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血淚詠聖曲,《安魂曲》
11月
24
2023
安魂曲(財團法人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提供/攝影王冠東)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07次瀏覽

文 徐韻豐(專案評論人)

今年秋天,台北愛樂合唱團端出了義大利歌劇巨匠威爾第的《安魂曲》,這部作品對於演出者的要求相當高,無論是合唱團、樂團、獨唱家都要有高超的技術,才得以勝任這部作品,但同時這部作品也具備了強烈的戲劇效果,只要演出具有基本水平,要給予聽眾留下印象,其實並不困難,台北愛樂合唱團邀請指揮簡文彬操刀練兵,除了能帶給音樂家紮實的訓練,也為音樂會達成票房號召,是相當正確的決定。

樂曲開頭,樂團的演奏顯得小心翼翼,雖然做到了樂譜上要求的力度,卻沒能讓音樂百分之百流瀉出來,大提琴輕聲吟唱出貫穿全曲的主題,為全曲做出相當寧靜的鋪陳,雖然音樂中嘆息,方向感有些不夠明確。隨著音樂強度逐漸上升,合唱團與樂團逐漸失去原有的柔軟與理想的彈性,頗為可惜。本場音樂會的四位獨唱,皆為國內有豐富經驗的聲樂家,在演唱上也有一定的完成度,但彼此結合時,卻因為音色與個人特質,並沒有辦法達成最理想的和諧聲樂組合,例如男低音謝銘謀的音色明顯溫暖柔軟,女中音王郁馨則是方正明亮,獨立的確各成一格,但結合起來卻顯統一不足,使得醞釀起來的氣氛不易順利延續。

全曲最著名、且不斷反覆的〈震怒之日〉,當樂團與合唱團火力全開時,筆者還是聽得頭皮發麻,彷彿宇宙黑洞隨著上帝怒火在台上展開。緊接的號角聲環繞群響,雖然擔任小號演出的皆是年輕音樂家,但也仍有算是完整的表現,樂團就聽覺上,弦樂編制略顯比例不足,有些薄弱,但整體效果還是將近滿分。而合唱團與獨唱、重唱之間的相互呼應,卻因為存在音色、表情的不協調,以及相互之間的對話不夠理想,應是本場音樂會中最大的美中不足。威爾第在這部作品中,使用與人聲交疊的配器,許多時候不禁讓人聯想到馬克白、阿依達,或是假面舞會當中的經典片段,然而這些歌劇元素,卻也使本來安魂曲應有的神聖感帶入了歌劇中的血肉,聖樂中本應要空靈漂浮的場景,因為詠嘆式的歌劇演唱,使獨唱或是合唱團少了幾分教堂獨有的虔誠效果,音樂中,所要求的力度與音樂色彩細微變化,無法被全面表現。例如男高音崔震勝的詠嘆調〈罪孽深重〉,無論是音樂或是演唱皆表現得相當完整,雖然其演唱習慣帶些哭腔,但仍然不掩精彩,也能感受到演唱間在當中找尋表現音樂性的機會。但換到了同樣聚焦男高音表現的〈奉獻曲〉,卻未能明顯做出血肉之軀與上帝使者之間的明顯區別,讓筆者小感遺憾,這恐怕也是音樂廳中演出宗教音樂最困難的部分,雖然感受得到各方盡力的演唱與演奏,但所接收到的往往是音樂的表現多過於帶領聽者的祈禱。幾段無伴奏的重唱,明顯還需要再整理調和,這也使得垂淚經與羔羊經的音樂無法走進內心深處,男低音謝銘謀的溫暖的音色,還有女高音林玲慧的透亮長音,皆為筆者留下了深刻的好印象。而指揮家簡文彬的整體詮釋,將此戲劇性極強的音樂處理的方正有致,向來收斂的音樂性格也讓音樂沒有成為俗氣濫觴。

