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斷臺灣,情歸何處?《夢斷黑水溝》
8月
12
2019
夢斷黑水溝(薪傳歌仔戲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069次瀏覽
林慧真(專案評論人)

薪傳歌仔戲劇團向來以傳承歌仔戲為己任,常演經典劇目如《陳三五娘》、《白兔記》等皆為招牌。細數歷年展演劇目,於傳統老戲方面已能向下扎根,並充分發揮歌仔戲的抒情傳統,也培養出一批功夫紮實的優秀新秀。於創團三十周年之際,重演2018年推出之新編劇目《夢斷黑水溝》,則有突破傳統老戲範疇、關懷臺灣本地史事的意義。同時,三十而立之際,似乎也在宣告劇團的茁壯,將拓展枝葉、開創新局。

《夢斷黑水溝》係以先民唐山過臺灣、尋求生存,以及原漢衝突為題。歌仔戲中,述說臺灣史事之題材並不罕見,此類題材較早有河洛歌子戲團的《臺灣‧我的母親》,講述清末先民渡海來臺拓墾史事;明華園戲劇總團的《鴨母王》以清代三大反官事件主角之一鴨母王朱一貴為主軸;另陳美雲歌劇團的《刺桐花開》以原漢之異文化角力為主【1】等等。在本土意識逐漸高漲下,關懷臺灣史事的劇目日益增多,主題多以先民拓墾、官民衝突或族群衝突為主,並於此大歷史敘事中勾勒兒女情長,《夢斷黑水溝》亦於此脈絡敷演情節。

《夢斷黑水溝》中,李沖(古翊汎飾)與吳固(江亭瑩飾)渡海來臺,試圖尋找落地生根之所,因見貪官汙吏橫行,遂加入朱一貴反清陣營,奈何寡不敵眾、節節敗退。情節結構以雙旦線開展兩段愛戀情感,並以官逼民反作為全劇衝突著力處。一線為李沖路見不平,拯救受清兵騷擾的千金林風櫻(張孟逸飾),兩人雖互有愛意,礙於李沖為朱一貴餘黨身分而分離。另一線為李沖離開林家後避居山中,與原住民尤路(王臺玲飾)結為連理,兩人育有二女,生活原屬安定;而後清廷派任新巡檢上任,惡官金少九(柯進龍飾)調戲尤路及其女小櫻,並在兩人反抗中殺害尤路,李沖與族人憤恨難平,與清兵抗爭,死傷無數。李沖逃亡之下再次相遇林風櫻,卻仍不得圓滿。李沖將二女託付予林風櫻,獨自向清兵下戰帖,以不殺清官換取清廷停止追殺的條件,而後便束手就擒、斬首於眾人眼前。

此二線的愛戀情感實為「有唐山公,無唐山嬤」的背景展現,李沖與吳固兩位羅漢腳來到臺灣,各自在原漢通婚下尋求安定生活,卻在清政府對原住民的政策壓迫下爆發族群衝突。李沖與林風櫻的有緣無份,亦反映官逼民反下的無奈。可惜的是,本劇雖架構了一個大歷史敘事,卻在族群形象設定上較為扁平,使得歷史敘事被淡化。例如清兵形象皆惡,不時強搶民女;原住民形象單純、易受騙,如用牛與漢人交換一根針等。這些設定固然反映一定實情,卻未能進一步挖掘或再思歷史,大多點到為止,例如清兵與原住民族群的原漢衝突中,清政府的剿撫政策為重要背景,然而劇中僅略微提及,並將衝突收歸於惡官強搶民女的事件。

此外,原漢衝突並非僅有官民對立,原住民族群與漢人族群亦時常因利益關係而爭奪械鬥;然而李沖此一漢人身分毫無疑慮地被原住民族尤路等人接受,尤路兄長夷奴沙(劉冠良飾)曾表達「不要嫁漢人」,卻也未說明原由或加以阻止,異族文化之衝突在情感中輕易被消解。因此,族群衝突的主題被淡化,並以官民衝突貫串戲劇主題。如此,是一種上對下的壓迫,以及下對上的反抗,在平行的階級裡,未能看到更多的衝突與角力。

