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多彩視覺系‧濃鹽赤醬燕歌行《燕歌行》
10月
09
2012
燕歌行(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91次瀏覽
張啟豐

《燕歌行》是一齣令人期盼的戲,光是重寫曹子桓、為曹丕翻案,這樣的企圖就值得令人耐心等待;至於舞台上的《燕歌行》,也實實是一項令人震撼的製作!

戲曲故事中的曹丕,總是曹植和甄宓愛情之間的阻礙,即使甄宓是曹丕的妻子,觀眾都還是喜歡文采風流的曹子建,以他純真爛漫的一往深情,構築出和他的宓姊的愛情夢幻。至於曹子桓,則逐漸被定型為長於武略、藉七步成詩陷弟於死地的負面形象;少有人在意他本身文采以及在中國文學史上的貢獻。終於,《燕歌行》讓觀眾看到了深情至性的曹子桓,看到了展露人性的曹丕,看到了在愛情和權力之間抉擇的太子。更有甚之,《燕歌行》讓觀眾感受到「飽滿」-飽滿的戲劇呈現、飽滿的舞臺空間、飽滿的色彩運用、飽滿的音樂表現,以及飽滿的企圖心。

這一齣戲的舞台空間設置別出心裁,令人印象深刻。上舞台處為一高台,高台之下向前鋪拉出一片大斜坡到下舞台近台緣處,亦即整個舞台平面大約有四分之一是高台,四分之三是坡度不小的斜坡。斜坡坡面以反光質材鋪成,人物在上,皆可歷歷反映其中。這樣的反映效果,在一開始曹丕為曹操守靈的序場,就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到了第一場曹丕操練水師更發揮指涉水面的功用,成為新鮮的觀劇經驗。(當然,這一齣戲所使用的斜坡,不禁令人聯想到該團今年上半年的《碧桃花開》,同樣使用斜坡,但是斜度低很多;由今視之,《碧桃花開》的斜坡或許是讓演員練習/習慣,以為《燕歌行》展現之用。)

這一齣戲舞台設計與影像設計的契合度相當高,尤其以眾人登銅雀臺一景最令人驚豔!前一場視角為由地面仰視銅雀臺,就在眾人登上高臺的同時,原來懸於上空的飛簷景片下降、兩側樓臺景片進入,背景原來仰之彌高的裊裊雲霧竟然跟著就雲開霧散,至此,在場觀眾視角如同和劇中人一同登臺般產生變化--用一個較為誇張的比喻,就像是原來在地面仰望101的雲霧,之後登上101觀景台,雲霧已在身邊、甚至在腳下。景片升降與影像變化同氣同息,節奏配合得恰到好處,這一場場景轉換手法,不啻開發了戲曲舞臺視角的多元性。

該劇戲劇表現手法飽滿,無處不見導演的「具象」思考;情節進行時有倒敘憶往、內心交戰,更使得畫面一直變化,以幫助劇本說話。此外,全劇的視覺元素色彩運用飽滿,除了頗有重量感的玄朱二色,還有大畫面、具象夢幻的繽紛影像,以及吸睛多彩的服裝造型。在音樂方面則幾乎全場連綴不斷,有歌仔戲曲調、有開展情節、渲染重點、烘托場景、營造氛圍的交響樂,由於交響樂音量頗大,因此演員擴音的音量也不能小…..所以,觀眾在色彩飽滿的空間及眾聲交響的時間中,有時不免不易辨視舞台上演員何在。

是的--演員何在?在導演用力呈現的脈絡裡。很用力、很飽滿,使得演員成為整齣戲的戲劇呈現的一部分--而不是主要的一大部分。演員的表現當然還是像以往一樣精彩、令人動容;只是,觀罷全劇,不免令人想到,要在麻辣鍋裡品嚐食物原味,還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呢。

《燕歌行》

演出|唐美雲歌仔戲團
時間|2012/10/06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觀眾看見的是缺乏關懷的曹子桓以愛為救贖,他的雄圖霸業,他的文學追求,都成了愛的附庸。而這所謂的愛,又只以甄宓一人為載體。與曹丕本人藉〈典論‧論文〉留下的致力於「千載之功」的形象實在難以相合。(陳涵茵)
7月
15
2014
權力、情愛,一切恍若夢幻泡影。導演戴君芳、舞台設計王世信似要強調這一點:傾斜地板強化鏡像效果,人影映照交疊於上,開場曹丕長坐撫琴回首過往一景就隱含鏡花水月的意象。賴德和的音樂設計氣象萬千。若要挑剔,我只能說意象太美但太多太滿,若能稍做割捨,應會更乾淨有餘韻。編劇施如芳多年未與唐美雲合作,這次一出手,往「情」字著墨,又探「文」之不朽,兩人的組合令人懷念。(謝筱玫)
10月
10
2012
此劇改編自《我不是忠臣》,原作題名直接點出價值辯證,而改編將主軸立於袁崇煥生平,描述明末女真崛起造成東北不安,袁崇煥起而平亂,戰亂導致君臣逐漸離心,最終被凌遲處死。此過程與崇禎登基之路交錯,呈現雙主角結構。雙主角這樣的媒介,把不同處境的憂傷並聯。觀眾依隨雙主角歷經理想破滅引發的信念變化,看見戰事如何改寫人的意志和思維。
2月
22
2024
民戲最受推崇的是飽含腹內功夫的活戲技藝。指的是在廟口上演的歌仔戲——民戲,通常沒有劇本、臺詞,甚至沒有文字資料,由主要演員口述故事情節,透過口傳心授,由演員臨場發揮、相互配合。因此,常年表演經驗累積出來的腹內功夫——活戲,是民戲最受推崇的藝術價值。
2月
08
2024
《劉姥姥和王熙鳳》為台北新劇團2023新編戲齣,編劇兼導演李寶春意圖打造非屬彩旦亦非純然老旦的「劉姥姥」,將目光放在劉姥姥與王熙鳳兩人互動產生的情誼上,跳脫以往戲曲紅樓夢的敘事架構,注重角色本身故事。以京劇演員四功五法的底子為基礎,延伸原著角色特性,結合螢幕投影科技,意圖發展出不一樣的紅樓故事。
2月
08
2024
試著把觀看的視線放寬,就會發現——在室內劇場之外,歌仔戲仍以酬神喜慶的祝儀形態散佈在各廟埕民家。這類演出就是外台民戲,沒有劇本當天才依講戲仙安排現場決定劇碼。陳美雲歌劇團便是大台北地區名氣響亮的老字號歌仔戲劇團之一。
2月
06
2024
《寶蓮燈》是一齣充滿象徵隱喻的神仙戲。神仙戲某種程度上承載著人類追尋永恆的內在意識,不停被重述而歷久不衰;也反映戲曲發展與宗教彼此的緊密關聯。
2月
05
2024
兒童劇大多以親子觀眾為主要訴求。風神寶寶兒童劇團一貫緊握兒童劇重要元素:概念、劇本、演員、編導、舞台、服裝、燈光等。文本沒規格化,自由度高,無成人主觀先入為主說教,不向觀眾強制灌輸固定價值觀。
1月
22
2024
有別於生行挑班的歌仔戲界常態,作品強調女戲和丑角戲風格,帶有三小戲的通俗諧趣——生、旦、丑各有發揮。年度新作《奇逢》以質子交換為主線,叩問國際關係、政統的界與承。
12月
29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