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動見体劇團
時間:2016/05/14 14: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曾達元 (自由業)

長年宅居的男子疑似分屍其父親並消失在原住處。不久,四名不同背景的業餘演員租下這棟公寓,神秘古怪的女孩、熱情的流氓導演、隱瞞同志身分的中年運將、愛上看護對象的熟齡大姊,共同拍攝幸福家庭的影視作品。某天,宅居男子回到這間公寓找尋他父親的遺物,但疑似殺人的行徑,讓眾人感到驚恐,也使得原本建構出的幸福家庭假象再度瓦解,每人所隱含的瘡疤也一一地掀開。

劇本的編排別具特色,從一而終契合劇名講述著「拼湊」的概念。無論背景架構甚至人物角色,都讓觀眾拾起一片片微小的線索,隨著劇情推展,慢慢地構築成一幅完整的作品。許多開放式的意象情節與畫面,例如:女孩是否於尾聲以自殺了結生命?或者電視機全家福的影像,都能讓觀眾有自己的詮釋。此外,也令人想起列夫·托爾斯泰的名句:「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全劇角色皆為社會邊緣下的可憐人物,每個背景像是一首又一首的悲歌,雖然淒涼而令人揪心,但卻又能為他們超脫血緣的親密,感受到無比欣慰與羨慕。每位角色的故事都過分離奇,但在我們生活的周遭,這些不忍直視的真相不正每日血淋淋的發生?

女孩的心境轉折是本齣戲的一大亮點,讓怨恨、報復、無奈甚至對於加害者的憐憫與自我了結的意象,都讓這個靈魂增添許多魅力與不凡。十分可惜的是,在交代加害人如何傷害自己的親哥哥、內心闡述對於加害人的想法,講述台詞有些快速而無法完整清楚聽見內容,因此喪失許多重要的訊息傳遞。

舞台上家居物件的凌亂感與超出主舞台範圍的其他空間,很能表達淒涼的氛圍,但廣大的視野容易令觀眾失焦,尤其電視機內播放的錄影畫面,呈現出的幸福假象與台上的尷尬呈現有趣的對比,但因為擺放於右下舞台的緣故,不容易讓觀眾注視到這份巧思。上舞臺的書桌僅開場時使用,令人不禁懷疑是否真的有必要出現在觀眾一眼即視的畫面裡。反而,位於左舞台的廚房空間是本戲頻繁的動線範圍,冰箱、流理臺的重要性也不在話下,但由於超出舞台主體範圍,因此演員走位常常消失在畫面光線下。

這齣戲談論家的味道十分特別,來自不同家庭的靈魂聚在一塊,卻能夠產生出比親生血緣更為堅固的情感。社會上許多直系關係的家庭,常於大難來時各自飛,互相為了利益爭個你死我活,對比這個拼裝出來的家庭,豈不是令人唏噓。平面設計中的角色眼神,表達孤獨與期盼,讓每個故事更加令人心疼,但礙於劇情長度的受限無法為每一個角色做完整的刻劃,留下缺憾。結尾拍攝全家福留念,讓即使殘破不堪的靈魂也能一齊留下片刻的幸福,眾人渴望完整的家庭,可這微小的願望卻難以達成,此景令人鼻酸而戚戚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