著重抒情傳統的線路下,雙旦線也因為情節的斷裂而產生情感裂痕。以二線結構而言,先為李沖與林風櫻,中間大段為李沖與尤路,最後又銜接為李沖與林風櫻,此二線無有交集或並行,各自斷裂而銜接。造成的問題是:情感無法有效鋪陳及延續。李沖對林風櫻的情感延續埋伏在長女同名風櫻的寄託上,是否有那麼一時半刻李沖想起林風櫻,並以為是內心最大遺憾?可惜這樣的情感未能加以表述。

當觀眾尚沉浸在李沖失去愛妻尤路的悲痛中時,才揭曉他從未遺忘林風櫻,而那未能延續鋪陳的愛戀,易變成突兀的存在。當林風櫻思念起多年未見的李沖時,李沖就突然出現,以及林風櫻得知李沖長女取名叫風櫻時,臺下突然爆出陣陣笑聲;本是情感爆發之處,卻因抒情性的斷裂,使得相遇過於巧合、愛戀過分突兀。李沖與尤路結為連理後,讓李沖終於尋得一方安定淨土,卻也因尤路的被害而被迫回到殘酷的社會;當他再度面對清兵時,他的交換條件是停止追殺朱軍餘黨,而非停止迫害尤路族人,充沛的情感又被擱置一旁,回到一個早已逃避多年的身分。李沖究竟情歸何處,似乎在從容就義後更顯得撲朔迷離。

誠如文章開頭所言,薪傳歌仔戲劇團擅長演繹抒情傳統,也擁有一批優秀的演員,因此在情緒飽滿之處,能靠著演員本身的唱功及動人的哭腔渲染情緒。而劇中除了傳統的曲調【七字調】外,也運用許多【新編曲】,曲調的創新以及四句聯的念白,皆使得音樂性方面悅耳且流暢。只是總令人有些遺憾,若是情節的轉折處能處理得更為細膩,人物的情感詮釋能更為立體且綿延,則與演員的唱功更能相輔相成。

作為薪傳歌仔戲劇團創團三十周年的大戲,此時再度推出《夢斷黑水溝》一劇,實有面向臺灣本土題材、開展新葉的意義。猶如李沖等指涉的臺灣先民們,渡過凶險的黑水溝後,這條篳路藍縷的道路能否走盡亦是未知數,即使艱辛仍得繼續向前走。三十而立的薪傳歌仔戲團,同樣在臺灣成長茁長,紮根的同時,也努力地開枝散葉。《夢斷黑水溝》讓人感受一種野心,然因議題過多卻未述說完整,形成情感的斷裂,十分可惜。儘管有其不完美之處,題材的突破仍能視為劇團一個嶄新的開始,並且期盼能夠更加完滿而成熟,在擅長的抒情傳統上找尋創新題材加以發揮。願薪傳不僅傳「薪火」也能傳「新火」,演繹經典之外亦能開創新格局,繼續邁向不惑之年。

註釋

1、張啟豐:〈三度花開,深情撼人《刺桐花開》〉,表演藝術評論臺,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3039

《夢斷黑水溝》

演出|薪傳歌仔戲劇團
時間|2019/08/03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用文字重現當晚和諧的美好──安靜的氛圍會渲染,寂靜的山坡園區夜晚環境,觀眾的疼惜安靜,只剩文武場演奏聲音及台上演員的演唱流動,那感覺像半室內不插電原聲重現般,使人聚精會神專注於台上的一舉一動
12月
11
2023
《夢斷黑水溝》題材的演出,不只「劇情本土化」,更帶有高度的人文關懷與現代精神的演繹,讓觀賞者透過人間百態的呈現,有著內心良知的觀照與反省。(陳怡君)
8月
27
2019
《夢斷黑水溝》上演清初的劇情,因此在服裝上無水袖可做施展。即使沒有水袖,一路以來秉持傳統的薪傳歌仔戲劇團卻也未全面放棄戲曲身段公式,刀槍把子套路依舊,身段採意象式風格融入劇情,讓演員肢體與身段內化。(謝孟吟)
8月
26
2019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