋深眠的居所,不知情地浮出未來的地表,轉變為下一個面貌。因為被熔岩扼殺的生命總會重生,這生物的消長現象稱為「演替」。

人類黑區(anthropic shadow)【2】指的是那些最大的威脅反而不可能出現在歷史紀錄裡,因此,人不可能評估自身滅絕的機會。但無論不可預料的大災難是否毀滅人類,十六億年之後,在無情太陽的照耀下,地球這顆行星的環境會變得對所有生命極其不利,連細菌都會走到窮途末路。多細胞生物、真核生物、原核生物將依序離去【3】,恰好與它們三十五億年前的登場順序相反。赤日當空,流金鑠石,演替已無法更新,只留下生物無法呼吸的煙霧,如同舞作亮起場燈、噴煙漫至場外的結尾。

科學所欲辨明的真相,若為超越人類所能理解的尺度,如何能將數十、數百億年來的開端與末日使人類理解呢?或許,混沌能貼近混沌,《人類黑區》所嘗試的感知閱讀:不規律的鳴響、吼聲、消退又生長的裝置、照出複層黑暗的燈光與輕度不規律的舞蹈身體集結為一體,或許能貼近渾沌的尺度。但藝術非科學,以現今科技尚無法驗證,只能體會。


註釋

1、本文採用Susan Leigh Foster之舞蹈身體(dancing body)及觀看身體(viewing body)兩個詞彙,取代舞者及觀者,以強調「身體」在表演時以及感知表演時,臨在所活躍的動態。

2、張毅瑄(譯)(2018)。地球毀滅記:五次生物大滅絕,誰是真凶?。台北市: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Brannen, Peter. 2017)P.335譯注

3、書目同上,P.328。

《人類黑區》

演出|一當代舞團、Danang Pamungkas、三東琉璃
時間|2019/10/17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從作品營造的時空、場景及舞者「非人類」的姿態,乃至從演後座談,我們知道《人類黑區》意圖以「非人類的觀點出發」。但是那去模擬「非人類」的畢竟仍是「人類」,且終歸還是回到「人類」身上。因此,所謂「非人類」的究竟是什麼?會不會對「人類」而言最未知的便是人類本身呢?(陳以恆)
11月
27
2019
在這一進一退之間,觀眾是否已經被迫在星球表層的不同「層次(layer)」之間做了轉換而不自知?不然我們如何解釋兩位舞者的身形規模,及其相對於星球表層地景的狀態,竟然仿若「神人(Homo Deus)」之屬?如果真的如此,那麼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帶領觀眾的思考與感知在不同的層次間轉換?(王柏偉)
10月
25
2019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