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形成與崩解《Dear God》
6月
04
2015
Dear God(陳藝堂 攝,創作社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10次瀏覽
黃怡華(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生)

台灣近幾年來,文學獎舞台劇劇本作為戲劇創作的作品陸續產生,創作社在過去就曾搬演過《我為你押韻─情歌》、《檔案K》、《逆旅》三部得獎作品。而這次創作社演出的《Dear God》,為編劇馮勃棣第四度拿下(第十五屆)台北文學獎舞台劇劇本的評審獎作品,字字提問且探討人世間的罪與罰、贖罪與原諒。整齣戲分為十二場,分場不連續的發展情節,劇中父親、警察、男子、女兒、ABC都各自有一個「結」來困住他們前進:父親走不出失去女兒的傷痛、警察認為正義失效了、男子得不到他人的原諒、女兒認為自己被遺棄、ABC逃離不出去,劇中大量獨白在描述「結」的痛苦產生,一切的惆悵還正在舞台上醞釀,卻在最後收尾時瞬間地「解」開了、蒸發了,似乎意指站在十字舞台就能獲得愛與原諒,若心靈未釋放,尋求巨大力量只是讓自己好過。劇中台詞雖提及九一一恐怖攻擊、日本核災海嘯、基因病變,光靠台詞的渲染其實有限,當下的感受並沒有事後看劇本來的強大有力,如何轉換成讓觀眾能接收到文字的力量應再思考。

舞台設計使整個水源劇場既定的面向全被打破,不對稱的十字架造型舞台沒有過多華麗裝飾,巨大十字架是舞台是告解也是聖殿,觀眾依十字架的四個區位自由入座。演出時,演員憤怒與無助的表演在這十字架上無所遁形,試圖逃走的 ABC時而場上時而場下遊移,讓表演區和觀眾席存在著模糊的界線,我們在觀看也意味著我們在禱告。特別是,音樂使用上減少旋律,「去旋律」更能讓觀眾專注在演員的表演和如詩般的台詞上,而運用聲響的重複性製造出節奏,像是演員繞場跑的達達腳步聲、奶奶坐在輪椅時聲音運用病房儀器的「逼—逼—逼」短音重複、警察搥心臟產生漸強的「碰—碰—碰」金屬開鑿音、高頻率噪音,聲音的速度感緊密結合台詞,在聽覺上產生壓迫感和有股迎面而來的恐懼,烘托氛圍恰到好處不至於有疏離。演員拉下繩子讓繩子重擊地板,突如其來的巨響讓人驚嚇也宣示下一場救贖的開始。

一位父親需要多大的力氣,才能面對悲傷?特邀演出的符宏征飾演父親,精準詮釋出失去女兒的懊悔,失控和恍惚的層次表現豐富且自然,尤其在處理大量獨白上的節奏拿捏得宜,字句間的停頓更是充滿力量,渾身是戲地撐住全場能量。相較之下,劇中的女兒在表現上太過於「放」,情緒上處理單薄,過久的高亢嗓音讓筆者聽覺疲乏連連出戲。劇中想實現正義的警察,在詮釋上臉部表情用力過猛,太過激動的表現正義反而失控了,與奶奶訴說的大量獨白若是能再添加點情感會更有說服力。整體來說,導演在畫面的處理上擁有獨特的美感,運用場地去創造不同時空的交互對話,我們如同見證了一個世界的形成與崩解,快速翻閱人世間善與惡的頁面,如此疏離卻又親密。可惜宗教符號濃厚,開演前Announce最後一句是「這不是一場表演,請與我們一起禱告」,直接告訴了觀眾這齣戲的基調。

《Dear God》

演出|創作社劇團(傅裕惠)
時間|2015/05/28 19:30
地點|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三個既無實名亦無身分的代號人物A、B與C,是《Dear God》在我們以身分、名字作為對他者的認知下所進行的設計。更在導演丁家偉的手上,以失控、狂亂與異常的形象重詮劇本寓意,並反射出疼痛之於逃跑的意義。(吳岳霖)
7月
23
2018
表演策略複雜,並不往完全低限的方向走去,時有訴諸情緒,卻又瞬間以各種方式干擾,打破情緒,刻意疏離,阻斷當下片刻真實積累而成的張力,揭露扮演本質,在演員狀態時進時出下,像是遊戲人間。(吳政翰)
6月
23
2015
戲看似黑暗暴力,卻也隱含一種慈悲的原諒。所有事物最終導向絕望,任何努力都毫無回報。但劇作家卻沒有讓這樣麼氛圍吞噬眾人。(劉憲翰)
6月
03
2015
整齣戲瀰漫著一股濃厚佈道大會的氛圍,這是導演與劇作者馮勃棣竭盡所能想要告訴觀眾的訊息。可惜就是這股太過用力的力道,淪為一種刻意與自以為是的天真,強迫觀眾買單而形成意識型態的霸凌。(葉根泉)
6月
02
2015
結論實在下得太早,遂變得毫無重量。那些埋伏的默默,於正常中發酵的危險,以及幽閉於自我中無法溝通的孤獨,都散佚在整個被拉大、被誇張化、流動化的調度中,並被「合理化」為一群都市邊緣人的夢境;也失去了戲劇一觸即發的張力。(林乃文)
6月
02
2015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