對於亞洲人,演出歌劇可以有劇本、服裝、舞台設計幫助其構建畫面,而藝術歌曲可以透過表情來刻畫音樂性格,宗教音樂則需要脫去這些外衣,以最純粹的方式表現,演出者擔任的是中性的使者,不帶私意的傳達信息,然而音樂家又如何在其中表現個人特質,讓作品與眾不同,正是宗教音樂最困難之處。威爾第的《安魂曲》因為其富含的戲劇張力,使得呈現效果上的成功率大幅提昇,但效果之下又如何能唱出人心深處對上帝的呼求,則是藝術上另一層次的追尋,在孕育威爾第的歐洲,宗教無形地如空氣散佈在生活各個角落,使得歐洲人在演唱宗教作品時,作曲家、演出者、聽眾相對容易共感一靈,而遠在台灣的音樂廳舞台上,也有一群實力堅強的陣容可以演出相同弘大作品時,與「原汁原味」的差距,唯藉不斷反覆揣摩與演出,才能賦予遠古拉丁經文更鮮活的靈魂,深刻期待下一次台北愛樂的全本聖樂演出。

《安魂曲》

演出|台北愛樂合唱團、台北愛樂青年合唱團、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
時間|2023/11/13 19:30
地點|台北國家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鋼琴合作家的彈性表現在不同的時機,即使面對同一首樂曲,當合作對象從聲樂轉為器樂、遇上不同音樂家各自的詮釋想法,大家對音樂的期待不同,造就了合作間的無數浪漫與挑戰。《漫遊歐陸》為長號與鋼琴之間的對話,除了瞥見銅管樂器與擊弦樂器如何協和共存,更展現了聽覺與氣息間的眉眉角角。
2月
08
2024
年節將至,在廣大的餅乾禮盒之中,我將歪腦筋動到關注已久的起司禮盒,那些禮盒填充了主廚精選的肉乾、水果或堅果,供人搭配食用,繽紛多彩的食用搭配技巧讓小小一塊起司誕生絕妙的味覺宇宙。《伊比利之味》曲選法籍、俄籍作曲家詮釋「西班牙風貌」的聲樂作品,靈感藉由實驗、複製與再現,最後於西班牙作曲家作結,藉流傳當地古老民謠譜曲,探索出深邃的音樂能量。
2月
06
2024
當眾樂器發出聲響的一瞬,舞台上的人們僅有一個目標,那便是將音樂發揮到最理想的狀態。《迴旋匈牙利》來自「黃俊文與好朋友們」,當中純擊樂與純絃樂的兩首室內樂曲帶給聽眾不同滿足,令人醉心於室內樂的美妙存在。
1月
24
2024
演奏會開頭以《夜深沉》拉開序幕,林瑞斌將京胡曲牌重新移植,編製為中音加鍵嗩吶獨奏與鋼琴搭配之版本。可以在曲間聽見傳統戲曲夜深沉中嶄露楚霸王項羽哀戚的經典樂句段落不斷重複,同時設置時不時閃爍的藍色舞臺燈光,帶入即將面臨亡國深沉的氛圍;伴奏鋼琴以爵士形式的編曲配置,透過更加當代的語彙結合東西方元素,以展現虞姬歌舞的情景,並給予本曲復古又優雅的面貌。
1月
23
2024
要說反田有一項當年賴以致勝、並不斷延續至今的技藝,我想是他「修辭」(rhetoric)的詮釋技巧。若說音樂是一種語言,那麼樂譜就像是一張充滿空白與間隙的講稿,等待著朗讀者/演奏者的想像、填補以及實現。
1月
12
2024
身為室內樂的一分子,除了能夠傳遞自身散發出的能量,更需要在專注且主動的聆聽下,誠懇接收搭擋的聲音與情感,並具備影響他人的能力,鼓舞彼此繼續在音樂裡前進。
1月
01
2024
但,另一個不能忽視的現象是,對於音樂組織性與形式本身的實驗創新,其程度在《一剎》中相當不穩定、甚至有一路縮減的趨勢
12月
27
2023
筆者期許下次能在再次聽到林沂蓁帶領國內樂團演出音樂會,甚或是她長期投注時間的歌劇領域,更認識這位青年指揮家,以及她在台上的不同表現。
12月
11
2023
今晚,作曲家與觀眾之間,也同樣存有宿命的交錯與會合,如同舞台上演出者之間的合作關係,在樂音奏響之時閃瞬即逝。
12月
08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